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近菩薩,必獲護佑
從第一次來佛堂至今不過半年。聽到師兄姊述說或從《慈音雜誌》讀到的感應蹟,大多屬傷、病業障或往生助念的感應居多。而本文所述則是一件險些造成冤獄的有罪判決,由於菩薩的慈悲護佑竟能化險為夷,改判無罪。師父上人每次開示,提到菩薩的感應,總會脫口而出:「咱這尊觀世音菩薩的靈感,實在有夠恐怖!」又多了一件鐵證的事實。

莫名惹官司

我是一個國小退休校長,從公職退休後周休七日,月入七萬元。遊山玩水過著閒雲野鶴般的日子。然而,卻因為任內得罪了一位同事(為免再次造業,不再細訴)被挾怨報復,一狀告到法院。我本來也不以為意,因為:一、我被告的並非事實,而且對方所提出告我的證據是經過偽造、變造的。
二、我的辯護律師就是我的小女兒,她是台大法學士、法學碩士、拿獎學金留學德國的法律學博士,也具有律師執照,在國內兩所大學教授刑法。以她的專業也請教別人。大家都認為:這案子會『沒事!』尤其我的同修和小女兒好多前便皈依師父上人,也親歷許多菩薩的感應。母女倆也為我的事請求菩薩保佑,而且堅
信:「菩薩會保佑!一定會沒事!」
然而事出意料,原本承審的一位法官非常細心,調查一年毫無動靜。去年九月新刑訴實施後改由三位法官審理,一天之內傳喚八位證人而且立即終結,速度之快令人詐舌。結果竟判我一年四個月徒刑,聞者不敢置信卻也徒呼奈何?我的直覺是:天理何在?不禁懷疑,這樣的菩薩還相信嗎?

因緣俱足,親近菩薩
在受此身心重創,了無生趣的我已對司法失去信心,也有面對冤獄的心理準備。唯獨同修和小女依然堅信我們佛堂的菩薩慈悲。還是再來佛堂請示:有勞林師姊幫忙。對於菩薩所派功課,同修和小女兒更加發心精進;我則因心灰意冷對於神佛仍多存疑。
直到有一年正德台北分院辦理浴佛法會。同修深知我頑劣難調,勸我上午到法會「看看」;下午也可以不急著「皈依」。就這樣我半推半就的進了佛堂。當天上午在法會上聽了師父上人親自開示,仰聞師父學識淵博及創辦正德佛堂弘法利生的悲願以及救國淑世的宏大胸襟,深為折服,當下即決定下午接受皈依,從此成為「正德」的一員,走進諸佛菩薩的慈恩懷抱。

菩薩靈驗,解我倒懸
皈依之後,我和同修立即登記參加共修會、蓮社、助念,也加入義工值勤排班,每週固定一個上午到台北分院圖書館擔任義工(比起其他義工師兄姊的奉獻還差很多),希望藉著些許發心的機緣,得以消除往昔所造業障,卻也因為親近菩薩而更相信菩薩,總計從今年五月底到八月底,三個月當中,依菩薩指示:誦《地藏經》142部、大悲咒每日21遍連續三個月,《阿彌陀經》加往生咒1 0 8遍共1 2 0部、滅定業真言二十五萬遍。這些功課都是由我和同修以及舍妹分別持誦;另還參加超拔6 0次(參加高雄總院梁皇法會,埔里、彰化、台北分院盂蘭盆法會、彰化慈悲三昧水懺法會、台北分院八關齋戒) 以及捐埔里大佛、千佛、施藥、施棺、助印善書、助印《大藏津要》和濟貧等, 並以如上功德迴向:
(一)業障消除、智慧增長。(二)冤親債主。(三)六親眷屬。( 四) 累世父母。( 五) 殺生業力。( 六) 因果報應。(七)嬰靈。(八)法界無形眾生。(九)無名兄弟姊妹。(十)前世先生。(十一)前世父母。(十二)盧氏歷代祖先。(十三)前世太太。
前面所列項目是分開多次請示菩薩所指示的功課,起初確實有點心煩。但承蒙演音師父關心並開示:「功課作得越多,消的業障就越多,往生時就可少些業障。」等語相勉,的確使我精進良多。
後來,果然證實這些功課並沒有白做,當初菩薩指示的功課以「大悲咒」為例:我從五月二十九日至八月二十八日正好持誦滿三個月,而我上訴高等法院宣判無罪的日期是九月一日,如此變化,驚覺菩薩果真靈驗,讓人不信也難。
過去有人戲稱:法院是××政黨開的。以我這件訟案為例,我認為法院是正德佛堂開的,承審法官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誰曰不宜?
感恩 師父上人創辦正德佛堂,讓我有親近菩薩的機緣;謝謝演音師父和林份霞師姊的諸多引導與協助,也謝謝這段間關心問候我的每一位師兄、師姊!阿彌陀佛!

感應者:盧元盛(台北分院義工國小退休校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