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輪迴真實案例:神奇的前世體驗

作者:慚愧人

 

憶起輪迴苦始發出離心

 

記得多年前剛開始學佛時,經常在高僧大德的開示中聽到“發起出離心是修行的第一步,只有發願出離才能走上真正的解脫之路”這句話。每當聽到這句話時,其實我的內心是沒什麼感覺的,今生除了父母多年前離異以外,我的人生可以說是一直比較順利,雖然經歷過一些波折,但似乎也沒有苦到“三界無安、有如火宅”的地步,因此接觸佛法的這8年來始終沒能發起猛烈的出離心,不僅沒能形成每日做定課的習慣,偶爾念經也是頻開小差、妄念四起,在懷孕期間也只念了21遍《地藏經》,比起那些每日堅持念N多部經勇猛精進的師兄們,實在是慚愧不已。

 

感恩佛菩薩加被,讓我今生遇到了鄧老師,有機會去了解自己的內心世界。這次特意請了兩天假去找鄧老師做了催眠,前後共三次,每一次都哭得稀里嘩啦的,感觸良多。雖沒有什麼精彩玄異的情節,但我想應該把此次體驗如實地寫出來,也算做個法布施,望看到的有緣人都能生起出離心,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終於排到我了,想來前世一定和鄧老師有緣,今生的相遇應該也是冥冥之中有安排的吧,想到這裡,又不禁自嘲了一下,真是著相啊,呵呵。

 

用心眼看

 

在和鄧老師輕鬆的聊天中回憶今生,回溯到5歲左右時。

 

當時去村南頭的河邊玩,河水往西邊流到一個小型水庫裡,河下游處有幾個木樁,河水從木樁間灑落到下面的河水和水庫交界處,像一個瀑布一樣,大概有2、3米落差。當時和幾個年齡相仿的小孩一起站在木樁上玩,後來被一小孩從背後推下去,掉入瀑布下的湍急水流中,在水中遠遠地聽見上面幾個小女孩在大聲奸笑,好像我的生死與她們無關。身體在不受控制地被往前衝著,前面就是水庫,之前聽老人說過水庫中有水鬼,有點害怕,拼命地舞動著雙臂作出電視上看到的游泳動作,感覺到前方很亮,自己好像在虛空中揮舞手臂,後來莫名其妙地發現自己已經在岸上了。老師讓我觀想是誰推我下去的,感覺河面上有團黑影,但看不太清楚……老師引導我感覺水中的白光,當時有個念頭在想,會不會是觀世音菩薩啊?又一想,不會吧?又沒念觀世音菩薩,菩薩怎麼會來救我呢?這樣開了一下小差,然後繼續努力看,可能是太執著於看到景象了,等了挺長時間也沒進展。老師很有經驗地開導我說不要用眼睛看,是要用心去感受……我恍然大悟。

 

老師繼續引導我回到在媽媽腹中的胎兒時期,我感覺自己好像有7個月大了,感覺裡面黑漆漆的,很多羊水,能聽到轟隆轟隆、呼哧呼哧的液體流動的聲音。感覺媽媽在老家的奶奶家院子裡幹活,又是餵豬、又是打理菜園,沒有停歇地來回走動,隨著媽媽的走動,我也跟著在裡面晃晃悠悠的,感覺到媽媽很辛苦,總有幹不完的活兒。正沉浸在這種感覺中呢,老師問我:“你來媽媽肚子裡的目的是什麼?”等了一會兒,心頭有種感覺,好像媽媽欠我什麼,但沒有怨恨,不是我有意要來討要什麼,好像是自然而然就這樣來了。

 

回來後向媽媽證實,以前老家是否養過豬?回答是肯定的,媽媽說剛結婚時住在奶奶家裡,我就在奶奶家出生,當時院中的幾頭豬是姑媽放在那裡養的,由媽媽每天幫他們照料,難怪我看到的是奶奶家院中的情形,媽媽聽後也愕然。

 

和父母的因緣

 

