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關於「淫業」,還有一個類似的故事。

有一個不到四十歲的男子,對於「因果」之類的說法,一向抱著懷疑、排斥的態度,但他還是被人介紹而來,因為他嚴重的病情,讓他不得不前來一試。

原來,他得了嚴重的尿毒症,十年來,平均每星期要洗三次腎,因而情緒低落、心情鬱悶。

發現他體內兩邊的「腎氣」都是黑色的,進一步觀察,發現他之所以如此,全歸因於前世生活放蕩不務正業,專在煙花柳巷從事拉皮條之類的「淫業」所致,由於一生從事不道德的行業,損害很多人的性靈,兼又逼良為娼,所有這些由「淫業」造成的業力,終於在今世「同質」的「回向」到他身上來。

哪知這男子聽聞後,回答說:「如果真有前世,但那畢竟已是『過去』的事了,為什麼現在的我,必須為過去所不知道的事負責呢?」

這男子的意思認為,「現在」是現在的,「過去」是過去,既然過去已過去,且現在「不知道」過去所做的事,那麼無法也不必去為過去所做的事「負責」!

但「現在」和「過去」真可以這樣截然的劃分嗎?我們可以因為「不知道」以前所做的事,而不必「負責」嗎?

因為「現在」是「過去」的延續,「不知道」,並非表示可以不必「負責」!

雖然「我」的本質是無常性的,想從「我」中,找到一個永恆不變的「我」而不可得,但年輕的「我」,也是由童年的「我」遞變而來,老年的「我」,也是由年輕的「我」遞變而來,因此,雖然沒有永恆不變的「我」存在,但我卻是由一系列「變化的我」所構成,因此,「我」就可以說是由一連串「生命的因果序列」所組成!

就像「那先」比丘在回答「米蘭陀王」時所說的:

「陛下,那個嬌弱啼哭的嬰兒是『我』,而現在長成的也是『我』啊!雖然形貌不同,但卻是同一系列的連續!」

「能不能進一步的解釋!」米蘭陀王說。

「陛下,這就好比有人點燈,照耀通宵,請問陛下,那初夜的火焰與中夜的火焰是同一個嗎?」尊者說。

米蘭陀王回答說:「當然不是,尊者。」

尊者繼續問說:「那麼,中夜的火焰與後夜的火焰是同一個嗎?」

「當然不是,尊者。」米蘭陀王很快的回答著。

尊者進一步的問說:「請問陛下,那麼,是否初夜是一燈,中夜是一燈,而後夜又是另一燈呢?」

米蘭陀王回答說:「當然是同一盞燈,尊者,只不過是和第一次所點的火有關聯而已!」

尊者說:「陛下,一系列生命的存在,一個接一個,與燈焰的道理是完全一樣的,一個原素滅了,另一個便接著生起,相續不斷,中間沒有絲毫的間斷,因此,今天的您,與當初那嬌弱啼哭的嬰兒,既非同一人,也非另一人!」

尊者又說:「又好比牛奶,新鮮的牛奶放久了,會變成酸酪,酸酪會變成乳酪,乳酪會變成清酪,陛下,如果有人說酸酪、乳酪、清酪與鮮奶沒有關係,這樣的說法,對嗎?」

「當然不對!尊者,它們都是與鮮奶有關聯,所以才會出現的。」米蘭陀王肯定的說。

尊者應許的說道:「是的,就是這樣,陛下,一系列生命的存在,一個接一個,相續不斷,中間沒有絲毫的間斷,今天的您,與當初的您,既非同一人,也非另一人!」

同理,「前世」的我和「今生」的我,雖然在外貌形體上有所不同,但今生的「我」,是由前世的「我」變化而來的,所以說,前世的「我」和今生的「我」,「既非同一,亦不相異」,它們是同一個系列的相續,就像初夜、中夜、後夜的火焰,或是鮮奶、酸酪,乳酪的關係一樣!

因此,雖然現在的「我」,不是前世的「我」,但現在的「我」卻是由前世的「我」遞變而來,都是屬於同一個生命的「連續序列」!

由以上的陳述知道,我們可以說,「現在」的我,和「過去」的我,沒有任何關聯嗎?或是我們可以因為「不知道」以前所做的事,而不必「負責」嗎?

從生命的「連續」觀點來看,對於過去所做的事知道要負責,不知道更要負責!

一個人,不只要為「現在」所做的業負責,要為「過去」曾做的業負責,更要為「將來」要做的業負責,這就是對自己直下承擔、能夠承擔的「大負責」!

至於那些自私、敷衍、推卸責任、遇事逃避的人,不只無法減鬆現時業力的捆綁,恐怕業力將更如影隨形的加劇。

因為,他逃避得了別人,卻無法逃避得了他「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