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十方

譯經院通知有一位從天津來的居士要講因果,我於是參加。我的問題是我才二十多歲,為什麼心口常在痛,而且常覺喘不過氣來,醫院又找不出原因,我自己知道身體有毛病,但不知為何原因,那時我也沒想到我有因果病。

到了果卿居士及他女兒楊雲主持的因果會,我問了我的健康問題,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果卿居士。只見果卿居士和楊雲兩人閉眼數十秒,不說話,楊雲一直在點頭,搖頭。她睜開眼楮後訴我,我身上有無數的蝦子魚螃蟹全爭著在向她告我的狀,我吃了他們,他們不會給我好日子過……,我立刻辯解我已經吃素的事,楊雲再次閉眼,過一會兒睜開眼訴我,那些在我身上的眾生說我教人如何煮蝦子之事怎麼解釋。至此我完全傻住了。我這一輩子也就教人煮那麼一次蝦子,當時沒有別人在場,怎麼有別人知道?難道說這些動物的神識洞悉我們的一切起心動念?

我當下哭了,覺得自己實在太差了,我當眾說出我對不起這些被我吃下去的動物,以後不但不吃,也要勸人不吃…正當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不管在場的其他五,六十人怎麼想或我的面子往那裡放時,果卿居士說話了,他說我這才是真懺海,叫我開始念佛號來求佛超度這些眾生,我才念了幾聲佛號,果卿居士說阿彌佛已經出現了,就在我們集會大廳的中央上方,他抬頭看著,這時,我感覺到一種絕對錯不了的感覺──我突然覺得似乎有人把我的胸口上一大塊好大好重的石頭給移走了。剎那時我覺得胸口好輕鬆好輕鬆,我可以大口呼吸了,身體覺得好輕,胸也不痛不悶了,這真是說不出的愉快,說不出的喜悅。在此末學再次向十方佛菩薩頂禮,感激你們給我重生的機會。在此末學並向果卿居士及他女兒楊雲頂禮,感謝您們讓我及早明白所造惡業並提供我消業的方法,如果我在學佛的路上有何成就,你們是有大功勞的。

接下來果卿居士及他女兒楊雲就幫忙其我其他的因果問題了,健康問題到此為止。

我當晚回到家後,發現我一向無法雙盤的雙腳不但可以雙盤,竟然可以毫無障礙地盤上半天,整個人身輕如燕,覺得學佛的功夫上一下向前走了一大。我以為我沒事了。但是當晚睡覺時,我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那就是有東西在我身上游走,而且它們的目標一致,那就是我的心臟和胸口。事情發生時我還沒睡著,神智極為清醒,首先我感覺有東西在我手肘上向手臂上移動,同時有另一個東西在我小腿上往大腿移動,有東西從我肚上往上走,有東西由頭上下來,背上也有動靜,臉上也有東西在爬;有的東西動得快,有的動得慢,他們全到了我的胸口和心臟位置就停了。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我一點也不覺得恐懼因為我在念佛。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需找人確定一下。後來了幾天我再次參加果卿居士及他女兒楊雲主持的因果說明會,會上有一位也能幫人看因果的年輕女孩坐我旁邊,我求她幫我看一下我身上是不是還有任何水族或其他動物沒跟佛菩薩走,她很慈悲地瞄了我幾眼後說,你身上還有很多很多的魚蝦這些動物,我問還有多少,她說很多,數不出數來,全〞掛〞在我身上而且還〞掛〞得滿滿的。胸口也又〞住〞滿了,後來再加上果卿居士及他女兒楊雲的解釋,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想(請注意,以下開始是我綜合數人指點之後我自己的結論),我由於二十多年來吃太多葷腥之物,這些動物死後怨氣未散,神識全住在我身上,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無不全被這些動物知道得一清二楚,他們很清楚心臟是人的重要器官,胸部重要的髒器也多,所以他們選〞居住〞地點時,首選是心臟,其次是胸部其他位置;腹部,頭部,和手足居其次。隨著這些眾生數量的增多,我的心臟和胸口越來越沉重,當他們不爽我時就咬我,用他們身上的刺來刺我,吃我幾口肉來解恨,這時也是我犯心口痛的時候。當阿彌陀佛出現帶走我身上的眾生時,願意走的走了,不願意走的還沒走,還要向我討債,所以當我以為我沒事時,實是大錯特錯,試想我何德何能,怎能僅憑一次懺悔就消滅所有罪業?這些留下沒走的眾生在眼看我的心臟和胸口〞上好住處〞空出來後,必當爭先恐後搶進,所以當晚我才感覺到有很多東西在我身上游走。也許白天就已經有很多沒走的眾生搬到我的胸口去住了,只是白天我身心不靜,感覺不到他們而已!

