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空法師在三十多歲時跟懺雲法師住茅棚

初學佛的時候,我跟懺雲法師住茅篷,我在他山上住了五個半月,他教我一個方法,消業障的方法,拜佛。規定每天拜八百拜,為常住服勞役。他的茅篷不大,小茅篷,總共只有五個房間,住五個人。佛堂很小,五個人在山上的生活我照顧,我最年輕,那個時候大概三十一歲。三點鐘起床,大概差不多是兩點半就起床,起床之後拜佛,拜三百拜,三百拜大概要一小時。

拜完之後就燒早飯,懺雲法師早餐很考究,要吃豆漿稀飯。所以頭一天晚上,泡一點黃豆,黃豆裡面加花生,一起泡。早晨拜完佛之後,我就磨豆漿,我們有個小磨;燒稀飯,稀飯煮開之後,把這個豆漿連豆渣一起放下去,那個稀飯的確非常好吃、非常香。

山上懺雲法師持午,達宗法師持午,還有一位普妙法師,朱鏡宙老居士晚上要吃一點東西,我在山上也吃一點東西,在山上那個時候已經持午了。朱鏡宙七十歲的老人,我們要特別照顧他。每天燒三餐飯,有的時候懺雲法師還有信徒到山上來看他,在山上吃飯,我有能力辦一桌菜,也能燒十個菜來招待大家。

山上自己種菜,還要挑糞,給大眾洗衣服,一個人做!每一個星期到埔里去買一次菜,千張豆腐皮、水果,挑擔子去,走路。走的是山路,當中還有一個小溪,小溪要脫了鞋子過去。到埔里去買一次菜要八個小時,從山上走到埔里,差不多兩個半小時,回來兩個半小時,在埔里待兩個小時買菜。

你們誰幹過這個生活?今天你們出門有汽車,我們當年出門是走路。沒有吃過苦頭,不懂得人情世故!從前修行人的生活,你們今天作夢都想不到,談成就談何容易?

我在埔里,懺雲法師沒教我東西,只是教我拜佛跟常住工作。這個我懂得修福,消業障,真的是修福慧。功課、工作之餘,大概每天還能抽出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的時間,懺雲法師規定我讀《印光大師文鈔》,那個時候的《文鈔》只有初集、續集,第三集都沒有,總共只有四冊。《文鈔》讀完之後,教我讀《彌陀經疏鈔》、《彌陀經要解》、《彌陀經圓中鈔》,而且叫我做科會。我懂得科判,是在山上學到的。因為那個科判不需要自己做,《疏鈔》是蓮池大師的,《要解》是蕅益大師的,《圓中鈔》是幽溪大師的,他們都有科判,我把它畫成表解,把科判換成大張的表解,把經文寫進去,做成了科會。這個科會做出來之後,經的意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是我在埔里最初辭去工作,在出家人道場住五個月的成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