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我頭頂上的一片天,要不是地藏菩薩幫我撐著,早就垮掉了啊!我這個就像是破銅爛鐵的身體,若不是地皎恩師一塊一塊撿起來,用盡苦心再拼湊回去,早就壞了!」曾經墮胎八次,服大量安眠藥自殺六、七次,歷盡洗胃灌腸的折騰,胃黏膜受損,胃壁變薄,致使消化系統、免疫功能和自律神經均遭受損傷,可說是殘存於生死邊緣的江彩聆,逢人便感慨萬千地重述著這句話。
  「這就是因果啦!當初我搶人的丈夫,無論父母怎麼反對、苦勸,我都不肯離開,所以我女兒的婚姻也很不幸福。…」彩聆談起前塵往事,內心有著萬分的懺悔,為這一生乖違的命運,下了如此的結論。
  彩聆的遭遇,令人同情;但她的行為,不可原諒。回溯她悲愴淒涼的人生際遇,應將時空拉回到二○年代談起。
  江彩聆出生於民國二十年(西元一九三一年),祖父是南部的大地主,父親是公務人員,兄弟姊妹皆受高等教育,從事教職,稱得上是書香門第。
  彩聆有著分明的五官,流露著幾分麗質天生的秀氣。民國三十八年(西元一九四九年)畢業於省立高級女中後,便離開南部故鄉,順順當當地在繁華的台北找到一份令人稱羨的銀行工作。但也因此,讓彩聆千不可、萬不該地走上了一路錯到底的不歸路…
~~~~~~~~~~~~~~~~~~~~~~~~~~
  正值花樣年華的彩聆,美麗的姿色、光耀的門楣、高人一等的學歷、工作又賣力,很快搏得銀行經理的賞識和肯定,兩人彼此欣賞,同處一室又朝夕相處,便近水樓台地產生了愛慕之情。民國四十年(西元一九五一年)彩聆和足足大她二十四歲的經理開始交往,當時經理是個有婦之夫,而且經理的太太已為他生了十一個子女。這位經理在工作上雖然威風八面,骨子裡卻是個沒有承擔的男人,除了對自己的妻小,早已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再承諾任何人什麼幸福的未來。再加上當時業界的規矩,夫妻不能同在一個單位服務,如果事跡敗露,不但會引起軒然的家庭風波,也會丟了飯碗。偏偏彩聆是一個舊思想的傳統女子,對這個不可能為她一個人而放棄一家人,卻是第一個入主她生命的男人,終究抱著「從一而終」的傳統願望,縱使彩聆甘於讓這經理佔盡所有的便宜,為他哭,為他笑,為他懷孕,為他墮胎,為他不安,為他躲藏,活像個不能現身的『隱形人』。
然而在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情況下,彩聆仍被這粉紅色的腰帶緊緊束縛,一頭栽進業障的天羅地網。一個沒有佛法信仰,尚不了解因果的人,面對業力的牽引,往往就是這般的愚痴無助。紅塵暫歡,迷時以為是真情,悟時才知是業障,然而,沉溺業海的紅塵男女對感情,豈能具足「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智慧?擁有「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的勇氣?
  彩聆為了這樁沒有未來的愛情,失去了麵包,辭去工作後,生活都靠妹妹接濟,她終究還是期盼能擁有一個跟經理的結晶,民國四十七年(西元一九五八年),她終於生下生命中唯一的女兒。如今初嚐為人父母的喜悅,無奈仍不敢讓她的母親一起分擔分享,直到隔年,彩聆的母親突然心血來潮,想上台北探視這個在她心目中向來只報喜不報憂的乖女兒…事情戲劇化地發生了!
