以前住台北時

我常會去 和平東路 鳥街

買鴿子 ,班鳩 放生

有一次 ,看見一件很殘忍的事

有一個男生, 為了養 變色龍 ,還是鳥 ,我忘了

他竟然 把一隻隻活生生的 蟋蟀

用剪刀 把蟋蟀的脚 ,全部剪掉

看得我 毛骨悚然.

這個人 不知道自己 在造什麼樣的惡業.

我都是一次買一袋, 兩三百隻蟋蟀 ,去公園放生

回南部後, 我也常買 朱文錦 ,小泥鰍 放生

朱文錦 每次都是放生兩三百條

水族館的 朱文錦 ,都是被買回去 餵食紅龍的

放生之前, 會做簡單的 三皈依

我的前半生 ,放生的數量 應該上萬了

有一次, 聊起放生的事

天玉堂的徐媽媽 突然說

我放生的眾生

以後會變成我的選票

我心想 , 我又不選舉

十幾年前, 關西摸骨 陳隆添

說我以後會當 立法委員

全中國的 國會議員

這麼多年

我已經把這件事放下了,

我已經放棄追逐世間的 名利富貴

只想當一個 淨化人心的 文化志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ip 的頭像
philip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phili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您能放棄追逐世間的富貴名利,而想當淨化人心的文化志工,這樣非常好,讚嘆您。

    當您的念頭轉,那些「選票」也會跟著轉,您可以發願,願您放生的那些動物,都跟您結法緣,將來一起淨化人心^^
  • 慚愧

    也要自己夠精進

    philip 於 2016/07/22 20:32 回覆

  • 訪客
  • 請問師兄,朱文錦放生,會不會全部被河川的大魚吃了?那該要繼續放嗎?我一直買朱文錦放生,但是今天我放的時候,有大魚過來,感覺好像是來吃朱文錦的?朱文錦真的是很卑微的生命,非常可憐
  • 請參考 "放生問答" 這一篇

    philip 於 2018/01/23 17: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