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印光大師幾十萬皈依弟子中,有一位不能不提,他就是大師賜法名為“德明”的李炳南老居士,晚年自號“雪廬老人”。

  受家庭熏習,李炳南自幼信佛。早年即讀誦金剛、楞嚴、法華、圓覺等大乘經典,但對淨土念佛法門不以為然,認為那是老太婆的事。

  民國十九年(1930年)四月,中原大戰,把莒縣縣城包圍起來。李炳南被圍困在城中,為期半年。圍困期間,城外天天炮轟城內,李炳南感覺生命朝不保夕,時時死在眼前。一天,看到一本豐子恺先生主編的《護生畫集》,打開一看,都是勸戒殺放生的漫畫和詩偈,感覺很不錯,借回住處,一面翻閱,一面賞花觀蝶,感歎我放它們的生,誰又來放我的生呢?一時興起,發誓說:此難若不死,今生不再殺生食肉。後兩軍撤離,莒縣解圍,李炳南大難不死,於是力行誓言,從此不再吃肉。

  李炳南與電報局長常相往來。一日,局長送來一封信,上面有弘化社贈書消息,說付部分郵資,即可獲贈多本書籍,李炳南卻認定這是騙人的,局長怎麼勸他都不信。電報局長說:“不信你可以試試啊!”於是代李炳南寫信請書。半個月後,郵差送來一包書,是蘇州寄來的。李炳南正在納悶,電報局長來了,這才想起請書的事。局長笑著說:“人家佛門不欺騙人的。”打開以後,發現都是接引初機的小冊子。

  李炳南先取《學佛淺說》來讀,一開始還嫌內容太淺,認真拜讀後,才發現自己以前學佛簡直是閉門造車,過去讀《無量壽經》時,都是自作聰明,望文生義。看完全書,他對念佛法門有了正確的理解。接著讀《佛法導論》、《普門品講義》等。這些書大多介紹淨土法門,李炳南從此開始念佛。不過怕人知道了譏笑,因此暗中念佛。他不僅自學,還勸全家也跟著念佛。那些書多提到印光法師,想必印光法師是得道高僧,李炳南對印光大師心生仰慕,渴望皈依。

  後來,鄰縣有土匪死屍未埋,李炳南發起埋屍活動。事後,鄰縣推薦一位姓林的代表來致謝,李炳南看到他手腕上套有一串念珠,言談間得知他是印光大師的皈依弟子,李炳南趕緊向他說明自己的願望,那人立刻寫信為他介紹皈依。不到一星期,印老回了親筆開示,賜法名“德明”。德明喜出望外,將開示供在佛前,叩頭一百次,以表誠敬。後來又討了一張大師的相片,與開示一並裝鏡框,供在佛前。

  過了二三年,李炳南好不容易抽空跑到蘇州報國寺參谒大師。當時大師正在閉關,由德森法師叩關並說明來意。大師從關門內探出半身,德明只覺師父金容,安重如山,卻是春風藹藹,心中如同見了彌陀一樣,連忙磕了三個頭。坐下之後,大師竟然不問自說,將李炳南當年請教的信函內容,一字一板地講了大半天,這讓李炳南吃驚不小:他老人家弟子不下十萬,對自己一個無名小卒,怎麼會記得這麼清楚。本來打算見面時有許多話要問,此時卻一句也說不出來。

  不覺已到中午,德森法師來招呼吃午飯。大師交代:“飯後叫德明再來。”德森法師告訴李炳南:“老人今天特別歡喜,平時與人談話不過一二十分就閉關門,你飯後再去聽訓,要細心聽。”李炳南受寵若驚,哪裡還有心思吃飯,胡亂敷衍了一碗飯就去。大師問他:“現在人不念孔子書了,你們山東人對於孔子學還尊敬嗎?聽說有編劇毀謗孔聖,真有此事嗎?”德明不敢隱瞞,只得將山東某校長編新劇侮辱聖人的事說個大概。大師沉著臉,半天才輕輕歎一口氣:“人心如此,天下大亂,恐怕不會很久了。”大師又將古代讀書人謗佛的弊端說了一大段,並說:“讀書人必須德才兼備,沒有道德還不如沒有學問。有了學問干壞事的本領,要比普通人大得多,現在越是讀書人,越不如鄉村人可靠了。”

