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集團董事長 郭台銘 聖嚴法師對我的影響,比經濟風暴還大

作者:蕭富元  出處:天下雜誌 441 2010/02

夜晚九點多,在台北信義計劃區的宅邸,剛做完瑜伽的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接受《天下》的專訪。就在這個地方,已故聖嚴法師為郭台銘的妻子林淑如舉行頭七法會。

 

跟聖嚴結緣,是廣達董事長林百里介紹的。身為台灣最大企業主,郭台銘征戰全世界市場,過去一年內,坐著自家航空公司的飛機繞地球兩圈,他最感念的禮物,卻是聖嚴法師無私的奉獻。

八八水災後,郭台銘多次進入災區,親自送達鴻海的救災物資,他承認是受到聖嚴法師為善要「親力親為」的感召。聖嚴法師辭世一週年,郭台銘首度對媒體談到聖嚴法師給他的心靈禮物。

聖嚴法師給我最好的禮物,就是他無私的奉獻,而且身體力行。中國人常講一句話:「不要錦上添花,要雪中送炭」,這話說得容易,做起來難。聖嚴法師就是這樣,當人有困難的時候主動關懷,而且他會自己站在前面,帶著弟子,身體力行去關懷有困難的人、需要幫助的人,不論貧賤,不論親疏。

我很早以前就去過法鼓山,當時不過是帶著休閒的心,探幽尋勝,希望能夠洗滌自己的心靈,當時的我很煩躁,也是想去沈澱一下。後來我也去打禪,坐了一天就坐不住了,才發現原來我是這麼平凡。

我太太過世,我想辦個法會,先問林百里,他找了聖嚴法師。我想說在別的地方辦就好了,沒想到他親自來幫她做頭七法會,還撫慰我和子女的心靈。每一個人都有生離死別的痛苦,那段時間對我也很難受。他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出現,我弟弟病重,我還請他醫好弟弟的病,或是請菩薩保佑,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事,他並不是醫生,而是一個心靈的醫生,這是他對我個人的禮物。

所以多年來,我一直希望能夠為社會多做一點事情,我認為他對我的影響力比經濟風暴對我的影響力還要大,因為他影響了我的心與智。他常常告訴我們,人活在世上,大家都會受到各種苦痛,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遭遇、困難跟傷腦筋的事。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改變本初,還有對社會的責任。

 

行善,要讓人有尊嚴

 

 

他對我最大的啟發,是身體力行去幫助別人,尤其是,在幫助別人的時候,不要去傷害人家的尊嚴。平常做公益,我大可以打個電話,託人把東西送過去,或是多找一些媒體記者來,拍拍捐款的支票,我過去也做過這種事情,當時自己是很無知地去做,自以為是在做善事。接觸聖嚴法師後,才知道這樣行善,不是真的做善事。

在這幾年內,我幾個最親的親人都因為癌症離開了,我因此成立一個基金會,盡量照顧同仁,做好健康檢查。結果我們一個同事的太太罹患癌症,我要醫療小組全力去救治,後來真的把她搶救回來。她的女兒利用暑假帶她到美國玩,還寄了一封信給我,說這輩子沒有這樣關心過母親,沒有跟母親這麼接近,很感謝幸運之神降臨在他們身上。所以她隨手寫了這麼一封信,感謝永齡醫療基金會。

像這種禮物,當然我也曾經想過,為什麼自己就沒有這個禮物,對不對?我也問過自己,為什麼不能帶太太到世界各地去玩一玩,去看一看?我最高興最高興的,就是跟太太到花蓮去走走,可是過了沒有多久,她就離開了。我沒有那個幸運的禮物,但是我們成立的醫療基金會,卻能夠把禮物送給別人,這樣也很好。

王永慶給我兒子的禮物

我還要談另外一個禮物,那不是給我的,而是我兒子的禮物。我兒子要結婚的時候,我帶他去看王永慶,王永慶送他兩個字,就是「信用」,這也是很好的禮物。

現在的台灣最需要的禮物是什麼?其實,大家應該捫心自問,對這個社會有沒有多貢獻一些愛心?對社會多做一些,少向社會去取一些東西來滿足自己的私慾?我認為,台灣最需要的禮物是在上位者、中位者、基層者盡量把自己想得渺小一點,先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讓這個社會有善良的風氣。台灣只要有善良的風氣,就會有最好的禮物,因為這個價值是普世永恆的。

美國那麼強大,科技又很發達,到最後還是需要這樣的價值觀。之前歐巴馬訪問中國大陸,美國《時代雜誌》的封面寫了一個「五」,他們給美國五個建議,要孝順老人、有企圖心、注重教育、多存錢、要想得長遠等等,其實這些東西過去聖賢書上都講得很多,我們都覺得老掉牙了,但這是件知易行難的事情。

我有這麼偉大嗎?

我覺得台灣社會也好,全世界也好,資訊太發達,反而讓大家不能真正了解自我。我常常告訴自己,我有那麼重要嗎?我有那麼偉大嗎?其實都是媒體的關係。媒體是兩面刃,有時候把你捧起來,有時候又把你打下去,社會亂就是因為媒體太多,大家得到的資訊太多,無法去分辨資訊對自己的影響,會矇蔽你的心智。這也是聖嚴法師的貢獻,他提到心六倫這些觀念,都是要來導正大家的想法,引導社會風氣走向正軌。

今天我要特別講一下《天下雜誌》,這麼多年來,我們是看《天下雜誌》長大的。台灣正派的媒體太少了,《天下雜誌》也是在導引社會走入正軌,你們報導了很多有關環保、社會風氣的文章,鴻海集團這次要舉辦慈善園遊會,出發點就是《天下雜誌》的一篇文章,所以你們對社會風氣的影響非常大,你們是揚善隱惡,給人希望,有些媒體是去挑逗人的私慾、私心,然後來賺大筆鈔票,你們實在比他們正派多了。

如果要給台灣一個禮物,就是大家多要求自己,多關懷別人,把物慾壓到最低,把對別人的愛發揮到最大,多挖掘台灣的光明面,多幫助貧困的人,幫他們解決與生俱來或是環境帶來的不公平競爭。

我想這不是實體的禮物,而是一個觀念或啟示,這個現代啟示錄的禮物,是取自聖嚴法師的經驗。(王曉玟、蕭富元整理)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