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多傑

佛法的哲理思辨之精嚴,修證功夫之艱深,思想境界之博大,開悟之微妙難思,我深為嘆服。 但是對於觀世音菩薩的廣大悲願與不可思議之威神殊勝加持力,一直以來毫無了解,也沒有多大信心。 

 

由於持於“心即是佛”之理,我認為只要在心地下功夫即可,自性既是觀世音,又何必去拜心外之觀世音菩薩呢? 去拜佛菩薩完全是不明道理的行為,我是不屑於這樣做的。 但是後來發生的一些事使我改變了這種看法。

 

 

 

神奇的《 普門品  

 

有一次,我在一本佛學書上看到了一則因持《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得到感應的事蹟,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位叫吳巧明的老太太,一向深信佛法,平時專信觀世音菩薩。 其女婿姓嚴,是一位汽車司機,潮州市人,在潮州某車隊任職。 每當女婿嚴某出車,吳老太太就在佛前誦《普門品》祈求女婿行車一路平安。

 

1987年農曆四月初七日下午,嚴某在廣汕公路上駕駛貨車,九點左右,經陸豐縣境與對面高速來車相撞。 對方車上一人當場死亡,另一人重傷,經醫院搶救無效亦死亡。 嚴某駕駛的車,車頭凹陷,駕駛室玻璃粉碎,嚴某昏迷。 這時忽來一女士,三十多歲,儀容端莊,波浪髮型,穿米色時裝,白色高跟女皮鞋,把嚴某喚醒,向他說:“你喉乾,要喝水嗎?”嚴某上身全是血,淌著大汗,口渴如焚,想喝水但上肢酥軟甚痛,被撞壞的機座壓住不能動彈。 這女士從身邊背袋掏出花瓶形小水壺,斟出一蓋子水餵嚴某三次。 嚴某神志稍清,問女士:“你從哪裡來的?”女士說:“我從海外來的,到處救苦。” 想再問時,救護車來了,高喊:“走開,走開!”此女霎時不見了。 

 

嚴某送進醫院搶救,只得了一些皮外輕傷:額角皮破了,縫了三針,足部、腿部幾處皮肉裂傷,內臟、骨骼均無損傷。 但手臂上發現了“G普T”三個字。 醫生問嚴某:“此字是什麼時候刺的?”嚴某說:“我不懂外文,也從不曾在手臂上刺過字。”今查漢英詞典G是英文觀音(Guanyin)的字首,T是普陀陀字(Tuo)的字首。 連起來就是觀音普陀。 (浙江南海普陀山是觀世音菩薩的聖地與道場。) 

 

嚴某此次合當受難,然以岳母誦經之力,以此因緣,竟逢凶化吉了! 

 

佛經中也讚歎觀世音菩薩的廣大功德:普陀洛伽常入定,隨緣赴感彌不周,尋聲救苦度群迷,是故名為觀自在。 (觀世音菩薩亦名觀自在菩薩)。 

 

讀罷這則觀世音菩薩的感應事蹟後,我受到極大震動! 《普門品》是一本什麼樣的書啊,竟有這麼大的威力! 這時我才對觀世音菩薩生起一分信心,也極想看一看《普門品》到底寫了一些什麼內容。 我到處去找這本書,歷經艱難好不容易找到這本書,如獲至寶。 

 

原來《普門品》講的是當眾人遇到各種天災人禍、急難恐怖時一心專念觀世音菩薩的名號,當下就能化險為夷。 《普門品》一開始就解釋了觀世音菩薩名號的由來:如果有很多很多人遇到急難恐怖相逼時,一心念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能觀世間受苦人的聲音,當下能讓受苦人解脫苦難。 所以叫觀世音。

 

 

 

《影塵回憶錄》 

 

後來,大概是2003年,從甘肅敦煌雷音寺來了一位老和尚,帶來了一本《影塵回憶錄》結緣給我。 這本書我早有所聞,當時正值五一大假,我足不出戶,一口氣讀完此書。 

 