  當時是舊歷十一月,天氣寒冷。談話間來了一位富紳,帶著工匠去要到關房裝洋火爐。大師堅決不受,對李炳南說:“人生不可享受過分,要是自己無德,空去享用,便是折福。”這位富紳十分誠懇,再三請求,一定要供養。德森師也從旁勸請,大師說:“那就安在外間客廳吧!那裡時常來人,讓大家一齊暖和。外間空氣暖了,裡間的空氣也會變暖的。”他們忙了半個多小時,將火熊熊升起,大師只是微笑著搖頭。

  怕耽擱久了師父疲乏,李炳南連忙起身告辭。大師卻搖著手說:“不要緊,再談一會。你每日念佛功課多少?功夫怎麼樣了?是否吃長素?”李炳南出了一身汗,只得老實回答:“弟子雖然吃長素,功課做得實在不好。”老人訓誨了一番。德森法師又派人來招呼吃晚粥,李炳南這才退了出來。

  飯後,乘著月色,李炳南游覽了楓橋和報恩寺之塔,寫下兩首七絕,一首《楓橋》:“山鐘初動近中宵,斜卷江帆欲落潮,千裡故人城畔月,霜天送客上楓橋。”一首《報恩寺瞻塔》:“寶幢湧出梵王宮,檐拂飛雲角掛風,無數寒鴉才入定,半天鈴語月明中。”因假期有限,李炳南不得不急急北回。臨行前,求德森法師帶領,去向大師辭行。他從身邊掏出兩份供養,一份供師,一份供廟。大師向德森說:“他出門能帶多少錢,不必這樣客套。”大師和德師都這樣吩咐,李炳南不敢勉強推讓,只得收回,向二位師父頂禮告辭。臨行前,大師又說了一句:“回去好好念佛!”

  不料趕到車站,竟然誤了車班,要到第二天早上五點才有車,此時也不好再回寺院,於是李炳南投宿一家旅館。沒想到才住進去,茶房就帶來兩個花枝招展的女子,一定要他留一個過夜。好說歹說,他們就是不肯出去。萬般無奈,李炳南只得從懷中取出佛珠,在床上打坐,閉著眼睛念佛。

  眾生皆有佛性,她們一看,連說阿彌陀佛!罪過罪過!一哄而散。

  民國二十四(1935)年,李炳南介紹別人皈依大師,接到回示,仍然叮囑加緊念佛。信中還說:“當前人心太壞,是大亂之兆,好人壞人,統統不免劫難,不過好人去處不同。”當時李炳南並未在意,但他一位習禅的朋友莊太史,見了信說:“不得了!這些大師說話都有含蓄,時局恐怕有變化!”果然, 1937年蘆溝橋事變,大師的話得到應驗。李炳南到四川躲避戰亂,這才相信莊太史有先見之明。

  1940年秋,李炳南又為大師介紹皈依弟子,大師回示說:“你們好好念佛。將來世界,要成人間地獄,以後再不可介紹皈依,有發心念佛者,即皈依當地僧,書信往返時間恐怕來不及。”李炳南懷疑大師恐怕不多住世了,果然這一年的十一月初四,大師圓寂生西。而將來造成人間地獄之語,也一一應驗。行荼毗禮時,由於戰亂,李炳南未能親臨現場。太虛大師在重慶長安寺為印光大師發起追悼會,大家前往頂禮念佛,抱頭痛哭。老人在世,度人多在身教,所以讀《文鈔》,或見其一面,無不對大師傾心佩服。

  李炳南認為,紀念大師不在於香花悼詞,而在於繼承遺教,將淨土法門努力弘揚,使無邊大地,每一個角落裡,都有彌陀的氣息;把娑婆轉成極樂,眾生盡成佛陀,大師在常寂光中,定然歡喜無量!

  李炳南大德身體力行,在台灣創建台中蓮社,以居士身弘揚淨土,集結數十萬人修淨土法門,自己最終以九旬高齡安詳往生西方極樂,告慰了他的恩師。

  來源:《印光大師永懷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