~~~~~~~~~~~~~~~~~~~~~~~~~~
 剛學爬的女娃兒正「哇!哇!」的哭鬧著,預備給彩聆一個驚喜的母親突然出現在面前,目睹眼前的這一幕,頓時心痛地暈倒,昏迷了好幾天。世代清白,守身如玉的母親,堅守女性相夫教子的志業,如今她一手調教、一心期望將來能夠承襲信仰、繼承志業,以證明她教育成功的女兒卻做出這種敗壞門風的事情,叫她這身為母親的往生之後,何顏見夫家的列祖列宗?然而,天下沒有對孩子不癡迷的父母,當彩聆的母親心情平靜後,依然希望彩聆能有一個好歸宿。因此,把孫女帶回南部照顧,直到上了初中,眼看四十初頭的彩聆已無翻身的希望,才死心地讓孩子回到彩聆的身邊。
  經理的太太(大老婆)是典型『妻以夫榮,母以子貴』的傳統女性,自二十一歲結婚,早已認定先生是她託付終生的依靠。民國四十六年(西元一九五七年)東窗事發,彩聆與經理這樁不健全的畸戀曝光,讓大老婆痛不欲生,更將彩聆視為恨之入骨的頭號敵人,請徵信社錄音、跟蹤。彩聆為了躲避大老婆,三天兩頭地搬家,任憑彩聆如何躲藏,大老婆總有辦法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光天化日之下,摑她耳光、揪她頭髮,甚至對她毒打一頓。顯然大老婆已妒火中燒,一心一意圖報復。
  大老婆原本就有心臟病,這幾年的刺激太大,不斷地起瞋恨心,五十九歲生日過完不久就心臟病發往生了!大老婆含恨而死,也將妒火熾盛、恨意高張的怨氣化為彩聆午夜夢迴揮之不去的夢魘,把她捉弄到雞犬不寧。
  大老婆死後,在親戚朋友的搓合下,彩聆進了經理家的大門,搖身變成十一個孩子的後母,在十一個孩子的心中,彩聆是害死他們母親的『壞女人』,為了替母親出一口氣,他們從未對彩聆好言相向,甚至處處欺負她!民國七十二年(西元一九八三年),身體健朗的經理也敵不過無常,中風病倒了!彩聆開始照顧意識不清的先生,過著沒有經濟來源的日子。
~~~~~~~~~~~~~~~~~~~~~~~~~~
 婚外情確實是一把雙刃的利劍,揮舞之間,三敗俱傷。經理腳踏兩條船的後果,不僅毀了彩聆的一生,毀了自己一手建立的家庭,更毀了大老婆的心性。
  一樁現今社會比比皆是的外遇事件,在大老婆的八識田中深埋仇恨的種子,如果當事的三方未能從因緣果報的角度,明白事情發展的嚴重性,了解今是昨非,用功懺悔,祈求解怨釋結,那麼今日結下的仇恨種子,將在生生世世的輪迴路上,演變成無法想像的恩怨情仇。
  民國七十九年(西元一九九○年),江彩聆唯一的親生女兒失蹤,為了尋找女兒,經朋友介紹,來到台北地藏禪寺,得遇明師~地皎導師恩師上人,四十年黑暗的人生歲月,才探求到一線光明。地皎導師恩師上人一見到體重只有二十八公斤的彩聆,對她千瘡百孔的人生際遇,悲憫之情油然而生,於是先發心為她失蹤的女兒消災,加持她早日平安回來,也為彩聆和她先生超拔怨親債主,祈求他們共業減輕、闔家平安,而功德最為殊勝的,就是為彩聆墮胎八次,流產無數個的嬰靈超度,祈求他們怨業減輕,解怨釋結。
 蒙地藏菩薩的悲心護祐,恩師上人的慈憫觀照,彩聆的人生總算守得雲開見明月,開始把握能多活的每一天,懺悔修福、持戒吃素。但是,沒有解脫的大老婆,心中那份牢不可破的執著罣礙,並未隨著物換星移而淡化消失,『我死後做鬼也要來捉妳』的詛咒,直到今天,大老婆成為彩聆無法高枕安眠的孤魂魅影。這些年來,含恨而死的大老婆,怨氣很重,變成身穿紅衣的厲鬼,深藍色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尖利的指甲兩吋長,張牙舞爪,模樣瞋恨至極,用盡各種方法向彩聆討命,讓她劫難不斷,甚至車劫多達三十幾次…彩聆依止在恩師上人的座下,不斷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並仰仗恩師上人為大老婆超度的功德力,才得以拖延阻擋大老婆的追索,讓她一次又一次地逃過死劫。