這本《影塵回憶錄》是民國時期高僧倓虛大師的自傳。 書中穿插了一些觀世音菩薩的感應事蹟。 如:抗戰時期倓虛大師的徒侄清淨師和另外幾個道士被日本兵抓住了要槍斃,前面幾人被打死之後輪到清淨師,連放三槍都未響,日本兵驚問他有什麼邪術? 清淨師說出家人哪有什麼邪術,只是在心裡默念觀世音菩薩,祈求菩薩接引離開這個苦難的世間罷了。 日本兵也深信菩薩感應,竟把他放了,稱其為“鐵頭羅漢”。 (《普門品》寫道:“若復有人,臨當被害,稱觀世音菩薩名者,彼所持刀杖,尋段段壞,而得解脫。”豈止刀杖,連槍械也失去了威力! ) 

 

又如::瀋陽人商述聖,每天念《普門品》三遍,堅持了十幾年。1920年他在撫順煉鋼廠工作,一次抬鐵礦石往大熔爐裡倒,一失足跌入幾丈深的紅爐裡,眾人皆駭。 他自思必死,忽然在半空中感覺有人托起他放在地上,睜眼一看果然在地上,竟沒有死。 全身衣服都燒焦了,證明確曾掉入爐裡。 在場眾人皆深感驚奇。 這就是《普門品》所說的:“若有人持觀世音菩薩名者,設入大火,火不能燒,由是菩薩威神力故。” 

 

再如:倓虛大師在建寺院時,法師界虛入山伐木,遇到土匪打劫,土匪用木棒狠狠打他,欲置其死地,他實在扛不過,出聲念南無觀世音菩薩。 土匪聽了扔掉木棒說:“你怎麼不早念,早念我就不打你了,走吧。”放他走了。 此事正應了《普門品》經文“或值怨賊繞,各持刀加害,念彼觀音力,咸即起慈心。” 

 

如果說因持《普門品》而在重大車禍中脫險的事蹟開啟了我對觀世音菩薩的信心,那麼這本書使我進一步對觀世音菩薩生起更大的信心。 

 

讀罷這些書我不禁深深感嘆:在這個世界上幾乎人人都知道觀世音菩薩,可是知道觀世音菩薩名號所隱藏的極大秘密與念誦名號所得的巨大好處,當今世上又有幾人呢? 除了信佛的人,幾乎人人都不知道。 實在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沒想到,後來就在我身上發生了觀世音菩薩的感應。

 

記得在三、四年前一個週末的午後,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間我感到一陣劇烈的腹痛,想上廁所。 可是最近的廁所也在二百米以外,那種劇烈的痛苦使我不要說二百米,就是二十米也堅持不到! 我已經痛苦的邁不動腳步了。 若是晚上也好辦,可是白天那麼多人我能怎麼解決呢? 我已經連忍耐一分鐘都做不到了。 這種痛苦相信每個人都有體驗,我實在痛苦難忍無計可施,想到書上說念觀世音菩薩不是可以化解災難嗎? 這是最後的辦法,只好試一試。 我邊忍痛苦邊唸:“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念了約六七聲,忽然我感到在腹部有一股氣流以一條橫線的形式,“唰”的降下來,腹痛突然消失了! 好像剛才根本就沒有發生腹痛這回事! 我愣住了,過了幾秒我才回過神來,我得到了觀世音菩薩的感應加持! 

 

事後我想了一想:第一,我在念觀世音菩薩名號的時候,並沒有做到心無雜念、專心致志地默念菩薩聖號,因為我心裡有著強烈痛苦的這一雜念。 第二,在念的時候我也不知道靈不靈,能不能化解。 畢竟我是第一回在碰到急難時念觀世音菩薩名號求救的,以前從沒試過。 第三,當感應發生時,我沒有絲毫的心理準備,感應的過程很快只有1——2秒,等我反應過來已經都化解了。 

 

可是,即便我心有雜念,信疑參半的念誦竟也得到感應了! 