回到過去和媽媽有關的那一世,漸漸地看到一個10歲左右的小女孩在一個豬圈前餵豬,怎麼又是餵豬……。有點不敢相信。我看到女孩頭上一左一右盤發,寬袖的長袍外面套了一件粉色長褂,感覺像在宋朝,過了一會兒畫面逐漸清晰起來,感到女孩就是自己,家中沒有其他人,我身後有一簡陋的木屋。屋內坐著一位白髮蒼蒼、滿臉皺紋的老婦人,感覺不久就要病終,是那一世的奶奶,有點像今生的姥姥。在我3、4歲時,有一天在院中玩耍,看見媽媽和爸爸在院中發生了爭執,爸爸似乎在挽留,抓著媽媽的手,而媽媽無情地甩手轉身離開了。我感覺到不遠處有一個男人正在等著她過去和他一起生活。爸爸站在那裡看著媽媽遠去的背影,很無奈、很難過。我在院中看到這一幕,有些傷心,但不恨媽媽,心中期待著媽媽有一天能回來。可是在那一世,媽媽再也沒有回來過,爸爸也常年在外做生意,很少回家了。看到這裡時,突然有種強烈的悲傷和孤苦感在心中蔓延,我忍不住傷心地哭了起來,那種悲傷的感覺是那麼真切和深刻,好像又在重新經歷那一世的情景。

 

老師引導我:“今生找到媽媽了嗎?看看那一世的媽媽和今生的媽媽是什麼關係”,我邊哭邊回答“這一生的媽媽就是今生的媽媽”,催眠到這裡,我明白了自己今生為何會投胎到媽媽的腹中,為何小時對媽媽對我的好沒有太多感恩,總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總有一種媽媽虧欠我什麼的感覺。在那一世,我似乎沒怎麼抱怨,一直一個人照顧著奶奶,並將奶奶送走。長大後嫁了比自己大十歲左右的男人,這個男人就是今生的丈夫,他家境殷實,對我不錯,婚後育有一子,兒子是今生的女兒。臨終時很想念媽媽。

 

老師問:“這回你明白今生你爸爸為什麼會有外遇,父母為什麼會離婚了吧?”我明白了,果然是因果報應絲毫不差啊。我一直以為自己對父母的情感是比較淡薄的,沒想到,這次催眠讓我意外的了解到自己內心深處對母愛的渴望,前世臨終的一念執著竟又讓我在這一世找到前世的媽媽,深刻體會到被業力牽引的可怕。

 

和初戀情人的因緣

 

這一世是在蒙古草原,天氣晴朗,我是一個身穿白色蒙古服的蒙古少女,衣服上有紅邊修飾,非常漂亮,在草原中開心地奔跑著,右邊有大片羊群在吃草。我進入了一個很大的圓形蒙古包,裡面很乾淨,裡面擺著一張矮茶几,我在茶几邊晃來晃去的,在等著一個人,心中充滿期待的喜悅,這個帳篷就是那個人住的地方。這時有個蒙古男人掀開簾子進來了,隨著簾子掀開,一縷強烈的陽光照射進來,我看到他的臉,就是今生的初戀情人,他長得威武高大,看到我似乎很開心,好像剛從外面打完仗回來。我坐下來給他倒熱茶,和他邊喝茶邊開心地聊天,我感覺那是我的意中人,他早晚要娶我的。沒過多久,他又帶兵去打仗了,去了很遠的地方,我就在那裡等他,等了很多年,一直沒有音信,而我就那樣一直等著,最後在等待中中憂鬱而死,死時不到40歲。在催眠中看到他戰死了,死後神識飄去了其他地方,似乎沒有什麼痛苦。

 

在看到倒茶那一幕時,我告訴老師,我倒的是酥油茶,這時一個念頭一閃而過,酥油茶不是藏族人喝的嗎?怎麼不是奶茶?後上網搜,證實蒙古人喝三種茶,酥油茶是其中一種。

 

更早的前一世

 