  「若無恩師,我不可能活到今天」這是彩聆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她深知自己業障深重,更感恩恩師上人的救命之恩,精進用功,勤修福慧,一點都不敢懈怠。二十八年如一日,無論風雨,都不能阻擋彩聆要來地藏禪寺的心。
~~~~~~~~~~~~~~~~~~~~~~~~~~
  彩聆千瘡百孔的人生,早已讓她的身心嚴重受創,甚至罹患了五種癌症,尤其以腎臟癌最為嚴重。在彩聆晚年生病住院期間,有一天,法務繁忙的恩師上人觀想到她的時間到了,必須趕快出院回家善終助念,在半夜十二點半指示常住師父通知彩聆的女兒,她僅回答道:「我很睏!不要吵我!晚一點再撥來!」便掛上電話。因此恩師上人憂心不已—擔心彩聆若不及時回家,一旦在醫院病床上往生,醫護人員就會馬上為她拔管,將遺體送到太平間,如果在斷氣八小時內動到身體,就如同拿刀將肉割開,在傷口上撒鹽巴、撒醋般的劇痛,這種痛苦將會讓彩聆當下起瞋恨心。此時,地獄的黑白無常鬼已拖著鐵鍊,在彩聆的病房來回遊走,就等著她斷氣,瞋心一起,抓她到地獄去。於是,恩師上人第二次指示常住師父通知彩聆的女兒,她仍然告訴常住師父:「我很睏!不要吵我!晚一點再撥來!」彩聆的女兒並不了解恩師上人的用心,而在背後幫助彩聆的恩師上人,內心焦急萬分、痛苦不已。愛護弟子視如己出的恩師上人,只能徹夜未眠地加持彩聆守住生命,苦撐到隔天早上六點半的恩師上人,心想彩聆的女兒,可能還是會覺得很睏,便繼續加持彩聆,讓她的生命延續到早上七點半。時間一到,恩師上人第三次指示常住師父通知彩聆的女兒,但她依然告訴常住師父:「我很睏!不要吵我!晚一點再撥來!」…直至中午十一點,彩聆的女兒接到醫院通知,她的母親上午七點半在病床上往生了。突如其來的消息,已是天人永隔,讓彩聆的女兒悔不當初,她沒有聽從恩師上人的指示,讓母親在醫院病床上往生而沒有善終。
  江彩聆在醫院往生後,神識直墮地獄。慈悲偉大的恩師上人,早已知道彩聆沒有善終,必定會受地獄之苦,便默默地為彩聆立下大總壇的牌位,好幾個月不眠不休地加持超度彩聆,恩師上人對彩聆有著萬分的不捨,一心念著她二十三年來的精進以及對師長的孝順,無論上刀山或是下火海,恩師上人一心一意拼著命地救度彩聆。人間的一日一夜是江彩聆墮入的地獄的五百年,彩聆往生後短短時間中,在地獄受苦時間已經約六萬年了,「恩師!恩師!救救我!」彩聆的哀嚎求救聲,聲聲地痛在恩師上人的心中

-------------------------------------------------------

唉!眾生業障深重,障礙連連,如果生前沒有好好修,死了之後容易下地獄受苦,時間的冗長就如同地藏菩薩本願經第三品記載:「…此界壞時,寄生他界,他界次壞,轉寄他方;他方壞時,輾轉相寄。此界成後,還復而來。無間罪報,其事如是。…」下地獄幾千億年,受苦無量,真是苦不可言。

 但恩師上人的悲心願力與功德力,竟讓江彩聆在地獄道受苦四個月就轉生到畜生道!地藏菩薩本願經第四品有言:「…若犯邪淫者,受雀鴿鴛鴦報…」,彩聆因犯了邪淫罪,轉生到畜生道,投胎當一隻鴿子!飛到台北地藏禪寺,停佇在六聖殿屋頂的鐵樑上。
