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楊洪居士,著名的美國華裔實業家,慈善家。他所創辦的慈輝基金會多年來致力於中國國內的扶貧助學事業,成績卓著。此外,他用大悲水到處為人治病的神奇事例則廣為傳頌。而我得以留意楊洪居士,除了在雜誌上看到他的事蹟採訪外,主要還是看了他的《再談大悲咒》講座。這裡附錄《再談大悲咒》上集中的案例。文中的“我”是指楊洪居士。

 

    現在是二OO一年的四月,我記得我在一九九九年八、九月的時候,我收到一封信。我在中國大陸出世,是廣東惠州人,但是我念高中是在廣東省南海縣,我於一九六六年在那裡畢業。因為校慶的時候,間中也會回到母校的,所以有時會遇到以前的老師,我就給了他們我的地址名片。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時候,我讀高中時的一位姓葉的老師,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楊振滔(楊洪居士的原名)同學,你近日好嗎?很久沒有見面了,聽說你在各方面都不錯,恭喜你!我已從學校退休了,一切都算不錯。”通常寫信在開頭時都是這樣說的啦,跟著後面才有文章。

 

    他說:“我有子、有孫,但很不幸,我有一個孫子患了白血病,今年大概十一、二歲,他在五、六歲時就患上了白血病”,他住在南海的坪洲,這個小孩子就去廣州治病,治了五、六年,但一直都醫不好,能夠拖五、六年很不容易,醫到家中都窮了,借錢借到朋友見了他都怕。這位老師說:你可否借幾萬元給我?給我的孫子治病。雖然知道自己的孫子很難治愈,但又不甘心看著他死去。可否借我幾萬元做醫藥費呢?我看了這封信之後,因為我一直跟大陸都有聯繫,有一幫朋友經常做善事的,我一直都放有些錢在朋友處的,因為他信中要求三萬元,我就請我的朋友送三萬元給他。

 

    他信中留有電話號碼給我,我就打電話給他,我說:葉老師,你好。他說:楊振滔,你好,你好,你的三萬元已經收到了。我說:我今天打電話過來,不是問你是否收到那三萬元,我是想告訴你,你的孫子已經患病五、六年,六、七年了,反正都是醫不好的了,我想幫你的孫子治病,好不好?他說:你都懂治病?我說:我不懂的,嘗試一下而已。反正都治不好,死馬當活馬醫啦。他說:好吧,好吧,你想怎樣做就怎樣做吧。你又不會害我的,即使你害我,我孫子的病也是沒有藥醫的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叫我在惠州的朋友,一對夫婦,是和我一起修持大悲咒修了很久的朋友,請他們去探望這個小孩子,找到這個小孩子時的情況如何呢?去到他家裡,見到這個小孩子,電療到整個人都乾瘦了,面色青青,頭髮脫落,兩年前他十一、二歲左右,這個孩子對他媽媽說,我長期接受電療,非常痛苦,不如不要醫了,我寧願死掉算了。

 

    當我的朋友去到之後,我指導我的朋友這樣做,帶一本《大悲咒修持儀軌》去,叫這個病者及他的媽媽,用半個月時間,學會念誦大悲咒,再用半個月,學會背誦,一個月之後,每日不能少過二十一遍的大悲咒,最少要連續念誦一年以上。每天念誦大悲咒的時候,取清水一杯(也可以是一瓶礦泉水),對著這杯清水念誦(意念集中在清水上),念完二十一遍之後,把水的大半倒出,讓小孩子喝下去,剩下的少許水用杯蓋蓋好,第二天再加滿杯,對著念,念完之後,又倒出大部分來飲用……整個過程就是這樣。

 

    一九九九年的九、十月之間開始,到去年的七月,我回中國大陸,帶同那兩位教他念大悲咒的朋友一起去探望這個小孩子,去到小孩家中,情況完全不同了,小孩的媽媽很開心,那個小孩子的頭髮長得濃濃的,已經開始上學,還跟他爺爺去游泳,可以到處去運動、打籃球 ……這個小孩子在我到訪前的一個月,看到自己的前生,他告訴他媽媽:媽媽,我知道我的病是怎麼來的了!他媽媽問:是怎樣來的呢?他說:我前世是個和尚,在寺廟裡吃肉呀!所以患上了這個病。幸好那位楊先生救回了我的命。

 

    結果,我在當晚探望完他之後,返回惠州,我的家鄉在惠州,從他家回到惠州大約三個小時,回家睡覺,當時跟隨我一起去的有七、八個人,第二天早上,其中一位朋友拿來一張紙條我看,這個朋友叫做何如燦,是我中學的同學,跟我一起脩大悲咒的。紙上寫有這樣一首詩偈:文殊觀音四方遊,聞聲治病優悠悠。世間多少空餘恨,大悲咒聲解冤愁。廟內吃肉造惡業,腳踏地獄遇貴人。青絲脫盡今覓回,誓將前因警後人。身為出家人,在寺廟吃肉,開玩笑嗎?不要亂來呀,千萬不要在廟內吃肉呀。

 

post-324605-112695558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