在一片擺滿灰色石塊的工地,很多穿土布衣的老百姓在搬石頭,不遠處有長長的灰色城牆,我是個二十多歲的古代軍人,面龐清秀,身穿盔甲,感覺自己所屬的國家很強大,這天好像出來巡檢了,城池內有上級正在等我回去匯報。看到左邊的城池已經修建好了,城樓建得非常雄偉,上面有旗幟在隨風飄動,老師讓我看上面寫的什麼,我看到有一個小篆體的字,不認識,老師讓我再仔細看,感覺像是“秦”。面前有一位身穿灰色土布衣的白髮老人,他手中抱著大石塊艱難地前行,消瘦的身軀和他手中的碩大石頭不成比例,我感覺這些人很辛苦,像是被迫勞動的。我於心不忍,很想上前過去幫幫這位老人,但礙於週邊的目光,又止住了。感覺很無奈,不喜歡當時的工作。這一世的上司是個將軍,他經常和我一起討論戰事、規劃城池修建等事,感覺兩人是無話不談的知己。後來從城池外湧進大批布衣士兵,他們是被我軍佔領土地的敵國士兵,個個手持長矛,殺聲震天,城門被攻破了,看到迎面飛來一個長矛,我當時告訴老師是槍,但總覺得叫槍不太合適,回來上網查後,確定了那個兵器應該是矛,我很清楚地看見尖銳的矛頭刺進我的胸膛,矛頭的另一端連著又粗又長的木柄。感覺我命不該死的,是故意沒躲開。我想就這樣戰死挺好,因為不想做軍人,討厭戰爭,戰死可以讓我從現實的無奈中擺脫。後來看見將軍將我的屍身抱在懷中痛哭著,呼喊著我的名字“青林--”,似乎這樣可以將我喚回,我感受到他的極度悲傷,覺得自己不該拋下他一個人先走,心中有些愧疚。在我死後,看到他一個人每天與酒為伴,有時候甚至有些頹廢。他為失去知己而難過地度過了余生。這一世的將軍就是今世的初戀情人,難怪我今生總有一種愧對於他的感覺,竟然能壓抑住原本缺乏耐心、心直口快的本性,忍受種種對方的大男子主義行為而無怨言。

 

鄧老師引導我繼續往前看,為什麼總是不能在一起……

 

天上,我是天女,非常快樂,他身穿盔甲,身形高大威猛,右手捧塔,好像是天將。看不清他的臉,但感覺很親切。他會經常給我帶禮物,感覺我很喜歡他。後來我們下凡到人間來玩,到了一個風景秀美的山林,我牽著他的手走在前面,能聽到腳下潺潺的流水聲。這時看到天上有兩位天將往我們這裡看,其中一位忿忿地轉身走了,另一位天將則留下來站在雲端有些不放心地繼續注視著我們,感覺很熟悉。我們繼續向前走,看到前面有一涼亭便走進去坐了下來,這時我握著他的左手依偎在他旁邊,感覺非常幸福,同時起了一個貪念:“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該多好啊”“我們就在人間吧”他有些遲疑,但答應了,於是我們投胎了,都投生在富人家。在他18歲左右時,我們第一次相見,認出彼此,都很欣喜,經常在橋邊約會,長輩們並不知情。後來他的父母給他安排了婚事,娶了另一位富家小姐,他好像也不是很情願。我很難過,有種被背叛的感覺,怪他沒有努力爭取,聽任父母的安排。後來我也結婚了,丈夫就是今生的老公,挺和睦。

 

老師問我“今生找到他了嗎?”“找到了,可是他已經出家了”,看到今生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樣子,我不禁傷心地哭了起來,那種想得到而得不到的痛苦和悲戚的感覺,是那樣的疼徹心扉。

 

看到這裡時,我感覺到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的,好像也不是有什麼人在施罰。只因不好好修行而起了懈怠心和貪戀心而墮落凡間,這一念貪戀隨著輪迴又衍生出了更多的貪戀和情執煩惱。感覺這就是自然受報,生生世世都不得在一起,除非去除貪嗔癡、恢復本有的自性光明。

 

原以為被時光沖淡的某些情感,原來一直都埋藏在我們的阿賴耶識中,我內心深處的那份遺憾和眷戀,在今天催眠中逢緣遇境,又一次被激活起來重新演繹。老師很有耐心,靜靜地在一旁等我哭完。待我平靜下來後老師問:“還想看嗎?”我答:“不想了”。真的不想再看了,我明白了,不執著了,輪迴太苦,沒有哪一世是圓滿的!我想要真正的大自在,而這種大自在必須靠智慧徹底看破放下了才能實現,正所謂心不隨境轉。我要好好修行,只有出離六道輪迴才能真正得圓滿!

