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怪病 

無論是前世或今世所結的恩怨都是無法以燒紙錢,或以金錢請人行作法事就可以解決的,因為冤有頭、債有主,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這是生生世世無法逃避的因果業因啊!

 

這是發生在九十年代初的一個真實的故事。

老張得了一種怪病,渾身發冷,情況嚴重時還會渾身打顫,甚至六月天也要穿上棉襖。自從得了這個怪病,他面色蒼白,渾身軟弱無力。近兩年老張看遍了大醫院,花費上萬元,也診斷不出他得了什麼病,更無從下手為他治療了。

親戚為他介紹了一位有神通的大師。老張不信,先是拒絕看病,後來聽身邊的親人勸說,也只好試試。反正死馬當成活馬醫。

那天大師來了,老張躺在床上。大師說:「其實這個病好醫治,就看老張是個什麼態度了?」是一個姑娘找來了,她是你妻子的妹妹,你們間的事,你應該還記得!這句話說得老張的臉紅一陣、白一陣,臉色十分難看。

張妹若有所憶地說:大師說的是哥的姨妹吧?她不是淹死的嗎?她找哥哥做什麼呀?冤有頭、債有主呀!她自己落水死的,也怨不了別人呀!

大師輕輕的對張妹說:她的死與你哥哥有關。並且是害了兩條人命。

大師說:這裡沒有外人,還是讓老張自己說吧,不然我如何為你治病呀!

這時老張低下頭不說話,一幕往事浮現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個春天,那時老張已結婚兩年,這兩年中,老張的岳父岳母相繼去世,家中留有一個十六歲的姨妹。張妻只有姐妹兩人,只好將自己的妹妹接到自己家。有一次,張妻外出有事不及返家,張看到自己的姨妹年紀雖小,卻也容貌可人,便起了邪念,將她非禮了。

後來,這位姨妹便有了身孕,一向膽小的她,不敢告知任何人,但眼見小腹日漸隆起,心想要是讓外人知道,是何等丟人的事呀!即使不死,也將為人指點羞辱,於是,一時想不開,便投河自盡了!

大師看老張不開口,就說:你這個病無法醫治,我要走人了。張妹看大師要走,就對張說:哥哥,我們是一家人,沒有什麼不能說的,要想治好病,你就直說吧!

看到老張還是不開口,張妹只好懇求大師,讓大師明示。大師把自己"看到"的情況扼要道出。並嘆了一聲:「害了兩條人命呀!你身上的寒顫,就是那姑娘在那個世界受苦的反映。」

張沒想到天下竟有如此神人,就表了個態,只要病況能排除,就依大師說的話去做。

大師一番指示之後,表示七天之內,狀況會慢慢好轉。七天以後,我再來為陰靈念經超度。後大師又強調了一句「若不將陰靈好好超度,此病難癒啊!」

果然,到了第三天,老張身上的寒病大致上已退了,第四天、第五天便可下床行走;到了第七天,身上再沒有病況的感覺,病象被什麼抓去了似的,只是身體還有些虛弱。已經兩年沒有這樣好感覺了,張看看外面的天,彷彿重生一般。

可是七天過後,他並沒有去請大師,因為他心中有了一個想法,既然好了,何必再請神仙!

到了第九天,老張的病突然又復發,並且比以前更厲害,身上發抖、牙關緊咬、面色灰白,像是即將往生之人。張妻情急之下,招車去幾十里外請大師,但大師一早即已外出,說兩天後才回來。老張求助無門,便一命嗚呼了!

後來,問起大師,當初是否故意躲開?大師表示,像這樣無信用、無良心之人,因果難逃。你看他害了那姑娘,加上她腹中的孩子,那可是兩條人命呀,多大的罪呀!當初為何要他說出自己的事,就是要他當自己親人的面認罪。可是他不認罪,沒有一點懺悔之心。你說這樣的人,我還有心情為他解冤嗎?怨有頭、債有主,只好讓那冤魂去找他好了!

另有一例,有一位排長,幾十年一直腰疼,疼得厲害的時候就在床上打滾。找過的醫生不知道有多少,吃的藥也快堆成了山,也沒見什麼好轉。後來找到大師,大師告訴他說,他殺死過一個俘虜,那俘虜尋仇來了。

原來那俘虜是一個營長,由於那營長十分頑固不老實,當時擔任排長的他,曾指使一士兵,趁著月黑用刺刀從營長後腰戳進去,將營長殺死了。後來排長在家為那位營長誦經念佛,每年都超度他,排長的腰疼從此就好了,後來沒有再復發過。

大師說:這人在世上,得要有良心。自己做了惡,就得知道懺悔。良心好,守信用,我才能看得好。

由此故事可了解到因果報應是無法逃避的,現今有很多的宗教在為信徒以各種法門法術,試圖為信徒化解業障解因果,一開始好像有效果,就如大師所說七天內會慢慢的好轉是一樣的;但冤有頭、債有主,想要解決人生的種種問題只有修行學佛、誦經念佛、超度亡靈才能徹底解決人生的苦難,改變命運。無論是前世或今世所結的恩怨都是無法以燒紙錢,或以金錢請人行作法事就可以解決的,因為冤有頭、債有主,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這是生生世世無法逃避的因果業因啊!

 

(轉載自 慈音雜誌 電子報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