我有〞新房客〞後,後來又無法雙盤了。 (慚愧,我現在僅可以雙盤一小時左右)如果你以為我身上這些遊走的東西是我的氣在動的話,我可以訴你,那不是氣,我也練氣功,知道氣是怎麼回事,那些東西不是我的氣在動。再讀下去吧你就知道我為何如此肯定。知道了問題就要解決,我已經知道我身上有許多眾生不肯走,也知道懺悔有用,所以我接下來的方法就是用懺悔來請求這些眾生的原諒,我幫助這些眾生,也幫助我自己。

在此我要插一段果卿居士及他女兒楊雲當時為一位法師看因果的經過。這位法師很精進,但也是心口會痛,看了的結果是有一條大魚住在他的心口處,果卿居士及他女兒楊雲勸這條魚走它都不肯走。透過楊雲的翻譯,這條大魚要這位法師想一想他何時何地何因殺了它,若想得起來,懺悔後它就走,否則免談。這位法師想了好一陣子還是想不起來,那一條魚就不走。不知到他現在想起來了沒有?我提此事的原因是,冤有頭,債有主,我懺悔後,阿彌陀佛也僅帶走我部份的怨親債主,尚有一大半沒走的或不肯走的要靠我自己來解決,我絕不懷疑佛菩薩可以幫助我消我的業,但我認為佛菩薩已經為我做得夠多了,我該自力救濟,自己做事自己當。占察經還有很多其他經裡不是也講到要懺悔嗎?

這位法師的經驗提供我一個懺悔的方法──我開始回想我所吃過的所有雞鴨魚肉,場合為何,吃的是什麼部位,吃多少,約何時吃的等等細節,然後為他們念佛或往生咒來懺悔,我常常邊哭邊唸,因為我發現實在太多了,我怕有遺漏想不起來的眾生所以特別跑到市場或拿百科全書來看,結果果然看到一些我很久沒吃(我已經吃素了所以很多吃過的眾生都忘了)的眾生,馬上懺悔迴向。我發現這方法很有效,怎麼說呢,當我剛開始念時,可以發現身上有許多東西在遊走,但這一次不同了,他們遊走的方向是離開我身體的方向,譬如說,由小腿遊到腳踝,但還沒到腳踝就消失不見了,後來隨著我懺悔次數增加,會遊走的東西數目急速減少,後來幾乎感覺不到有什麼東西在跑,我想如果真能請這些眾生走,那也是佛菩薩威神力故和佛名加持的功德吧!

經驗一,楞嚴經和​​楞嚴咒力量之大,可以讓人立刻斷葷去腥,我就是最好證明。

末學在到美國念研究所前曾多次想吃素,但母親不准而作罷。到美國之後因課業繁忙而並未想起吃素之事,有一天因朋友邀請到了萬佛城參加法會並請了一部楞嚴經回家,末學那裡知道楞嚴經是什麼東西,只聽朋友說裡面有一個咒相當不錯,對於隻身在美的我來說是種保護。於是那天回到家後我開始讀楞嚴經,看了前幾頁發現看不懂就決定往後翻到咒語的部份,開始很用心的一個字一個字念,這是我第一次讀楞嚴咒,並不容易讀,很多字沒看過,我是靠注音符號一個字一個字念過去的。

