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作者:林靜如

和『天主』交談

天使走了之後,我看見遠遠的地方有人慢慢地接近過來,那人穿著長袍馬褂,是個中年歲數的『人』,我仔細的看,覺得他很像我的父親。結果就近一看,發現那人居然就是我已經逝世的爸爸。但是相貌比起去世的時候更加的年輕,更加的英俊。我很興奮的叫:「爸爸!」我父親對我說:「女兒啊!是我向天主祈求讓你和我在一起的,」因為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兒,所以也是我父親最放不下心的一個。「所以你才會到這裡來。我看你在人間並不很快樂!」「來!我帶你去見天主。」說罷,就帶我走,那裡是一片的濃霧,霧濛濛的像乾冰所產生的白霧一般。那種白非常的清澈。然後漸漸地靠近的時候,我看見天主了,因我是天主教徒,最認識天主了。他也是穿著長袍馬褂,頭上也有一個很大的白色的光環。他非常的高大,有一把很長的鬍子。而我非常的瘦小,所以當他用兩臂把我抱住,他的手臂很大,我自覺得像一隻小螞蟻一樣。他用英語說:「歡迎你來!這裡就是你的家,你可以在這裡住下來。」然後他就離開。

被吸離開『天堂』

雖然在天堂很有安全感,但是我心中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因為我沒有留下遺言,我很放心不下我的先生。所以我並沒有很快樂的樣子,心中有很多事情掛著,笑也笑不出來。父親問我說:「你好像很不快樂的樣子,你難道不高興和爸爸在一起?」我說:「我很高興啊!」但是並沒有告訴他我心裡掛念的事情。就在我和我父親談話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有一股很強的磁力從我的背後吸引著我。一股很強的拉力一直要將我拉走。因為我抵擋不住那麼強的磁場的吸力,我就隨那磁場的磁力飛了過去。我突然覺得從吸力來的那一邊有一片金光射過來。那金色的光非常的強,我的心裡很納悶,想著到底這是什麼地方,瞬間我就看見了『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的接引,『觀世音菩薩』站在一座蓮台上,就同蓮台飄了過來。他要來接我去。『觀世音菩薩』用台語跟我說:「阿彌陀佛,叫我來接你去啦。」我心理想為何會這個樣子呢?他長得非常的莊嚴美麗,真的好美!好美!穿的衣服也非常的華麗,像天龍八部裡的人物穿的衣服。真是美!我就跟著他站在蓮台上,往上飛了。慢慢地靠近『極樂世界』的時候〔當時我仍然信奉天主教,並不知道觀世音菩薩帶我去的地方就是極樂世界〕,我看見了很強的金色的光。還有七色的雲彩。感覺和天堂完全不一樣。『極樂世界』事實上像一座很巨大的城堡一般。非常的大!就像很華麗的皇宮一樣,是非常大的皇宮。那種華麗比台灣的寺廟還要華麗。有金色,有紅色,各種顏色都有。在城堡的外面整個到處都是蓮花,蓮花非常的漂亮,有著各種不同的蓮花,我也聞到了蓮花香以及檀香的味道。有飛鳥,有瀑布,讓人覺得很平靜,也很有安全感。這真是一個令人永生難忘的景象。

進入『極樂世界』

『觀世音菩薩』往城堡內行,我也在後頭跟進。內部的地上像是玻璃鋪成的,是透明的。裡面還有各種不同的珠寶、瑪瑙、珍珠,等等。還看到了許許多多的仙女在那裡飛翔。他們不是用走的,而是用飛的,飄的,還拖著彩帶。有人彈著古琴。有人下棋。周遭的環境讓人覺得非常的安詳,無憂無慮,很自由沒有牽掛。那裡的人講話都是輕聲細語的,慢條斯理的很是安靜。只聽到音樂樂音和小鳥的叫鳴聲,很是溫柔。走進大殿的時候,我看見了『大至勢菩薩』。他也是站在蓮花台上。『阿彌陀佛』也在那裡。也是站在蓮花台上。就像是佛光山上的佛像一模一樣,全身是金色的。年紀大約是四十出頭的相貌。體態非常的好,面貌也非常的帥,耳垂非常的大,濃眉大眼,非常的莊嚴。『阿彌陀佛』從蓮花台上走了下來。他用國語跟我說:「徒兒!歡迎你回來,這才是你真正的家。」我覺得很奇怪,奇怪他為何叫我『徒兒』?他看我有疑問的樣子,便告訴我說:「是啊!這是你的家,你會來這裡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因為你的前生是個修行人,因為你發願要下凡去度化眾生,所以才離開這裡的。第二個原因是因為你有很多的家人和朋友為你祈福、持齋、誦經祈求觀世音菩薩和地藏王菩薩。我們都收到他們所祈求的信息了,再者你今生也沒有做什麼大的壞事,在死之前也做了一些好事。因為你的朋友他們的虔誠祈求,我才把你接到這裡來的。」我說:「喔!」『阿彌陀佛』說:「那你就安心地住在這裡吧!」因為我的心裡還是有掛礙,所以並不顯得很快樂。

