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探求一個燦爛的世紀—金庸、池田大作對話錄》

金庸與池田的對話

池田大作是日本創價學會名譽會長、國際創價學會會長。迄今,池田大作被譽為世界著名的佛教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社會活動家、作家、桂冠詩人、攝影家、世界文化名人、國際人道主義者。1983年獲聯合國和平獎,1989年獲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的人道主義獎,1999年獲愛因斯坦和平獎。在中國獲得的獎項有:中國藝術貢獻獎(1959),中日友好“和平使者”稱號(1990),“人民友好使者”稱號(1992),中國文化交流貢獻獎(1997)。

金庸(生於1924),原名查良镛,浙江海寧人。1948年移居香港,60年代創辦《明報》。1955年開始創作武俠小說,共創作了15部作品。他的武俠小說將通俗的形式與傳統文化意蘊完美地結合起來,不少作品被改編成電影或電視劇。代表作有《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

池田:金庸先生信奉佛教,且對佛學甚有造詣,先生皈依佛教,是緣於什麼事呢?

金庸:我皈依佛教,並非由於接受了哪一位佛教高僧或居士的教導,純粹是一種神秘經驗,是非常痛苦和艱難的過程。

池田:請往下說。

金庸:1976年10月,我19歲的長子傳俠突然在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自殺喪命,這對我真如晴天霹靂,我傷心得幾乎自己也想跟著自殺。當時有一個強烈的疑問:「為什麼要自殺?為什麼忽然厭棄了生命?」我想到陰世去和傳俠會面,要他向我解釋這個疑問。

 

池田:是嗎?我可是初次聽到。失去孩子的父母親的心情只有當事者才可理解。我也是這樣,我曾失去我的次子。我的恩師戶田先生也有過這樣痛苦的經歷,他還年輕的時候,他僅有1歲的女兒夭折了,這是發生在他皈依佛教前的事,他曾經感傷地緬懷道:「我抱著變得冰冷的女兒,哭了整個晚上。」過了不久,他的夫人也撒手人寰,這使得他認真地思考有關『死』的問題。

金庸:此後一年中,我閱讀了無數書籍,探究「生與死」的奧秘,詳詳細細地研究了一本英國出版的《對死亡的關懷》。其中有湯因比博士一篇討論死亡的長文,有不少精湛的見解,但不能解答我心中對「人之生死」的大疑問。這個疑問,當然只有到宗教中去尋求解答。我在高中時期曾從頭至尾精讀過基督教的新舊約全書,這時回憶書中要義,反復思考,肯定基督教的教義不合我的想法;後來我忽然領悟到(或者說是衷心希望)亡靈不滅的情況,於是去佛教書籍中尋求答案。

池田:戶田先生也曾在失去長女及妻子之後的一段時期信奉過基督教,但是,關於「生命」的問題,卻始終無法令他信服,也無法解答他的困惑和疑問。您之所以認為基督教不合您的想法,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它不能解答「生死觀」的問題吧!那次會晤,我們說起過康丁霍夫·卡列盧基先生曾經說過:「在東方,生與死可說是一本書中的一頁。如果翻起這一頁,下一頁就會出現,換言之是重復新生與死亡的轉換。然而在歐洲,人生好似是一本完滿的書,由始而終(沒有新的一頁)。」這也就是說,東方與西方的生死觀有著本質的不同,對於「生死觀」,您曾作過竭力的思考,當然也不會滿足於那種將人生視作「一本完整的書」的生死觀吧!但是,佛典浩繁,不可能一口氣學完,那種苦讀和鑽研殊非易事啊!

金庸:是啊!中國的佛經卷帙浩繁,有數萬卷之多,只讀了幾本簡單的入門書,就覺得其中迷信與虛妄的成分太重,不符合我對真實世界的認識,但還是勉強讀下去。後來讀到《雜阿含經》、《中阿含經》、《長阿含經》,幾個月之中廢寢忘食,苦苦研讀,潛心思索,突然之間有了會心:「真理是在這裡了。一定是這樣。」不過中文佛經太過艱深,在古文的翻譯中,有時一兩個字有完全歧異的含義,實在無法了解。於是我向倫敦的巴利文學會訂購了全套《原始佛經》的英文譯本。所謂「原始佛經」,是指佛學研究者認為是最早期、最接近釋迦牟尼所說佛法的記錄,因為是從印度南部、錫蘭一帶傳出去的,所以也稱為「南傳佛經」。大乘佛學者和大乘宗派則貶稱之為「小乘」佛經。

池田:能以漢譯的佛經與英譯的佛經相對照比較,才可以對之進行研究。

金庸:英文佛經容易閱讀得多。南傳佛經內容簡明平實,和真實的人生十分接近,像我這種知識分子容易了解、接受,由此而產生了信仰,相信佛陀(印度語文中原意為『覺者』)的的確確是覺悟了人生的真實道理,他將這道理(也即是『佛法』)傳給世人。

我經過長期的思索、查考、質疑、繼續研學等等過程之後,終於誠心誠意、全心全意地接受。佛法解決了我心中的大疑問,我內心充滿喜悅,歡喜不盡—原來如此,終於明白了,從痛苦到歡喜,大約是一年半時光。

池田:我希望您能原原本本地談談當時的心情。

金庸:隨後再研讀各種大乘佛經,例如《維摩詰經》、《楞嚴經》、《般若經》等等,疑問又產生了。這些佛經的內容與「南傳佛經」是完全不同的,充滿了誇張神奇、不可思議的敘述,我很難接受和信服。直至讀到《妙法蓮華經》,經過長期思考之後,終於了悟—原來大乘經典主要都是『妙法』,用巧妙的方法來宣揚佛法,解釋佛法,使得智力較低、悟性較差的人能夠了解與接受。《法華經》中,佛陀用火宅、牛車、大雨等等淺近的比喻來向世人解釋佛法,為了令人相信,甚至佛陀假裝中毒將死也無不可,目的都是在於弘揚佛法。

池田:《法華經》富於藝術性,有『永恆』,有廣闊的世界觀、宇宙觀,有包容森羅萬象及一切生命空間的廣大。其中許多警句般的經文有影像般的美,簡直可以說是一本莊嚴的「生命攝影集」,可以一頁一頁翻轉,那一瞬一瞬的畫面如在眼前浮現。

金庸:我也是了解了『妙法』兩字之旨,才對大乘經充滿幻想的誇張不起反感。這個從大痛苦到大歡喜的過程大概是兩年。

池田:《法華經》是「圓教」,如果從作為大乘經典最高峰的《法華經》來看的話,其他的佛經都可謂各執真理一端的說教,一切經全部都可收納於「圓教」的《法華經》中,宛如「百川歸海」。您先學小乘佛經,後再研讀大乘經典,得出的結論認為《法華經》是佛教的真髓,這確實反映出先生對於佛教的認真探索之精神。

金庸:對於我,雖然從小就聽祖母誦念《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金剛經》和《妙法蓮華經》,但要到整整60年之後,才通過痛苦的探索和追尋,進入了佛法的境界。在中國佛教的各宗派中,我心靈上最接近「般若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