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嚴上人 開示 

最近我們所在說的《法譬如水》經文,現在就是告訴大家,我們不要妄言。 

我們的口有四業——

 

惡口、妄言、綺語、兩舌。

 

我們在《靜思晨語。法譬如水。背覺合塵 迷情逐境》已經說過了,「綺語」就是「文飾,太過裝飾了你說的話。心沒有那麼好,說得那麼好聽等等…這也會害人。

 

我們《靜思晨語。法譬如水。背覺合塵 迷情逐境》也說過,甚至還有以酒、色等等…再加上以這個口舌去唆使人、去瞞騙人,或者是把他導引到錯誤的地方。為了自己的貿易利益,唆使人去吸毒,唆使人去喝酒,唆使人去賭博等等…這全都是錯誤的語言,去引導人有錯誤的行為,甚至迷惑人的心。這都是不對,這叫做口業。

 

甚至在信仰當中,那就是引導人去迷信。生病了,趕快去問乩童,趕緊去改運、去祭。生病了若是去問乩童、去改運,去祭就會好,天下哪還需要這個醫療體系?何必蓋那麼大的醫院?何必還要去醫學院做研究?

 

病到底是如何產生的?什麼樣的細菌會引出了那個病毒?對症下藥這樣才是正確的!

 

若是病了,就有人把他帶去吃一些偏方,偏方又還是很貴,就跟他說:「這是多好多好,有人吃了痊癒。」那也是妄語。

 

記得有一位家庭是很好,社會事業在台灣也是鼎鼎有名的人士;他罹患了癌症,無論多大的醫院他都去過了。

 

醫療也是有一個極限,但是要趕快有正確的治療,但是有人就帶著他去喝什麼水,去吃什麼…但是很貴很貴,每一次用到的都是要幾十萬幾十萬。

 

在治療當中,對方就跟他說:「你如果服用我的東西,絕對不能去做其他的治療。」就是因為這樣延誤了,拖延到已經群醫束手無策。

 

我也很不捨,一直對他說:「你就要聽醫師的話。」他就說:「人家說某某人這樣東西是很好。就說我如果真的有這樣的反應,這就是好的反應。」還是堅持相信到底,等到真的是沒辦法了,撐不下去了,又再回頭找醫師。

 

醫師就是只能控制疼痛,到後來控制這個疼痛也控制不住了;不只是控制不住,又是在思想思路也一直混亂了;這個腦也已經全都被細菌的毒滲透、蔓延,一直到腦部也已經控制不住。那段受苦受難的時間很長,真的是很不捨。

 

所以只是一念偏差,雖然發現到他的病,但是醫療就這麼說:「雖然有比較慢,但是能夠做什麼樣的治療。」這樣的建議自己心生恐懼,旁邊也有人把他轉個方向,這樣一去就無法回頭了。雖然年紀不大,但是一條生命就這樣,受了很久的折磨,花了很多的錢,但是已經沒救了。

 

所以我們常常說:「不要我們自己不是很了解,只是耳聞,說哪個人有什麼,那就把人帶過去。」一帶過去,雖然是好意,但是也延遲了這分生命能夠獲得治療的機會。所以,這樣做也是不行的,雖然不是惡意,這我們要常常提高警覺。

 

聽到,我們就要好好導正他,治療正確的方向;連這樣我們都要很小心,何況說是把人帶去迷信呢!

 

無論是帶去問乩童、改運、安太歲等等…如果這樣就能度得過,想想看,還有什麼因果嗎?

 

常常對大家說,我們之前也說過了:「要相信因果,要正信正因!正信這個因緣果報。」所以我們不要,自己不知道卻去引導人;或者是為了謀利,或者是謀這個名而打妄語;或者是以綺語來唆使,令人「耽荒酒色不能自返」。一沉迷下去,你就是要叫他改也改不過來。

 

古人,那當時鴉片戰爭時,英國人是為了讓中國人喪志,沒有那個志氣,所以他製造鴉片來控制。但是後來變成了有錢的人,不想讓他的孩子出去外面,去花天酒地,或者是離鄉背井;有錢人他就讓他的孩子吃鴉片,所以變成了這孩子受這個鴉片控制著。雖然他不會出去外面啦,但是整天都躺在床上,離不開毒。

 

這鴉片就是毒,離不開了毒品,那種受到了這個毒品的折磨,很辛苦。

 

這也就是在這種不只是少數人,已經使整個全中國受鴉片的毒這樣污染。所以使中國有一度,就是這樣沈淪下去。

 

這在國與國之間,為了這個利益和貿易,以及國際之間,造成這類的亂象,在過去的歷史實在很多。

 

所以我們必需要宗教!人生的宗旨應該怎麼走?人生的目標在哪裡?我們一定要受教育!

 

什麼是正確的道路?我們就要走在正確的道路!佛陀為我們開闊了這條八線道的道路,很寬廣的康莊大道;他以「八正道」來引導我們。八正道就是——

 

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這八正道,我們人人若能夠遵守,那就不會迷失了。

 

所以我會常常對大家說:「《三十七助道品》是我們修行的基礎,所以大家要時時去看。」

 

這《三十七助道品》是佛陀苦口婆心這樣教育我們,使我們的思想不偏差,我們的生活歸入正道。這也是讓我們能夠知道,什麼能夠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事情能夠說?什麼事情不能說?