辭謝『極樂世界』的邀請

『阿彌陀佛』問我說:「你看起來並不快樂,到底為什麼?」我說:「讓我回去,請祢讓我回去。」「為什麼?」「因為我剛結婚,而且事業正在高峰。」『阿彌陀佛』說:「那你好好的考慮,待一會兒我再來看你。」然後就走開了。過了一陣子,『阿彌陀佛』回來了,問我說:「你決定怎麼樣?」我說:「我決定要回人間去,回娑婆世界。」「為何會這樣子呢?」他就告訴我說:「你知不知有多少人發願念佛一心不亂就祈求要到這個地方『極樂世界』!有多少人想要來都沒有辦法來,你為何要選擇回去?」我說:「我選擇回去。」『阿彌陀佛』說:「那好吧!既然你選擇要回人間。」『阿彌陀佛』想了一下,接著說:「你在凡間的工作都是在台上教學等等,你回凡間要幫我做一件事。」我聽了『阿彌陀佛』這麼一說在心裡暗叫不好,心想:「『阿彌陀佛』那麼的崇高萬能,法力無邊,我能為他做什麼呢?」我喜憂間半的在心裡作打量想說只要能回家,沒什麼大不了的。心裡這麼地想,嘴巴就答應說:「好!是什麼事?」『阿彌陀佛』說:「你回人間以後,要將你所有的經歷,一五一十的向有緣人說人死後是有這麼一個世界。告訴世人對佛法和三寶要有信心。讓他們在生活中能如實的修行。能照做人的基本道理行事,就在你的生活四周和人結緣。」我聽了以後覺得沒有什麼,鬆了一口氣說:「這很簡單嘛!好!」就這麼地答應了。

重返凡塵

他們三位,『西方三聖』都各自站在一個蓮台上,駕著雲帶著我回人間。其間又經過了宇宙光,銀河系,太陽系,等等真是美不勝收〔後來在美國和我先生看Discovery電台介紹天文的節目的時候,我才知道遊歷過那些地方〕。駕著雲回來的時候,非常的輕便順利,其間我也看到了十方佛祖。回到加護病房的上方的時候。『阿彌陀佛』說:「看!他們正在下面救你!」這時我看到他們正把心臟急救的電擊器調到三百六十焦耳,『阿彌陀佛』說:「是時候了!」說著就往下推我一把,我覺得自己又從頭頂進入了我自己的肉體。這時我的心跳又開始跳了。心電圖儀又『嗶,嗶』的一聲聲的隨著我的心跳的頻率響了,我聽到醫師很驚訝的說:「怎麼回來了?!」同時也聽到護士一直在叫我拍打我,要叫醒我,因為我活過來了,本來要作紀錄也不做了。我躺在病床上,往上看,看見『西方三聖』仍然在那裡,等我心跳完全恢復正常的時候,他們向我揮揮手,一瞬間,他們像閃電一般的又飛走了。我的病情好轉之後,我又被轉到普通病房去。我在台大醫院住了一個多月,等身體好轉了才出院。

再度面臨死亡

出院以後,我就跟著我的老公、高雄的朋友和她的媽媽,從高雄到台北,乘飛機到全台灣四處的寺廟去還願。因為家人到處去求福。所以我得去還願。還願完畢之後,我又回到我的原點—每個週日我又到天主教堂去做禮拜,祈禱,靜修。接著也開始工作,把我對阿彌陀佛的許諾完全都放到腦後了。我和我的先生也回到美國加州的聖地亞哥。第二年,就是一九九九年,台灣發生了『九二一』大地震,我很擔心我的家人,也剛好我也有一個星期的假期,所以十月的時候便利用機會回台灣探親,也順便做全身的身體檢查。進了台大醫院我又做了全身的身體檢查,檢查心臟的時候,擔任檢查的醫師是李啟明醫師,他是心臟內科醫師,說心臟有一點奇怪,因為照出來的X光顯現,我的心臟有一塊黑黑的影子。必須再做進一步的檢查。所以又做了心電圖,以及心臟斷層攝影。結果發現主動脈有裂痕。原本我第二天就要回聖地亞哥的,幸虧我先到醫院去看檢查報告,看片子。醫師對我說:「你的心臟主動脈有裂痕,非常嚴重。你大概只有四十八小時的存活機會。你明天還要回美國嗎?」我說:「醫師,你不要開玩笑,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李醫師說:「小姐!你不要耽誤其它的乘客。你想要在飛機上暴斃嗎?」這時我才體會到病情的嚴重性。李醫師也同時告訴我,必須馬上傳真通知我在美國的先生,說我必須馬上住院治療,否則只有四十八小時的存活的機會。