 

回到更早前

 

遠遠地看到一座高聳雲天的山,第一感覺像峨眉山,山腳下的洞中有一年輕的出家人在打坐,出家人表情安詳,面帶微笑,感覺充滿禪悅。從洞內到週邊的山都發出白光,白光中充滿了清靜和安詳的能量,感覺那白光就是從自性發出的光芒。山底部連著反過來的山像倒影一樣,整座山體懸浮在虛空中,感覺是在天界,難道天界也有峨眉山?當離山越來越近、看得越來越清晰時,我意識到那個出家人就是自己,洞內非常開闊,像一個半球形的巨大的操場,我盤坐在洞中心的一座平坦石台上,感覺已在這裡坐了很久,不知多少年了。站在洞口往下看,腳下是白茫茫的一片雲海,一眼望不到底,感覺下面就是娑婆世界。我經常在山頂和山下間來回穿梭,瞬間可以到達虛空的另一個角落。這時我十分肯定地告訴鄧老師:“我是羅漢”。我感覺生死似乎與我無關,感覺了無掛礙,無比自在。

 

有一天去了地獄,看到地獄有很多眾生在黑色岩漿中,岩漿像海水一樣翻騰滾沸著,他們個個披散著頭髮、體無完膚、沒有眼珠的黑洞洞的眼眶十分恐怖,他們表情極度恐怖地向外伸出手求救,耳邊到處都是撕心裂肺的痛苦的喊聲。此時我盤坐在半空中,從手中放出一朵朵蓮花,那些蓮花放出去後都變大了,足夠站一個人,一些眾生起了懺悔心,在恭敬合掌的同時身體變乾淨變漂亮了,然後分別登上蓮花一直往上升。我用心念告訴他們:一定要老實念佛、好好修行,不要再墮落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已變成了老人,依然在洞內打坐,面相和年輕時不太一樣了,臉龐清瘦,耳根下面垂著兩縷長長的白鬚。我的身體發出金色的光芒,要入滅了,心中念著阿彌陀佛。眼前出現了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全身金色,讓我感到無比的溫暖和安詳,這種感覺似乎是我期盼已久的,好像要回家了。阿彌陀佛慈愛地微笑著向我伸出右手,很清楚地感到是在告訴我可以回家了,我有一絲慚愧,在心中說,想再修一世,因為自己力量單薄、還不夠強大,我想修成菩薩後再去西方極樂世界。我感覺阿彌陀佛非常了解我的心意,微笑著漸漸消失不見了。後來我感覺又做了一世羅漢。

 

體會原初狀態

 

回到更早,體會到眾生本沒有分別、沒有實體的我。我既大如宇宙、又小如微塵。宇宙本是如是如是。宇宙萬像都是由一念妄念而起,即“一念無明起,山河大地開”。老師問:“一念無明後你變成什麼樣子了?”“有相了,變成羅漢了。”

 

女兒的業障和冤親債主

 

三年前女兒出生後沒多久頭頂長出一個毛細血管瘤,長的速度非常快,一個月內長得像顆草莓一樣大,後去醫院照了X光後暫時控制住了。之後每年印經、放生、念經的功德迴向後,逐漸縮小,現在退得像胎記一樣。

 

