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麗萍口述親身經歷

37歲女子身患七八種癌症

我是黑龍江省寶清縣的,我是一個癌症患者,我在37歲那年,我就得了膽囊癌,是晚期。我的膽囊現在已經拿走了,已經沒有了。因為膽囊癌是晚期摘除的,不像是早期摘除就好了。這個晚期的癌症細胞全身在串,就是復發,它到處復發。我後期,我也記不清那一年了,就不細說了,就是隨著時間的順序,膽摘除之後,就在我的子宮上又長了3個癌瘤,緊接著我的左卵巢一個,沒有半年我的右卵巢又長了一個,緊接著長到我的喉嚨上。大家有聽到我說話沙啞,因為這個膽已經摘除了,而且是晚期,我的身體已經接受不了太大的手術,所以子宮不能做手術,卵巢不能做手術,但是我這個嗓子,我張嘴可以用喉鏡給它摘除,所以嗓子的這個摘除去了,現在說話比較沙啞。後期它又竄到我的胃裡,胃裡也長瘤,我的直腸,老百姓叫痔瘡,其實不是,我在那裡也有瘤。這些痛苦我都能忍受,最後長到我的肺子上,這個肺病是最惡劣的,一下就把我打倒了。我的左肺部上半部是5個癌瘤,下半部是線狀的,醫生講線狀是最惡劣的,這一下就把我打倒了。打倒了是在去年,不是去年,應該是前年,我被病魔磨得大腦不那麼清醒了。在前年我就病倒了,病倒了就咳血,咳得不光是血,就是什麼樣的啊,咳出一口一口的就是像魚雜水那樣的東西。

緣由:賣漁網漁具無數,又墮胎

我這些病都是因為我的殺生所造成的,因為我一參加工作就在水產公司上班,我就是在賣漁網具,因為當時我81年參加工作,那個時間沒有個體,都是國營的,我直接就分到水產公司,我們就5、6個人在做這個工作,我們所有的寶清縣承認的人口,不單是寶清縣,而且我們黑龍江省寶清縣是一個農業縣城,就是周邊所有的農村,全寶清縣的人吧,連城市帶農村,就是過年過節所需的魚類食品,全都是由我們這5個人的手賣出去,後期全寶清縣所有的漁民,江、河甚至遠在遼河,遼河比較偏僻,我們黑龍江挨著烏蘇里江,那麼偏僻的地方都有到我們寶清縣買漁網,所有的漁網具都從我們這5個人的手中賣出,所有我渾身患了這麼大的病苦,這就是我的殺業。

後期我又不聞佛法,又做了2次流產,這又是造了一大惡業,因為我不懂,所以我病到倒在床上,奄奄一息,上面咳嗽,下面尿褲子,我每天都得在我的內褲上墊一條毛巾,因為這邊咳,下邊就要有尿水流出,而且我都苦不堪言。

醫生宣佈只能活一個月

我不是這個狀態,因為我的頭髮都白了,就是用藥,剛開始用化療,後期就不能用化療,因為我的身體接受不了,化療一半殺癌症細胞,一半殺你的好細胞,因為我這樣的身體狀況,已經接受不了化療的治療了,我當時血液紅色素正常人,男人應該是11-12克是正常的,女人應該是9-10克是正常的,我當時已經7克,就是走路,別說走路了,我跟大家說10句話,我馬上就要暈倒了,不能講話沒有這個力量了,後期我兒子聽到說體老的佛七,聽蓮友講的體老的佛七非常有加持力。我的丈夫和我的婆家、娘家都不讓我走,尤其是我的老母親,因為她疼愛我,她說你寧可治病至死,你也不能出去搞迷信,你要是這樣走,這種狀態就得死在火車上。後來我兒子就做我母親的工作,他就這樣講:「姥姥啊,你不要障礙我的媽媽,您愛您的女兒,我也愛我的媽媽,這樣在家裡與其死去,不如讓我媽媽到佛法中討一條生命,做一下試驗。」因為當時醫生給我做了決斷,就告訴我,告訴我母親:你在家裡,你的生命期限就是一個月,你是有什麼好吃的,就給她吃點,別讓她白活了這一回。

所以我母親當時不讓我走,就是讓我在最後的這一個階段,她要把她對女兒的愛奉獻一些,當時我母親就給我洗腳,我真不忍心讓我母親洗腳,但是為了滿母親的那個對女兒的愛心,我就接受了。我就伸出雙腳讓我老母親洗,不讓她覺得我女兒死了之後我對她沒有愛的那種遺憾,我就讓她給我洗腳。媽媽在給我洗腳的時候,我就在流淚,後來我兒子,他當時在考研究生,他就放下了他的學習、複習的機會,他就把我帶到了體老的七上。當時體老的佛七是在錦州寶林禪寺,我就踉蹌的,當時還有黑龍江一個居士,我也很感激她,她是哈爾濱的。她跟我兒子倆左面一個,右面一個把我帶到了體老的七上。

