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一九七八年於香港,一天早上,護士告訴我剛收到一通電話,說鄰近學校有一班學生暈倒,正在送來診所途中。當時有很多宗氣體中毒事件,護士說大多又是另一宗了。

當學生被送到醫院,卻發覺並非氣體中毒,而是有四個女學生被鬼嚇暈了。據悉是女學生於午休時在洗手間內玩「碟仙」;其間有一同學甲見有鬼物,大呼有鬼,於是整班學生驚跑出洗手間。另一同學乙仍感覺被鬼跟隨著,其他兩位同學卻嚇暈了。

我先接見據聞見到鬼的同學甲。據她說,當她們在洗手間內玩「碟仙」至興高采烈時,她突然見到有一男及一女鬼,伏於洗手間內的門頂上,俯看她們於地上玩「碟仙」。她看到了便驚呼有鬼,逃出洗手間後便嚇暈了。

 

我問她可會是她的幻覺,她說她不知道,但她卻很清楚的見到是一男一女鬼。我問她何以會認為那一男一女是鬼,她說他倆似漂浮半空中。

我於是安慰她不要害怕,幻覺也好,真的有鬼也好,事情也已告一段落,她不應再記掛這事。我給她解釋了一會,她情緒亦很快平復。

我於是接見同學乙。同學乙沒有見到鬼,但她卻清晰感覺到有一隻鬼從學校的洗手間跟隨著她,直到現在仍跟在她背後。我與她面對面坐,也即是說跟隨著同學乙的鬼正面對著我。雖然那時是早上,我聽見了也禁不住由心中生起一陣寒慄之意。反觀同學乙,她雖是面有憂色,但卻還很鎮定。

我強自鎮定的問同學乙,她為何這樣肯定有鬼跟隨著她。她說她不知怎樣解釋,只可以說她這個感覺非常明確。我問她害怕否,她說她是既害怕亦很憂慮,不知那鬼為何總是要跟著她,她心中極想他離去,但是她一路上也擺脫不了他。

醫學可以對治疾病,但對同學乙這情況,卻難發揮效用,我雖然信仰佛教,但我當時是以醫生身份為她看病,若我公然以宗教說理,幫到她當然好,但若幫不了她,豈不會為人所誹議。我心念百轉的暗下盤算應如何做。

我問同學乙有沒有宗教信仰。她說沒有。我問她父母可有宗教信仰。她說她父母有拜及供奉祖先。我問她可有拜。她說有。我問她家中除了供奉祖先外,有否供奉觀世音菩薩?她說有。我問她既然有拜神及拜祖先,她對這些是否相信。她說並不相信,只是隨父母而拜。我說你以前不信,但你現在感覺有鬼跟著你,你自然是信有鬼的了,是不是?她說是。我說既然有鬼,祖先及神當然亦有,你既信有鬼,亦應信有神,是不是?她想了一想答是。我跟著勸她不用害怕,教她可回家誠心參拜,以祈惡鬼離去。跟著我又問她一些關於在洗手間見鬼時的一些情況,她亦有條不紊的作答。我這樣做其實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來證明一件事。

跟同學乙東拉西扯的談了一會。我回到正題上了。我問她跟著她的那鬼現在是否仍在?她斷然地說不在了。我問她何以不在,她不是說由學校的洗手間發現有鬼到現在,那鬼不都是跟著她的嗎?她說是,但那鬼剛才走了。我跟同學乙說了這麼多話,其實都是要等她跟著下來要說的答案。若她答得如我所料者,我便相信她實有鬼跟隨著她,若她答不到我所期待的,我便不能下定論。

我問同學乙那鬼何時走了?同學乙想也不想的答說:「當你說『觀世音菩薩』的時候。」

我跟同學乙談了不少於十分鐘。期間東拉西扯,我只說過了一次觀世音菩薩,就是問她家中有否供奉觀世音菩薩那次。她能不假思索的答出那鬼是於我說觀世音菩薩那時走的,可證她的感覺及所說不假。

為甚麼那鬼會於說觀世音菩薩時走了呢?相信佛教徒都知道,每當我們一念稱誦佛菩薩聖號時,佛菩薩便會即時給予加持,其光明即至,凡鬼物俱屬陰暗,不能忍受此佛光之強光,故必然遁離。

我問同學乙那鬼既跟著她那麼久而不肯離去,何以會於我說觀世音菩薩時,突然離去?她說她不知何解,只感覺到當我說觀世音菩薩時,那鬼便自她身後的門縫中隱去消失。她說她感覺舒服多了,那鬼走了,她才不再那麼憂慮。我亦感覺到同學乙開懷了不少,我再安慰了她一會,她亦釋然離去。以後亦沒有再聽到那學校有同樣的事情發生過。

佛菩薩的大悲願力,真的不可思議。只輕輕一念,便發揮了功效,同學乙於不覺間便得離苦。希望這次的經驗能成為同學甲乙等人追尋佛理的助緣。也給大家知道虔誠信佛的人必獲佛菩薩的保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