  有一次法會,當天人很多,很巧地,鴿子的大便掉到居士的頭頂上,有人就到距離六聖殿很遠的後方,將這件事情向恩師上人報告,當下恩師上人便說︰「喔!這樣啊!那就超度她的牌位就好,晚一點再請人撥電話通知一一九,請他
們將鴿子抓到新竹去放生,讓牠自由自在地飛翔。」話才說完,知客室的師父◎就告訴恩師上人,鴿子已經飛走了!恩師上人說:因為這隻鴿子有神通,牠聽到恩師上人在很遠的地方講話,便馬上飛走,離開了地藏禪寺的六聖殿。鴿子一心一意要回禪寺,隔天,又飛回禪寺隔壁工廠的屋頂上,就這樣站在最高的工廠屋頂的角落,而且,只要恩師上人人在禪寺,牠的臉就朝向禪寺,如果恩師上人外出辦事,牠的臉就會朝向禪寺外面,除了去覓食外,不管風吹日曬雨淋,一直佇立在屋簷上,守著寺院的門口,就如同她生前,每天都回來地藏禪寺精進用功,勤修福慧,她,二十三年如一日,風雨無阻。
  台灣兩千三百萬同胞的生活已經很辛苦,又連逢乾旱,恩師上人內心無限不捨,便發心為大家求雨,有一天真的下大雨了!而且連續下好幾天,恩師上人擔心鴿子在屋頂上會被淋濕,便交代常住師父準備一個紙箱放在禪寺裡,紙箱內舖毛巾,又放了一些飯,希望鴿子下來遮風避雨,才不會感冒。然而,無論恩師上人如何地慈悲觀照,常住師父及眾師兄師姊如何地道情呼喊著:「鴿子!妳要聽恩師上人的話,到附近的屋內躲雨,不要感冒了!」…彩聆往生後,墮到地獄,受苦六萬年,那些痛苦記憶讓牠非常害怕,所以,恩師上人的教誨,她謹記在心。變成鴿子的彩聆內心無限懺悔自己業障深重,及對恩師上人無盡地感恩,所以全心全意,緊緊抓住能夠親近恩師上人一絲一毫的機會,抖擻精神,儘管經歷了四個颱風的摧殘,仍死命奮力地堅守那一念不退轉的道心,一點都不敢懈怠。
 彩聆生前幾乎以禪寺為家,往生後投胎當一隻鴿子仍然意志堅定地回來禪寺,這種道心堅固的精神,深深地讓恩師上人感動與不捨,她要告訴大家,要聽恩師上人的話,結清淨的緣、解脫的愛;「執著的愛」是業障的鎖鏈,糾纏不解的恩怨情仇,今生幸得遇見慈悲偉大的恩師上人,才能化解重重的業障。最後,她自知時至,以著堅定不移的道念,自行飛往森林,在森林中安然往生。
 恩師上人被彩聆的堅持與誠懇的心感動,而加持從未間斷,終於彩聆捨報投胎當一隻小蝴蝶,飛進地藏禪寺的大殿內,一直停在中間地藏菩薩佛台布幔上,恩師上人從美國回來看到這種情況,知道鴿子已經去投胎當成一隻小蝴蝶,並深感眾生業障深重,觀想有災難要現前,又要幫助彩聆去彌勒內院,於是向大眾宣布多加了一場殊勝的梁皇寶懺大法會,為眾生懺悔業障,消災增福慧。
  就在圓滿梁皇法會後,恩師上人再度慈悲舉行普放大蒙山施食的法會,施食法會一結束,轉生為小蝴蝶的彩聆,功德圓滿,仗此殊勝功德,瞬間得生彌勒內院!
  江彩聆一生的遭遇,值得發人省思。這是一個長達二、三十年真人實事的救度個案,若非仰仗地藏菩薩與恩師上人的悲心與願力,如何能幫助這位深陷在漩渦中的苦難眾生掙脫業力的束縛,獲得重生?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承蒙恩師上人的悲心救度,歷經重重磨難,江彩聆終於在慈悲的恩師上人幫助之下解怨釋結,業障減輕得生彌勒內院,夙願圓滿,永斷輪迴,直至菩提。恩師上人對眾生的付出無怨無悔,不求回報。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每一個個案的成功,當事人臉上浮現出劫後重生的幸福與感恩,就是對恩師上人法身慧命的無上供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