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律法師

有一位傻瓜,他為了大家將他看成傻瓜而時常感到苦惱,有一
天,遇到一位專門為人解答人生困境的智者,傻瓜就向這位智者求
助,來解答他的心中的困惱,傻瓜就向智者問說:「我不喜歡別人把
我當成傻瓜,那麼請問智者,有什麼方法讓別人不將我當成傻瓜,而
能看我是一位聰明人。」
智者回答說:「這很簡單,你從現在開始,不管任何的事情,你
都予以最無理性的批判,特別是對那些美好的、合理的事情,你就加
以批評,保證七天過後,人人都會認為你是一位聰明的人。」
傻瓜疑惑的問說:「就這麼簡單,那我該怎麼做。」
智者就教導瓜說:「假使有人說今天的夜色很美,你就加以立刻
批判夜色美對人生無有用處,因為夜色美再美 也是一剎那就過;若有
人說生命當中,最重要就是愛,那你就立刻加以批判,直到別人相信
愛對人生一點也不重要, 愛是會變的、是無常的,不能執著它;如有
人說某某人寫的書很好,你就立刻針對書內的一些缺點加以批判,直
到別人相信這本書根本不好;又如有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就

反駁說現在人心墮落,惡人反越有財勢,好人都不能出頭得善報。就
以這樣的方式,七天過後,人家都會認為你最聰明。」
傻瓜就按照智者所指示的方式去做了,凡他遇到任何人,聽到任
何事情,總是立刻無情的批判,把他所知道的非理性的字眼或批判的
字眼全部用出來,一直講到別人相信為止。七天過後,傻瓜就回來探
望這個智者,想不到傻瓜後面,竟然跟隨一千多個門徒,對傻瓜必恭
必敬,並且還稱這個傻瓜為大師。


這個小故事反應到我們現實的社會裡,現在的資訊傳播非常發
達,但是,假使我們仔細去體會觀察資訊和傳播的內容,不論是電
視、電台、報紙、雜誌、網路等等這些平面媒體,每天所報導的事情
都是一樣的內容,無非都是批判的、八卦的、顛覆的或是互相指責漫
罵字眼。


今天,台灣不管是政治界或是演藝圈,只要這些公眾人物有發
生任何的芝麻蒜皮小事,或是風吹草動不當的言行,晚上幾十家的電
台、電視台、報章雜誌就開始評論批判了,媒體大家所有的焦點,都
永遠注目在被批判的這些人物事情之上,很少人去注意那些評論批判
的人是不是傻瓜,是不是有理性,是不是有知見,是不是客觀,無有
人去理會。


最後,這些專門會批判人家、扭曲人家、捏造事實、責備人家的
這些傻瓜,都有了很多的追隨者在後面。所以,假如你不想成為傻瓜
的追隨者,首先你要學會禪定的工夫,先將你的心定靜下來,少發議
論,多發表一些正面的觀點,多談論一些正面的話題,對人心道德、
社會、國家有建設性的一些相關教育文化的工作,或是慈善宗教方面
的事情,大家多多報導關心。


尤其,我們要保持理性的觀照,去看待事物背後的真相,千萬勿
被這些傻瓜批判者他們嚴厲的言詞所迷惑,而以訛傳訛或予以附和,

要建立自己一種客觀的獨立思惟,勿老是在一件事情的表面上評論打
轉,而疏忽事情的實在面,永遠要對人生及對生命的價值感,保持正
面和諧、客觀理性的態度。
尤其,在現時的社會,已落入無有大是大非及顛覆的情境裡,
人人幾乎都失去原有應該保持客觀理性去看待事情的那一種情操,我
們身為佛教徒更不應該隨波逐流,人云亦云,成為無智慧思考的應聲
蟲,完全無自己理性客觀的判斷力,我們更不應該對時事、政治、人
物種種所發生的八卦新聞隨聲附和,亦勿妄加評斷,方能保持一顆清
淨明亮的心,讓我們智慧覺醒過來,才不會成為傻瓜者的門徒。
尤其,新聞媒體所報導的八卦新聞或是政治鬥爭事件,以及公眾
人物的隱私,一向都是大家所喜歡聽聞的,說明人性喜歡去探究他人
隱私的的弱點,完全不尊重他人的尊嚴,導致人與人之間互相尊重的
厚道,蕩然無存,而有關慈善、教育及宗教團體對社會國家所奉獻的
事情,卻很少人去關心它,讓我們感覺每天都活在不平靜安寧的社會
裡,好像這個社會已經到了無有救藥的地步,感覺人心好像很墮落恐
怖,看不到光明面、慈悲面,更看不到寬恕面。
假使,新聞媒體每天老是繼續報導負面的或是八卦的新聞事件,
真的有一天,會令台灣社會變成人心惶惶的恐怖局面,人與人互不信
任及猜忌,喜歡批判人家、揭人家瘡巴,變成人與人互相的防範,人
情越來越淡薄,人人會變成很巿儈又無情無義,社會處處將充滿敵意
與仇恨。
我們新聞媒體是擔負著一個社會道德良知的神聖工作,必需面對
任何時下的人事物所發生的種種情況,都應加以正面的報導,更要多
報導一些宗教、慈善、教育、公益光明面的事情,以啟發國人的慈悲
心、愛心、公德心與同理心,令台灣的民眾,感覺到這個社會處處充
滿溫馨光明,方能創造一個和諧、健康、進步的優質社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