打佛七,每天拜佛1000拜,唸佛拜佛立顯神奇

在體老的七上,我就聽師傅的話,師傅讓我唸佛,我就什麼也不想,就一心的唸佛。師父讓我拜佛,我就拜佛,我就堅持跟師父受八關齋戒,再來唸佛。後來有3天到5天的時間,我很高興因為我不咳嗽了,不咳嗽了師父就讓我拜佛,每天堅持1000拜,當時我那種身體,我起都起不來,我就想師父您怎麼還讓我拜這麼多的佛啊,我就哭,我拜不完就哭。師父就逼著我拜,看著我拜,說:趙麗萍你去拜佛,你去拜佛。我不拜也得拜,拜也得拜,我拜到第七天的時候,師父就跑西方,我就試驗著跑,因為我肺病,肺病就是肺裡面長滿了東西,沒有空隙了,我沒有氣力,我說話都說不出來,我要是跑的話,很容易窒息而死,我就沒敢跑,師父就鼓勵我,我就想試驗試驗跑吧,一步一步的跑。哎,我跑了兩下,跳了兩下還挺舒服的,我就隨著師父跑西方跑下來了,跑下來,我樂!

緊接著第二場七,爬山,就帶著我,跟師父爬山,我不敢爬,因為我怕死到山上,我自己什麼狀態我知道,後來師父就帶我說:趙麗萍爬山。我一想還是聽師父的話,我都這樣了,還是跟師父去爬山吧。那山都是可陡可陡的,很陡的山,我就一步一步的走,走到山巔了我好高興。當時我眼淚就流下來了,我站在山上我就想:我沒有想到啊,我還能站到山上。看著天是那麼的藍,樹那麼好,都是師父的佛七給我第二次生命。後來我就跟師父一場一場七的打下去,直到現在,我當時的頭髮三分之二全都是白的,那三分之一的頭髮是灰白色的。我就一直在跟師父打七,到現在我的倆蓮友看到我就總看我的頭髮,「哎呀趙麗萍你的頭發黑了,真的。」你們看我前面的頭髮全都長出黑色了,我好高興。

我原來在家吃飯,我得煮稀飯吃,我剛開始出來我有很多顧慮,就是南方總吃米飯,我就想我的胃裡都那樣了,能吃了這個飯嗎?我現在跟師父七,你看我跟大家在齋堂,我一點二樣沒有,我吃的很舒服,而且我的氣色很紅潤,真的。

現在我跟大家繞佛、唸佛的時候,我特別願意大聲唸佛,因為我原來剛出來的時候,我想大聲唸佛都念不出來,因為氣壓著我,我很喜歡大聲唸佛,我現在大聲唸佛,我很高興,我能大聲唸佛了。我現在這個身體,就是子宮和左側的卵巢、右側卵巢,我就不去看了,但是我自己知道它是好的,為什麼呢?我就按醫生來講,因為在座有男眾,有女眾,我也不考慮那麼多了,我就就我的病情而將,因為子宮長瘤,就怕什麼呢?醫生告訴我了,我30幾歲就開始長瘤,我已經有3年期間沒有生理現像—沒有月經,他說我你注意,你一旦有第二次,你就要倒開花。我說:什麼叫倒開花?醫生說:那你子宮里長滿了瘤,它都擠破了,你就大流血了,你就死掉了。我說是這麼回事啊。後來他就說:你那卵巢長瘤了,兩側都有瘤,這樣就障礙你的生理現像。

神奇,神奇,實在神奇!

後期我就跟師父參加佛七,又一次,突然之間我就感到我的肚子很痛,很痛。那就是在跟師父打七我回家期間,因為師父要回台灣,我跟師父打完七,我就回到我們寶清縣,我就想等師父再有七,我再跟師父七,我就在家。在家裡就感覺我的腹部不是很痛,不是很熱,就好像在烤電的滋味,就好像有熱烘烘的暖氣在我的小肚子上旋轉似的,而且還有點微痛,我當時我們家裡是住樓房,都是坐便,不像在有的廁所看不到。後來我就想怎麼這麼痛,覺得有點像醫生告訴我的倒開花的那種狀態,我急忙跑到衛生間,就感覺下面嘩的一聲,感覺肚子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出去了,我肚子裡就特別舒服,我就站起來了,往坐便一看,滿坐便都是紅色的,其中有一塊我看的是最清楚的,就像一個小飯碗,那個小飯碗底下是光光的、圓的,上面是平的,而且上面好像還有6個花瓣似的。