催眠中,看到女兒的血管瘤變成一個一個山洞,裡面有一五十歲左右的商人模樣的男人在痛苦掙扎,兩手抓住勒住脖子的韁繩痛苦地不斷登著兩條腿,有兩個家丁一人摁住一條腿不讓他動,是女兒今生的爺爺和奶奶,他的後面站了一個25歲左右的青衣男子,表情惡狠狠地在使勁用繩子勒著男人的脖子。感覺這個年輕男子就是今生的女兒,當時是個富家公子,這個男人是做布匹生意的商人,一開始向年輕人借了五十兩銀子,好像拿去賭博輸掉了,後來又藉,先後藉了很多次,共三千兩銀子,他說是想把生意做大,可是沒等生意做大就全賭光了,後來想逃跑。年輕人知道後很氣憤,於是就上演了這一幕。年輕人殺死他時心中毫無憐憫,覺得他該死。

 

原來在前一世,這個男人在做員外時,自己親手打撈了一條很大的鯽魚,回家後用刀剁下鯽魚的頭,和妻子燉著吃了。那條鯽魚就是後來勒死他的富家公子,也就是今生的女兒。在鄧老師耐心開導下,他不再怨恨了,我看到他合掌乘著蓮花離開了。

 

深信因果,不傷害任何生命

 

每個人無始劫來造了無量無邊的罪業,身體內都住著很多冤親債主,這次催眠讓我更加確信這句話。老師讓我用光照亮整個房間。這時我感覺雙腿上綁著千斤重的石頭,有團黑氣籠罩著,繼續用光照亮,看到一雙手在拽著我的雙腳。老師讓我請觀世音菩薩加持灑甘露水,我看到那個黑影立刻變成了一個8、9歲模樣的大頭男孩,頭上好像在淌血,感覺對我沒有什麼怨恨。這時在左側突然出現一條不大的青皮花斑蛇,很兇地豎起腦袋,張開嘴巴向我吐信子,感覺立刻要向我撲過來。我立刻想起那是10年前和朋友去九華山時,在一家飯店裡看到的玻璃瓶內白酒泡著的蛇,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喝下了一小盅蛇酒,喝後很後悔。牠很憤怒地告訴鄧老師:“這個女孩兒喝我的酒,她沒有慈悲心。”老師耐心地開示:“肯定是因為你前世造了惡業,才會墮蛇身,今生又被人殺、拿來泡酒啊,冤冤相報何時了,放下嗔恨吧。今天有機緣去西方極樂世界,你願不願意去?”聽老師一番開示後蛇的嗔心減少了,過一會兒收起高高昂起的頭,溫順地頭尾相連地盤了起來,後在懺悔偈中變成了一個男人,在一旁合掌而立。這時我看到我的肚內還有一條青蛇,比剛才那條粗些,身上有光澤,但身長長很多,他安靜地盤在我的肚中,我感覺他是蛇精,住在我這裡修行。老師問:

 

“你在這裡幹什麼”

 

“修行啊”

 

“修什麼行?!”

 

“我要修神通,修的像神仙一樣”

 

老師開示:“看看你因為嗔心都墮了蛇身了,今生還要住在別人身上,妨礙人家修行。障礙別人修行,來世可是要墮地獄的,今天有機緣可以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那裡可比這裡好多了,你願不願意去?”

 

“不想,我覺得在這兒挺好”

 

老師:“你啊,愚癡啊,在這裡有什麼好的,你跟她無冤無仇的,在這裡妨礙人家修行,修成神仙也要繼續輪迴受苦的。看看你因為嗔心都墮了蛇身了,這樣下去來世肯定墮地獄的。現在跟我懺悔念阿彌陀佛就能去西方極樂世界。”

 

蛇精遲疑了一下,有些動心,疑惑地問“我是蛇,也能去西方極樂世界嗎?動物也能去嗎?”