 

千百年來,書上記載著無數人因念觀世音菩薩的名號而化解災難的感應事蹟,這種例子無論是農業時代的古人還是科學時代的現代人多的數不勝數。 可是書是書,自己是自己,沒有親身體驗又有什麼用? 了解佛法是為了實踐的。 這回我算是真正體驗了一次,總算書沒白讀。 

 

中毒事件 

 

一個夏天的早晨,有一鍋黑米稀飯大概放了兩天,看起來沒有壞,我和父親一起吃了。 吃罷早飯我乘車上班去了。 車走到半路上突然我感到腹痛想吐,但是車上人擠人,若吐了只能吐到別人身上。 我想等到站下車再吐,可是又忍不住,情急之下只好默念: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念了一會,痛苦果然減輕了總算可以忍住了,就這樣一路默念觀世音菩薩一直忍到要轉乘另外一路車的那一站下車。 可是車到站我發現車站上人很多,就這樣吐好像不太雅觀,就想忍到車站對面的那邊人較少的地方吐。 又過了馬路,還想再忍一忍走幾步路再吐,只聽“哇”的一聲,根本不由我控制的將早飯迎空噴射而出……一陣嘔吐之後,我趕緊給家裡打了一個電話,通知父親千萬別吃黑米稀飯,可是沒人接。 等我下班回到家裡一看,父親躺在床上,原來父親今天上吐下瀉好幾次,又是到醫院打吊針,食物中毒了! 就這樣父親在家病了近一個禮拜才好。 

 

我和父親同時食物中毒,我吐掉就沒事了,父親卻病了一周,若不是我及時念觀世音菩薩,恐怕躺在床上的又多了一個我! 好險! 

 

 

 

朋友與大悲水 

 

2005年的夏天,我的一個朋友因為天熱出了一身汗,又被空調一陣猛吹,寒氣入骨病倒了。 

 

我去看望的時候,這位朋友已經躺了三天三夜了。 因為發燒出現幻覺。 看到朋友翻來覆去難受的樣子,我也毫無辦法。 後來我想到書上說對著一杯水,念四十九遍《 大悲咒 》(全稱《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可以加持為一杯大悲水,病人喝了可以治病,很靈驗。 用大悲水治病的例子古今有很多記載,我從沒實踐過,今天正好碰上姑且試試吧。 正巧桌上有一碗稀飯,稀飯不是有水嗎? 我默默祈禱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希望您慈悲為懷加被我的朋友早些好吧。 然後對著那碗稀飯念了四十九遍大悲咒,我怕不夠又多念了七遍,總共五十多遍。 朋友知道我念大悲咒,但我並沒有告訴朋友加持大悲水的事情。 我走時朋友還處於極度難受與精神萎靡不振的昏睡狀態。 臨走我對朋友說:“你把稀飯喝了。” 

 

第二天,我又去探望這位朋友。 朋友的病奇蹟般地好轉了,精神很好,並說自我走後自己就把稀飯喝了。 又說像這種病一般人得十幾天才好,自己三天就好了。 

 

老實說,我這人比較懶惰一些,平時一次最多不過念誦大悲咒七八遍就已經是了不得了。 這次為了朋友病早些好,一鼓作氣念了五十多遍真是破紀錄了。 大悲咒快速念一遍得花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我共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念誦,並不斷祈求菩薩加被,朋友總算病好了。

 

 

 

夢魘 (夢魘又俗稱鬼壓身、壓床) 

 

2006年十一大假的一天早晨,我躺在床上正在迷迷糊糊、似醒非醒的時候,感覺有一個東西從膝蓋部,向腹部接著向胸口壓過來。 我被壓得很不舒服,感覺像被很重的石碾子壓著,想動又動彈不了。 我趕快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沒念幾聲,那東西離我而去。 過了一會那東西又捲土重來,我又被壓得喘不過氣來,我又急念觀世音菩薩,那東西又跑了。 如此折騰了好幾次。 最後一次我念觀世音菩薩趕跑那東西時,明顯感到那東西有些像貓之類的動物,爪子很尖,從我的右肩部“唰”地一陣風似的快速呼嘯逃竄而去,我的臉、耳朵和脖子都被那東西的爪子抓的隱隱生疼。 可是我眼睜睜的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這種事我曾在書上看到過,只是未曾親身經歷過,這回算開眼界了。 這種東西並不是民間所說的鬼。 正確的說法是在佛經上被稱為非人之類的一種生命,肉眼看不到。 最早我在南懷瑾先生的《習禪錄影》上看到有一個人提到他這種夢魘的經歷,他的描述和我的經歷是一樣的。 這種東西有水的地方比較多。 