後來我就感覺我的病是好了還是壞了我不知道,我就急忙讓我先生帶著我到醫院去做彩超,這就是我有病第二次去檢查,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就去醫院檢查,一檢查醫生告訴我你的病好了,沒有了。從那以後我又恢復到一個正常人。這是我的現像告訴我的,剩下的是我的肺病,我乾脆就不去看了,因為我自己想我的頭髮都已經黑了,我病能不好嗎,我還有這麼大的氣力。我現在你看我跟大家幹活,搬拜墊我都能搬,我都能做。通過我的病,我的家人,婆家和娘家,我的小叔子和叔媳婦,我的弟弟妹妹,他們一看到我這種現像,就直接說:佛法不可思議。他們也都吃齋唸佛了,都吃素了。我的老公公今年81歲了,他是解放前老革命,就紅軍的萬里長征沒有參加,剩下所有的戰役都參加了,那就信毛澤東,其它什麼都不信,最後我的公公婆婆,老了老了吃清口素來唸佛了。我的二小叔子是我們寶清賓館的,我們寶清的蓮友知道,寶清賓館是寶清最大型的賓館,那兒一天的殺生量相當大,一天要放幾十桌的席,殺魚、海參,海物活的不計其數,他賺很多的錢,通過我的病,夫妻二人把惡業舍掉不做了,去到通化市給人打工,做民工,徹底不干了。我的娘家也都通過我的病,我的老母親都吃素,都來唸佛了。而且我們寶清的蓮友也都深信佛法。

真正的大德是這樣的

我特別的感恩師父,我跟師父的七很受益,不但我的身體受到了很大的益處,在我的心靈我也有很大的昇華,我跟咱師父學到了很多,師父的佛七不僅救了我的命,我還在師父身上學到了很多至高無上的德行,我說句實在話,我不是很好的一個人,我不只是一個殺手,師父來到祖國大陸打佛七,在我沒參加師父佛七,在我沒有親身受益之前,我也聽說過體慧老和尚是台灣來的,我也誹謗過,我就說這個師父怎麼怎麼不好,把師父說的一無是處,真的,我今天在師父面前徹底的懺悔。我不但是一個殺手,我還墮胎,我還誹謗師父,這樣一個惡人走到師父面前,師父不是不知道,師父知道,但是我為什麼這麼欽佩我的老恩師呢,因為他佛七不但能救人的命,他還有更大更大的德行,像我這樣一個大殺手,大惡人,我還誹謗他,他老人家反到更加愛護我。無論走到哪裡,有什麼好吃的,就給我,「趙麗萍身體不好,趕快給趙麗萍」師父越是這樣對待我,我越感到慚愧,我越是感恩。

而且跟師父打七我已經打了一年多了,斷斷續續的應該是不到三年,有50場七了,在這50場七當中,師父不光對我好,我看到師父,我為什麼這麼尊敬師父,我現在好了,我還有跟七,為什麼呢?我要學師父的德行,我在五台山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小女孩,是西安的,那個女孩16歲,不知道是什麼病,就是吃了就吐,她原來是很漂亮、很可愛的女孩,很莊嚴、很秀氣,就這種病把她變得由90斤的身材一下變到130多斤,很臃腫,很可憐,到處求醫,而且還是個孤兒,沒有父沒有母,很可憐,可是師父就把她帶在身邊,我很感動,哪有這樣的師父,這樣的惡劣病,我當時就想:師父你怎麼這樣呢,她這是頑症啊,你把她帶在身邊,要是不好了,她會連累您的聲譽的,帶好了還行,帶不好對您老人家有影響啊。我當時就這麼想,可是師父不顧及這些,師父就說:她很可憐啊,趙麗萍你要把她當做自己的孩子,你要去照顧她,你要去愛她。那個孩子在師父的七上也是一直跟,跟到五台山,後期她就不跟了,因為她已經不吐了,她的病情已經控制住了,她要回家找工作。所以我跟師父這一路,我學到了很多很多我原來沒有見過的德行上的高尚情操,所以說我現在好了還要跟師父打七,因為我要向師父學習,師父在我的心目當中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最有德行的一個大德高僧。

我現在已經流淚流不出來了,有時候我唸唸佛,我就在流淚,我不知不覺的就在流淚,為什麼呢?我越跟師父打七,我越看到師父那種德行上的光輝,就是在這個世界我沒有看到,因為我的老父親,他是佳木斯大學的教授,我的老母親是佳木斯小學的教師,我不光接受我父母、學校的教育,我接觸的都是高等知識分子,我的小兒子在武漢農業大學讀研,所以我的上一輩和下一輩接觸的都是上層的高級知識分子,他們在這個世間讓我最欽佩的,因為世間有一句話: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這是古人的話,但是在我的心裡,我就向他們看,他們身上確實有一種古聖先賢的優良的傳統和作風。但是接觸我們的老恩師之後,我才知道,師父遠遠在他們之上。所以我有時繞繞佛就想,我現在是徹底的感悟了什麼叫:十方世界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咱們的佛陀是最偉大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