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華文化萬邦崇 重孝尊親播外中

美德宜揚光更大 全民齊倡孝親風

教孝忠言難格心 宏宣故典感尤深

續編典範孝賢子 供作事親座右箴

每一孝兒善事親 歷辛嘗苦感人神

自欣效法行無倦 讒是中華忠孝民

一、孝感君悔

承恩賜食叩遺親 孝感悔君淚下頻

迎母回朝遵子道 如初奉待樂天倫

穎考叔,春秋時代鄭國人,事親篤孝,且明邪正,善勸人遵孝道,受鄭莊公任為穎谷封人。鄭莊公封其弟叔段於京,惟其母偏愛叔段,欲助其當國,密謀造反,引兵襲攻鄭都,而由其母內應開域,因事洩未能得逞,莊公忿而放逐其母。考叔知悉此事,認為子絕母非人也,乃思計策,感化君王,一日莊公賜食野味,孝叔謂:「臣有母未嘗君賜之物,欲持歸奉母」。莊公流淚慨嘆:「汝有母我則無。」悔恨當初,不該與母誓約不到黃泉,永不相見,考叔建言:「若挖隧道,泉水湧出,相見於該處,則與黃泉無別。」莊公從之,母子終於得相見,感情恢復如初。

二、忠孝兩全

父訓應遵任楚臣 討平賊亂致亡親

哀呼欲絕殉親死 全孝存忠無比倫

春秋時代,楚國申鳴,事親至孝名聞全國,楚王聞悉,商聘為相,申鳴以須奉養父親為由,拒絕應聘,其父勸以應為國效勞,始遵父命赴任。任相三年後,白公勝叛亂,其父阻止申鳴前往討伐,以免涉險,然申鳴以君國有難,為臣豈可置之度外,毅然辭別父親出征。白公得知申鳴至孝,卻持其父威脅:「如肯歸順,則分與國土一半,否則殺汝父」。申鳴覆以:「吾前為父之子,今乃王之臣,既然未能成為孝子,亦應盡忠臣之貴」。遂進攻殺死白公平亂,不幸其父亦遭敵砍殺,申鳴悲痛未能盡孝,自刎身死。申鳴顧全忠孝之事蹟,誠令人嘆佩。

三、挨杖傷老

體念母親情至忱 母箠輕重甚關心

一朝知母力衰退 頓起心酸淚濕襟

漢朝韓伯愈梁人,秉性純孝,係一著名孝子。其母管教甚嚴,稍有過失,即舉仗揮打,伯愈從未埋怨,下跪任母打擊。一日有過,挨仗時竟反常,傷心哭泣,其母覺奇,問以:「往日挨打皆能喜悅承受,今日為何哭泣?」伯愈答稱:「往日打我,常覺疼痛,知母尚有氣力,身體健康,但今覺不疼,知母力衰體弱,故傷心不禁流淚,非因痛不甘受也。」如此關懷母親,乃是出於孝心,堪為人子之借鏡。

四、順夫奉姑


矢志柏舟守節貞 家貧紡織以維生

奉姑行孝傳遐邇 彤管休揚千載名

漢朝孝婦陳之少,年十六而嫁,未生子,其夫要至邊疆當兵,囑其妻說:「我此去不知生死,家母年老,又無兄弟,我若不還,你肯養我母乎!」。孝婦答稱諾。夫果死不還,姑性躁急,常打罵交加並無怨言,養姑敬愛愈篤,日夜紡織以度日子,居夫喪三年後,其母欲改嫁之,孝婦曰:昔日夫囑妾要養老母,既然許之,今棄託是失信,背夫是不義,必欲強我改嫁,我惟死而已,於是其母不敢再勸,姑至八十餘歲而卒,賜黃金四十斤,號曰孝婦。

五、投江殉父

慟父溺江千古悲 決然躍水覓親屍

幽靈有感雙屍現 孝女格官立頌碑

漢朝曹娥上虞縣人,生性至孝。其父曹盱善巫之術,建安二年五月五日,施法術於江上,迎神逆濤而上,因舞劍高歌,不慎失足溺斃,屍體流失。曹娥時年僅十四,仰天慟哭欲絕,沿岸奔走,哀號十七晝夜不絕聲,後躍入江中殉父,其英靈不沒,經五日,竟負父屍浮出江面,縣長度尚感艱其純孝,乃改葬於江南道旁,並立碑歌頌。嗣後世人將江名改稱曹娥江。自古以來,凡談及此事者,莫不揮淚,其孝行永留青史,萬古流芳。

六、孝格盜走

事親順孝博心清 夜半盜臨恐母驚

設宴待誠慚嘆去 風聞遐邇益知名

後漢趙咨,字文楚,東郡燕人,幼年失父,事母至孝,晨昏定省,供奉甘旨不缺,鄰里莫不稱讚。趙咨出身貧窮,苦學有成,官至敦煌太守,後因病辭官,歸里率子孫耕農,以維生計。一夜深更,盜賊前來搶劫,趙咨深恐母親驚懼,乃先至門口迎賊入室,設宴殷款待,席間向群賊稱:「老母年屆八十,身弱多病,須靜養,請勿喧嚷,以免驚動老母。」盜賊甚受感動,跪地叩頭嘆曰:「敢犯孝子,定無善報。」言畢奪門奔出,趙咨持物欲贈,追之已不及,事傳四方,趙咨名氣益盛。

七、傷父立志

時聞老父叱年聲 感嘆年衰尚作耕

立志用功成大器 顯揚父母震聲名

晉朝趙至字景真,山西代郡人,自幼即有至性,聰慧非凡,鄉里稱其為神童。十二歲時,鄉民遮道爭觀新任縣令,人人稱羨,趙母勸勉至讀書,期能出人頭地,以慰父母。不久趙至入書塾拜師就讀,一日誦讀時,忽聞其父在田耕作叱牛之聲,不覺悲泣不已,師問其故,答以:「弟子自愧年幼,無法奉養雙親,致令老父幸勤耕作,今聞老父叱牛之聲,情不自禁,傷感泣耳。」至後往洛陽游學,刻志礪行,果成為名儒,得以揚名顯父母,誠為大孝矣。

八、辭官乞養

祖恩未報失倫常 豈可擅拋出遠方

惋拒任官非得己 史稱賢孝永芬香

晉朝李密字令伯,武陽人,幼年喪父,母何氏改嫁,由其祖母撫育長大,雖家貧,好學成名,且奉侍祖母至孝,鄉里莫不稱讚。晉武帝聞其賢孝,欲聘為太子洗馬,但令伯因顧慮祖母年老,須侍奉身邊,不忍遠出他鄉,乃上書懇辭:「臣若無祖母養育,無法成器,而祖母若無臣奉侍,無法安享餘年。」其言詞情深意切,武帝深受敢動,乃許其所請,並賜奴婢二人,助其奉侍祖母。因顧及祖母而辭顯職,其孝難能可貴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