十二萬火急的大手術

李醫師馬上幫我辦入院的手續。我也很想回家告訴家人我的情況。但是醫院的人聽到我說我要回家便很緊張地告訴我不可以離開。但是我堅持要回家拿日用品並跟家人報告,晚上我又回到了醫院。結果我一住進病房,馬上有四十位醫師來會診。我看到那麼多的醫師同時來到我住的病房,當場我就哭了。方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病危了。因為我只有四十八小時的存活的機會,醫師馬上安排手術。當時因為太激動身體不安穩不能進開刀房動手術。也因為我先生不在場,我的病又太嚴重家人不敢簽手術同意書,必須等他回來再簽。再者也需要有一些心裡準備,所以等到第七天早晨才進入手術房。當時沒有人為我開刀,結果是李醫師推薦心臟外科李文彬醫師為我主刀,我的命又給他救回來。第二天早上七點許我被推入手術房,手術進行到十七小時的時候,我的七孔流血,血流不止,血液無法凝結。醫師只好停止手術,把傷口收拾好,把我推到加護病房準備急救。我在加護病房住了三、四天后,等血不再流了,我又被推進手術房。準備做未完成的手術。再一次醫師又把我的胸腔打開了一次,做未完成的手術。手術完成之後出院,我在台灣休養了半年才再回美國。

回美國又病了

自從手術後因為我吃醫師開的抗凝血劑的處方藥Coumadin,所以我每個月的月事因為不能凝血,所以都像血崩一樣。回美國以後我在聖地亞哥靠近我家附近的一家醫療中心看病,那裡的醫師看了我的情形不敢為我開刀,因為一者有心臟血管疾病的開刀史未完全復原,二來又吃抗凝血劑不能凝血,因此說我必須等六個月以後才能開刀。所以每次的月事都得讓它流血,大約每次都要流個三十天至六十天左右。這段期間我進出急診是五次,動了四次手術也就是被開了四次刀,可以說是受盡了折磨,也對我的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我現在要簡單的描述這個不堪回首的歷程。

進急診室乾等

二零零一年六月,我的月事因為流血不止,流得太嚴重了,我被送進了同一家醫護中心的急診室。我的血流在急診室的地上流得​​​​到處都是。但是急診室的人並沒有馬上來處理我的事,讓我在急診室躺著等了五個小時。沒有一個醫師來看我。我也只好在心中祈禱能有一位有愛心的醫師來替我醫治。這家醫療中心的醫師並不能像台灣的醫院的醫師照護那麼好、那麼有效率,因為他們所有的病例都要先經過審核才可以進行醫療。我只好一直在心中祈禱,靠天保佑了。結果有一個醫師看到我躺在那裡沒有人在為我醫護,便過來關心我問我的情形。他一了解我的病情以後,便主動的幫我打電話給負責的專科部門投訴,說我的血紅素質在上午進急診室的時候的指數是九,兩小時之後已掉到只剩下四了,必須馬上輸血,這位醫師要求電話那一頭的他們要馬上下來替我輸血。〔筆者註:這種情形假如不馬上輸血,會造成惡性貧血,是無藥治療的。〕果然醫師馬上來了,看了我的病情不簡單,說我得馬上動手術。

進出四次開刀房

所以我就開始進行這一系列要命旅程的第一次手術。進入手術房前,醫師告訴我說做完手術,我的流血症狀一定會百分之百會停止流血。但是他們並沒有計劃要切除我的子宮。只是要做止血的手術而已。手術完後,血果真停了,我也出院回家了。但是一個星期之後,血又流不停了。所以我又被送進手術房。原本以為是很簡單的手術。沒有料到下腹腔一打開,他們發現內部粘膜潰爛很厲害,肇因於太慢開刀。所以必須全部割除。所以把子宮和卵巢都割除了。本來是計劃四小時的程序,結果動了八小時的手術。開完刀之後我又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在這家醫院我必須自己清洗傷口。看到自己胸腹腔刀痕累累,真是慘不忍。有睹。開的刀有縫十字形的,有肌肉組織露出來的,自己看了都心疼。還要自己清洗。因為老公要上班也沒有親人照顧我。連上廁所都要自己用爬的去。我就這樣子的自己這樣熬。又想到這些日子,因為血液無法凝固,常要到醫院打針,後來醫院乾脆給我針筒和藥叫我自己在家做皮下注射,免得來去太麻煩。因此心情也非常的頹喪,常常自己暗自流淚哭泣。