 

鄧老師:“怎麼不可以啊,【無量壽經】上說:'阿彌陀佛發大誓願,願願幫助一切眾生離苦得樂,地獄、惡鬼、畜生都可以往生西方淨土,而且不會再墮入三惡道。 '你願不願意去,願意去就跟我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這時我看到青蛇的黑皮從頭部蛻了下來,裡面露出了淡黃色的蛇身,接著又蛻一層皮,身形越蛻越小。老師鼓勵牠:“看,一懺悔就把黑皮蛻掉了,多好啊,嗔心重就受黑皮啊,繼續懺!”在阿彌陀佛名號中,我看見蛇最後變成了一個金色的童男,坐上金色的蓮花台走遠了,走時還有些不捨得回頭望望。前面的花斑蛇和大頭男孩也跟著走了。還有一條黑皮銀色花紋蛇,他曾是我過去世推下湖的一個男人,身上披著的黑色披風上有銀色花紋,那花紋和蛇身上的一模一樣,他因嗔恨而墮蛇身後一直跟著我。我合掌跪在他面前真誠地懺悔求他原諒,稍後他脫下了黑色披風,露出裡面的白色衣服,微笑著站在蓮花台上越升越高,最後離開了。另外還有在蒙古那一世被我射殺的老鷹、小時抓來做標本的兩隻大黑蝴蝶、今生吃過的魚類和龍蝦,在念佛聲中都離開了。

 

希望這些眾生從此好好修行,永脫輪迴。感恩佛菩薩加被!!

 

前世的兒子

 

鄧老師問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我的心中忽然有種強烈的悲傷襲來,不由自主地一邊說“兒子”,一邊不受控制地哭了起來。這時我感覺自己在一幢歐式的大房子裡,我和丈夫都是中國人,好像是從中國老家搬過來沒多久。我半跪在床邊,面前躺著一個嬰兒,是這一世的兒子,孩子好像有先天疾病,正在彌留之際。我的心中萬般不捨,可孩子還是走了。我感覺要傷心地暈厥過去了,趴在床邊傷心地哭泣著,丈夫也在旁邊默默流淚。感覺寶寶走時也很不捨。後來我不在家住了,一個人去了教堂,每天在聖母像前禱告,祈求能與兒子再次相聚。我看到自己頭上帶著一塊白色頭布,手中拿著棕色念珠,潔白的聖母像有點像觀世音菩薩。感覺到此時兒子就站在我身後,感受到他心中有些不忍,等著來世再和媽媽相聚。原來今生的女兒就是前世夭折的兒子。應該是過去的殺生因,才得這一生短命的果報。回來後,我的心中出現一個疑問,天主教也用念珠嗎?怎麼會出現這種景象?回來後上網查了才知道,原來天主教也用念珠的,此前並不知曉。

 

另外,通過這次催眠我還了解到,今生女兒脾氣大,愛哭鬧是因為我在懷孕期間對丈夫有過怨氣,責怪丈夫能力不強又不上進,有一次還傷心地躲在房間裡流過淚,我感覺到在我哭泣時寶寶在我腹中被一團白光包著,但有些煩躁不安。我在鄧老師的引導下對著丈夫懺悔:“對不起,我不該對你有怨言”。過一會兒,看到丈夫笑了,我也一下覺得釋然了,大家本是同根同源,為何生嗔而相互折磨呢?

 

從廣州回來已經有幾天了,這些天我驚喜地注意到女兒的變化,因為女兒平常還算乖巧,但很倔強,一遇到不合意的事情,例如為了堅持穿一件自己喜歡的衣服,如有人阻攔,馬上就會不由分說地大哭起來,讓你根本來不及和她講道理。可做完催眠回來後,發現小傢伙好像由火變成水了,竟能認真地聽你講道理,吃飯、穿衣都很配合。真是讓我又驚又喜。

 

此次催眠讓我更加深信因果,並讓我明白,原來即便得人身,也不是生生世世都能遇見佛法,一定要珍惜今生遇到佛法的大福報,好好修行,發願往生極樂世界!如果不發願,修得再好也依然墮入輪迴,在輪迴中又造下無數惡業,生生世世輾轉往復、不得脫離。

 

感恩佛菩薩的加被,感恩鄧老師慈悲引導以及今生幫助和傷害過我的所有有緣人,願將這篇拙文供養給諸位同修,願法界一切有情早日發起出離心,修習正法,共證菩提道!阿彌陀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