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中也曾湧現出一些抗戰名將,例如孫立人(1900-1990年),他是安徽省舒城縣三河(今屬肥西縣)人,先後畢業於清華大學、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為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軍銜,第一次緬戰時任38師師長,在孟關傑布山隘間戰役斃敵2000餘,孟拱河谷戰役擊斃日軍12000餘,第二次入緬作戰時任新一軍軍長,攻克八莫等地,共擊斃日軍3萬3千餘,是抗戰中軍級單位將領中殲滅日軍最多的將領,有“叢林之狐”、“東方隆美爾”的美稱。

而其夫人孫張清揚則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她過去曾害過一場奇怪的大病,得到觀世音菩薩的救護而痊癒。在她《我為什麼信佛》一篇文章中有這樣一段:


“……民國廿四年立人和隊伍調到浙江寧波附近的五夫駐紮,記得我們是住一所大公館中,古老的房子,有幾重大門。一天晚上,我莫名奇妙的走出了大門外,想去眺望夜景。原先我以為這裡也像上海一樣,晚上是燈火耀煌,誰知外面是一片漆黑,一條靜靜流著的小河,越發顯得陰森可怖,我害怕看這樣的黑暗,我趕快跑進來,但是一會兒,我又像醉了酒的人一般,瘋狂的跑到大門外去,一陣習習的涼風,像薄紗一般的從我頭上罩下來,我並不感到怎樣,但是當我回到房中以後,從鏡中發現我的嘴歪了,跟著口中又吐出一塊一塊的鮮血來,朋友們都說是邪風吹了。我用盡了方法治療,經過中西名醫,用金圈子去鉤嘴,又用鱔魚血去敷臉,又到寧波華美醫院去用電療,都不能治好這怪病,甚至名醫們連病原都找不出來,朋友們和我都束手無策,眼看臉歪得更為厲害了,我感到萬念俱灰,因此萌了自殺的念頭,收購了足夠致死的安眠藥片,我不想再繼續醫治,而只想最後見到我母親一面,即刻服毒。

 

過了幾天,我的母親也由南京趕來了,她是信佛的人,她見我百藥無效,只好命全家齋戒一天,在院子裡擺香案,燒香祈禱,用二十一遍大悲咒,求了一杯淨水要我喝,此時我是感到一切皆空了,沒有執著的成見,就遵從母親的慈命,虔誠的跪下,腦中貫注夢中的菩薩像,將咒水吞了,這是上午喝的咒水,到傍晚時分,嘴就正了過來。一杯咒水的功力,不藥而愈,可知佛法的不可思議。”

 

 

 003by1Rqgy70JchnoKZd9&690.jpg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