奇蹟就在這時發生了。讀咒才讀到一半不到的地方,我突然決定要開始吃全素了,而且知道我這次做得到。吃素的念頭是突然冒出來的。當時信心之堅定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立刻跑出房間,把我個人的所有乾貨罐頭及冰箱內的食物作一清查,所有葷食全扔了,房東聽到聲音過來問我在幹什麼,她了解之後說,怎麼不把這些罐頭吃完之後再開始吃素呢?那多惜呀!言下之意頗為我的愚蠢感到難過。要知道我決定扔掉的食物中包括一大鍋之錢財?好的雞腿,是一個星期的份,你可以想像有多少!我那時候只知道我不要這些食物了,所以當房東說她可以吃這些食物時我就給她了。她高興極了。現在我知道錯了並誠心懺悔。我應該把這些食物全扔了,不要給任何人。

過了一個星期左右我發燒生病下不了床,房東煮了一點粥給我吃,其中只有一點點的肉屑在內。我很為難但不吃又似乎不行。結果只吃了一口就必須衝到廁所水吐個精光。只有一口喲。我明白了菩薩的用意。自那時起至今十多年再沒吃過葷物,而且也不想吃。你讀完我的故事就知道為什麼了。同時我也戒了五辛。菩薩大慈大悲,我幾乎不費任何力氣就戒掉葷腥之物。

經驗二,不要給人葷腥之物,果報自受,苦頭在後。

我畢業後到舊金山工作,找房子前曾求過菩薩為我安排一個距工作地點近,房租便宜,安全,而且吃素的家庭,但我的首要考慮是房租。我看了若干家都不滿意,只有一家可以。當我看過房子並到房東家所開的小店去交錢時,我真的呆了──房東開的是素菜餐廳!後來才發現所有我跟菩薩提出的〞條件〞無一不滿足。南無阿彌陀佛,末學在此再次頂禮。

與末學同住的有一個女學生,有一天末學準備做菜,看到她已在做菜,我在等待之時看到她準備做蝦子。末學在吃素之前非常愛吃海鮮,蝦子,魚,蟹,各種海鮮我都吃,而且從小被教育海鮮一定要吃活的才新鮮。看到她似乎不知如何煮蝦子,我雖己淨口吃素但心仍未完全吃素,在想〞當老師〞的心情下,我教她如何煮蝦子。現在我知道我做錯了並誠心懺悔,我不該教人做葷菜。

經驗三,所有肉類,魚類等眾生肉都不能吃,這樣想吧─請神容易送神難。

經驗四,如果我的經驗放諸四海皆準,為了保險起見,三淨肉也不能吃。請別為自己想吃肉找藉口吧。

經驗五,要想修行上有進,得先解決個人之前造下的業,特別是吃眾生肉所造的業,懺悔是很好的方法,也許還是唯一的方法。

經驗六,別光想靠佛菩薩或他人之力來消個人的業,這份工作別人代不得。冤有頭,債有主。

經驗七,是不是很誠心在懺悔,菩薩和你的怨親債主都知道,騙不了人的。

經驗八,別教人作葷菜,我現在要求自己,若人問我怎麼做葷菜,我不但不教做葷菜還要教他做素菜。

這也包括別人問我一斤肉多少錢時我不回答。我不給人葷菜的食譜。我不為人找非素菜餐廳來吃飯。我不挾葷菜給人吃。不請人吃葷菜。公司在訂餐點時堅持要求要有素菜。

經驗九,一桌人同吃飯時,若有葷菜在桌,別客套地請人先動菜。

經驗十,若非大善知識,懺悔是需要很多次的才開始有一點功效。你道一次歉對方就氣消了原諒你了嗎?

經驗十一,如果你使用我的懺悔方法,別著急,慢慢想,你會開始慢慢想起來而且越想越多。

我是用分類的方法才不易有遺漏(這方法笨但我原就是個笨人!),譬如,魚類,我吃過鯧,鰻,鯉,鯛,鯊,黃魚等,鯧我吃過多少在那裡,鰻我吃過多少在那裡,鯉我吃過多少在那裡,以下類推。接下來是牛肉,我吃過多少在那裡…,我的經驗是絕對會有遺漏的眾生,所以各類眾生你可能要回來好幾遍才懺悔得乾淨。我懺悔多次之後夜晚睡得比較得香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