手術縫線留體內

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正在清理開刀傷口的時候,有一塊組織居然露出來了。我發現有一條線懸在那裡,仔細一看竟然是一條開刀時沒有清理乾淨的線。因為沒有清理乾淨,造成了發炎,原本要痊癒的傷口,不但沒有癒合,還因此裂開流著膿血。這條開刀後的縫線也跟著流了出來。因為這樣我又到整形外科去看門診,但是門診醫師說那不是他們的問題,是另外一個醫師的問題。就把我轉到那一位醫師那裡去。結果弄得很糟糕,我又進了一次手術房動手術。我就這樣子前前後後為了流血不止的問題進出開刀房四次。劫後餘生

 

經過這一連串的病痛折磨,我過了一陣子非常低潮的生活,在那一段時間,我整個人每天昏昏沉沉的沒有精神,或許也因為開刀太多次的關係,對我的身心的打擊相當的大,因此像行屍走肉,雖然每週日仍然上天主堂,但我的心境仍然像劫後餘生,開刀房的恐懼陰影仍然隴罩我的心靈,尤其是全身的手術疤痕更是令我自己觸目驚心。手術後的身體情形也令我頹喪,因此我每天像失魂落魄、沒有精神。幸好我的先生、婆婆,以及一些的朋友的鼓勵我,我才慢慢地恢復正常的生活。我的一位良師益友許瑞蘭姊在二零零二年二月的時候,邀我一齊到西方寺的共修禪會。當天我本來只是以人情上應付的心理去參加活動。到了西方寺以後,我看到那裡的師兄師姊們穿著典雅的服飾,相貌非常的莊嚴。而且他們都很熱心的招呼我,讓我感覺到很強的親合力,既溫馨又溫暖。我有一種回家的感覺。那一種人在異鄉,見到家人的安慰心情,不覺地油然而生。後來許瑞蘭姊送我幾本有關人生哲學以及佛教心理學方面的書和我結緣。

同年六月份的時候,許姊又邀我到西方寺參加鄭石岩教授的演講。鄭教授演講時的真誠與活力,讓我感同身受。尤其是當他講到他因為登山不小心摔傷,背部整條脊椎骨受傷行動不便。曾經只能睡在地上,在地上爬。當時我聽了心裡也一同哭泣。因為我也有相同的經驗,經過相同的日子。鄭教授勇敢的面對他的困難,讓我非常的感動。現在他對人生充滿熱情和愛心,到處弘法利生、廣結善緣。他的精神讓我打從心裡佩服,我也立志要向他學習。從那一天開始我真正警醒了,我下決心要重新開始生活,勇敢地面對人和事務。我的心情也平靜了許多。在那天的演講結束前,鄭教授教導大家禪坐幾分鐘。那種平靜悠然的感覺非常的好。從那天開始我也開始每天做早課,禪坐,如實的將學佛作為生活的一部份。我的心情也慢慢的定了。這段時間我也開始創作一些藝術品。這些藝術品都寄放在滴水枋的流通處義賣,所有的收入都捐給青年會,當作活動的經費。我也開始自動到西方寺參加讀書會和其它的活動當義工。

九月的時候,我參加西方寺舉辦的趙翠慧的瀕死經驗的演講會。在那場演講中,有一位年輕的男士,提到他的母親去世的時候也有過瀕死經驗。他的母親也見過『觀世音菩薩』,也去過『極樂世界』。我才知道有人和我有一樣的經驗,只是病痛不一樣而已。聽完趙翠慧女士的演講以後,我非常佩服她熱愛生命,以及他為大眾付出的精神所感召。我也開始改變我的生活作息,立志要改掉自己的惡習,學習愛自己、愛自己的家人,主動去關心別人,主動付出,當義工參加大眾的活動,不再自哀自憐。

有一天約上午九點多的時候,我仍然在床上賴床,突然接到西方寺住持滿貴法師的電話,給我當頭棒暍,我終於覺醒過來了。我突然體會到我人生的目標。有一些沒有完成的任務需要我去做,我知道我需要振作起來。我必須把我的經驗告訴人。人能活著,只要能向善,知道悔過就有希望。我現在一心一意的學佛,也不再從事美髮的工作。目前我在聖地亞哥西方寺的滴水枋的書局擔任義工,我不像以前那樣看重金錢和名利了,有健康的身體才是最重要。自從見過佛菩薩,我總覺得自己無論​​​​如何努力地學好,總是覺得做不好,和佛菩薩的完美相比,總有一段很大的距離,因此覺得必須更努力地學習。因為我已經親證人們一切的行為和思想都會被『記錄』下來,我決定努力不再做會讓自己後悔或羞愧的事。『地獄』、『天堂』以及『極樂世界淨土』對我來說都是真實的。話說回來,有誰能像我這樣年紀輕輕的就親身體驗到、經歷到許許多多人夢寐以求的『天堂』和『極樂世界淨土』。我要把我的經歷告訴世人,讓有心向善的人更有信心。的確人在世上是『功不唐捐』的。

 

創作者介紹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phil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