 

《普門品》云:“或遇惡羅剎,毒龍諸鬼等,念彼觀音力,時悉不敢害。”因為我知道這一條,所以我當時趕緊念觀世音菩薩,趕走那東西。

 

 

 

禮敬的感應 

 

佛教禪宗的參禪 、 淨土宗的持名、天台宗的三止三觀的修持, 西藏 密宗等各派的修行方法及理論,無論顯密學說,大小乘的佛法,我都有一定的了解,累計看過的佛學論著約一千萬字左右。 佛法博大精深我深為嘆服,對佛法我是深信不疑的。 

 

雖然深信佛法,家中也供有觀世音菩薩像,但我自信佛九年來從不禮拜。 佛經上說心即是佛。 古人也有詩云:佛在靈山莫浪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只向靈山塔下修。 自己的本心既是佛。 佛在心中,何必像愚夫愚婦一樣去拜心外之佛呢? 所以自認為對佛教是正信的,和那些不了解佛教理論文化不高盲目信佛的農村老太太不一樣。 (現在想來完全是妄自尊大、貢高我慢心在作祟, 懺悔 !)

 

有大德開示:根器利的人, 學佛三個月至六個月,身心就會轉變。 雖然我學佛四、五年很誠心,卻沒有一點感覺,煩惱習氣一大堆,身體也很差。 學佛與不學佛一個樣。 那幾年中幾乎從不禮拜家中的觀音像。 

 

從2006年開始我來了一個大轉變,我每天都禮拜、祈禱觀世音菩薩聖像,堅持了一年多,感應現前,身心獲得極大變化。 自覺2006年比2005年以前有很大進步,到現在2007年的7、8月又比2006年前進了一大步,徹底是一個飛躍。 心理上,以前自己的一些煩惱習氣根本無法降伏,面對習氣我屢戰屢敗。 自禮拜後漸漸可以克制,到現在不知不覺中竟然可以降伏住了。 內心也比以前清淨多了;身體上,以前體質較差,氣色也不好,朋友見我說臉色發黑。 禮拜後身體感覺越來越好。 皮膚也比以前光滑了,有光澤了,別人見了也說氣色比以前好了。 這種身心的變化簡直是一種質的飛躍。 這是我以前單憑自力修持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我太清楚這種變化完全不是自己努力修持的結果,因為在行持上除了每天禮拜觀世音菩薩聖像,我並沒有比以前多下一點工夫。 若非觀音大士加被怎會有這樣驚人的進步! 

 

我的做法是:每天早晨洗漱完畢,面對觀音大士像,上香一枝,禮拜十拜,念十遍大悲咒,虔誠祈禱觀世音菩薩慈悲加被於我,使我修持有進步,然後稱念十聲“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合掌而退。 

 

方法簡單易行,感應卻很強大。 其中有兩大秘訣,秘訣一:我在禮拜時內心絕對虔誠與恭敬。 秘訣二:風雨無阻,天天如此,從不間斷。 多少高僧大德都有同樣的開示:佛法的利益要從誠敬中求。 此言誠實不虛。

 

《普門品》云:恭敬禮拜觀世音菩薩,福不唐捐。 我確實從禮拜、祈禱中受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

 

 

 

金礦與黃金 

 

以前因為持於“心即是佛”之理,偏執自性(自己本性)即是觀音,何必拜自性之外的他力觀音(觀世音菩薩)呢? 因而置佛菩薩的加持力而不顧。 其實自性觀音與他力觀音是二而合一,了無差別的,他力觀音又何曾離開自性呢? 從理上來說自己還是不夠圓融無礙,死執一端。 

 