 

而且一個開口動舌,就是造成了多麼大的災難!這全都是在這《三十七助道品》裡面的內容來教育我們。所以如果不小心,不受這個教育的人,很容易一句輕輕的話,就把他引過去了。

 

《無量義經》也是不斷這樣警惕我們。我們對《三十七助道品》若能了解,再加上《無量義經》裡面的道理,就是能夠引導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走入人群,以我們的佛心,行於菩薩道中。

 

眾生的習氣當中,總是有「十惡業」,但只要我們能夠以《無量義》的道理,去接近眾生,看,自然就能夠如同在那個《十功德品》裡中所說的——

 

無慈仁者起於慈心,好殺戮者起大悲心,生嫉妒者起隨喜心,有愛著者起能捨心,諸慳貪者起布施心。

 

看看,能夠讓無慈心的人他能變成了慈心,那無悲心的人他能啟發了悲心,或者是偷盜的人能起布施心,等等…這個《十功德品》,就能夠轉惡為善,為善就有功德!所以能夠引導我們如何走入這個功德,如何修。

 

什麼是功德?「內修、外行」——內能謙卑縮小自己,外能禮讓恭敬他人!

 

那就如我們在《靜思晨語。法譬如水。背覺合塵 迷情逐境》所說的——「妄語,以為自己已經得到什麼,得到什麼。未證謂證,未得謂得,妖言惑眾,無非就是要取得他人對我恭敬尊重,來供養我。」忘語的目的,無非就是這樣,這是從《靜思晨語。法譬如水。奉五戒 行十善》、《靜思晨語。法譬如水。背覺合塵 迷情逐境》以來一直不斷在說的。

 

所以語言是非常的重要,你如果稍微偏差把人引過去,那就會「耽荒酒色,不能自退」。讓人明明知道已經是錯了,但是想要戒、想要改都不容易。

 

舉個例子來說,很簡單就可以明白,光說要把「吃檳榔」這個習氣戒掉都難!若要他戒,看看有多少人都會說:「你要我不吃飯沒關係,叫我不吃檳榔我受不了。」

 

或者是你叫他菸要戒,勸告他:「醫生都這麼說,為了自己的身體,為了家庭的平安,甚至二手菸…」等等很多的理由,但是他就是戒不了。或是又會跟他說:「不要抽菸!你如果抽菸,對你的妻兒也會連累著吸二手菸,你那樣吸進去、呼出去,他們的健康也會受到傷害…」但是他偏偏就是忍不住。

 

在多久以前我就曾經聽到,菸對身體的危害,就一直對大家說不要抽菸,香菸裡頭有多少種致癌的成份。然而說歸說,要戒的人也是很難。

 

所以我們的慈誠隊,我常常說實在是勇者——「嚼檳榔的,戒檳榔;抽菸的,戒菸;喝酒的,戒酒!賭博的人可以戒賭。」只要他能夠走入這個正道來,在戒除這段期間雖然是很辛苦,但是他只要有毅力,他就能夠戒得成。 

看看現在,多少人光是香菸、檳榔,都無法戒,何況說是吸毒? 

吸毒,聽那個吸毒的人戒除後在描述,現身說法,他說:「在戒毒的期間,不能吸毒是如何痛苦!你們知道嗎?就像是萬蟲那樣攒入那個身體的裡面,那種的苦是真不堪,有牆壁都想把它撞破…」 

當然要戒除都是很痛苦,但是為什麼會讓他吸毒?就是有販毒的人,就是有誤入歧途的人,所以一個拖一個那樣一直拖下去。所以「不能自返」,無法自己回頭。

 

要回頭就要以生命去跟它搏鬥,要真正很堅持有毅力,咬破舌頭也就要咬緊牙根,一直堅持下去。但是有的人好不容易戒了,又有人再對他招一下手,馬上又跟著人跳進去了。你想,這種不能自返的中毒多麼苦!

 

酒色也是一樣!過去也有不愛江山愛美人,光是被女色那樣一迷,他會亡國。看看,過去多少的昏君,為了色,人民遭受了多少的災殃!

 

各位,真的這種口,那種很妖治的態度,這全都是「綺語」。寫一些真的很淫亂,繪淫教淫這樣的文章、小說…這都歸入妄語、綺語裡中。這以文字能說話,以口舌來唆使,才會造成人間有這麼多的苦啊!

 

各位,真的要自我警惕,無論是妄言、綺語、兩舌等等…都不能犯。

 

若要說,世間多少的災難,無論是肇禍於家庭、社會、國家,都是出自於在人的鼻下這一橫,稍微動一下,無論是禍或是病都會招來。常言道:「災禍從口出,那病從口入。」

 

所以我們自己要真的好好控制,我們就要虔誠,說話要誠實。我們說話若不誠實,就是四惡口業就全都有了!敗壞自己的品格,作亂了社會國家人群。

 

所以大家對口業要好好守!請大家多用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