我們與佛菩薩的關係,如同金礦與黃金的關係。 從黃金的性質上來說,金礦與黃金是平等的,因為二者都具有黃金的屬性。 但在事相上,金礦是含有雜質的礦石,不是黃金,二者又有差別。 從佛性上來說,人人皆有佛性,我們和佛菩薩是平等的,因為都具有佛性。 但在事相上,我們是未脫離生死的凡夫,而佛菩薩是已超越生死的聖者。 我們不是佛菩薩。 可是金礦有成為黃金的可能,經過提純,去除雜質,金礦就變為黃金。 我們也有成為佛菩薩的可能,經過修持,去除心中的雜質(貪、嗔、痴)就會成佛。 心即是佛,本來無錯。 理則頓悟,事須漸修。

 

 

 

禮拜觀世音菩薩即是禮拜自性觀世音,禮拜菩薩即是禮拜自己。 觀世音菩薩是無處不在的,並不只在浙江的普陀山,她就在我們的自性中。

 

 

 

稱名立驗 

 

念誦觀世音菩薩名號的好處是可以化解水、火、刀杖、羅剎、惡鬼、枷鎖、怨賊等七難。 觀世音菩薩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做渡人舟。 悲願弘深,遍塵剎感,遍塵剎應,有求必應,無願不遂。 

 

心能轉物,即同如來。 因為觀世音菩薩已達生死自在,心能轉物的聖者之境,而我們在急難恐怖來臨時不能做到心能轉物(物:急難恐怖之境),所以我們依然要依靠觀世音菩薩來轉外境。

 

 

 

如果有人(即便是不信佛的人)遇到急難恐怖、病苦加身束手無策時,及時以虔誠求救心默念“南無(音na mo拿磨)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必得極大感應,當下可以從困境中解脫出來。 這是千百年來無數人共同驗證過的,也是我親身驗證過的。 根據我的經驗,稱名立驗,絕對獲得感應。 

 

現代人一般相信科學,是因為科學可以經得起反複驗證,可以拿出證據。 科學可以使我們上天入地,科學使我們的生活得以改變。 電話、電視、電腦,全世界都在用,大家都看到了感受到了所以相信。

 

 

 

現代人一般不信佛,因為渺茫難測,無法驗證。 其實佛法也是可以經得起反複驗證的,可以拿出證據的。 只不過科學的驗證儀器是我們身外的物質,佛法的驗證儀器是我們自身。 而千百年來無數人遇到災難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而得解脫,經受了反複的驗證結果一致,這就是證據。 唯一的區別是:科學的證據可以工業化大批量的複製到全世界,讓大家可以看到,比如電視的普及。 而佛法的證據只有你自身體驗了、感受了才會相信,無法拿給別人看。 科學是顯性的證據,佛法是隱性的證據。 共同點是都可以反複驗證。 而檢驗佛法是否真實,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與證據就是:遇到災難,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立刻可以得到解脫。 

 

也許有人懷疑不信:現在可是21世紀的科學時代了,念觀世音菩薩名號可以化解災難豈不是天方夜譚嗎? 然而,觀世音菩薩的廣大悲願與無邊威神加持力是甚深不可思議的,不是一般平常人用思維意識可以妄加揣測的。 信不信由你,不信也無妨,如果碰到此類遭遇時,一試便知。 為什麼會稱名化解災難? 這其中有很深、很深的科學道理。 

 

其實觀世音菩薩不僅僅化解七難,七難只是一種代表而已,世間任何災難都是可以化解的。 觀世音菩薩也不僅僅是化解世間災難,舉凡求子、求壽、求病癒、求學、求功名、求富貴等等世間一切福報,只要以虔誠心求之,每天恭敬禮拜觀世音菩薩聖像、念誦觀世音菩薩名號,時時反省自己言行、改正過失, 諸惡莫作 ,廣行善事,堅持一、二年決定如願以償。 

 

願天下每一個人都了解念誦觀世音菩薩名號帶來的好處,願天下每一個人遇到急難恐怖、病苦加身時都能及時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而得解脫! 

 

2007年8月4日於淨心齋

 

 

(注:本文已發表於《淨土》雜誌2007年第6期,發表時有刪節,發表署名多傑,本文是完整版)

 

轉貼自『佛門網』

 

觀世音菩薩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