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本文是萬如法師出家前的親身經歷,選自福建莆田廣化寺印行的《入佛因緣》一書。萬如法師,1956年出生於平陽敖江鎮,現任溫州佛協副會長、太平寺住持。法師繼承“修行是根本,教育是手段,慈善是方便”的古德遺風,秉承“以天台為宗,以戒律為行,以淨土為歸”的修學宗旨,帶領尼眾精進修學。——鳳凰佛教

  我原是浙江平陽敖江鎮第八居民區人,十歲那年媽媽去世了,這給我帶來了“人命無常”的信號。同年,我開始上學了。初中畢業後,在同學陳玉燕家玩,看到《一個科學者研究佛經的報告》和《學佛是怎麼一回事》這兩本書,深受感動和啟發。作者以現實客觀的分析證明佛法的偉大,使我知道:原來佛法就是現實的科學,原來佛法就是闡明宇宙人生的真相,原來佛法就是破除迷信的真理;唯有佛法的實踐才能解脫六道輪回,唯有佛法的良藥才能醫治眾生八苦之病,唯有佛法的真理最為博大精深,唯有清淨莊嚴的極樂世界才是我們究竟解脫的歸宿處。從此,我對佛教發生了信仰,經常尋經書看,堅持素食,樂近善友。

  在高中階段,因為我擔任學校紅衛兵連干部,同學們對吃素的道理不大懂,曲解為迷信,所以對我的吃素進行反對和打擊。但我毅然決然地告訴他們:這不是迷信,更不是犯罪,而是勤儉節約的表現,是講究衛生的行為,是慈悲的道德品質。高中畢業以後,擔任宜山區民辦學校教師,校長吳老師、姜老師多次地對我指出,要我開葷,說是影響不好。我也是同樣的回答,並說大地一切眾生皆有靈性,都貪生怕死,這靈性被“五蘊”所覆,所以不能證得佛性,還對他們講述了釋迦如來出家因緣,我們為什麼要學佛,目的是為了生死、報四恩,結果他們被說服了。

  一九七七年八月,學校召開教師政治學習。有一天午睡時間我突然發生雙目失明,他們都感到奇怪,隨即把我送到敖江醫院,第二天又轉到平陽醫院。經醫生的三天治療,仍是無效。我就決定離院不再醫治,仗佛力一心稱念“南無觀音菩薩”名號,不到三天就有了好轉,逐漸恢復到正常。在同年十月份參加了中專考試,錄取後分配進溫州衛校學習。不到半月,我的雙目又第二次失明了。班主任陳老師很關心,馬上送我到第一人民醫院,經吳醫生的診斷,我是得了“神經官能症”,醫治無效。衛校負責人來動員我退學,為使其他同學有學習機會,於是我就離開了衛校。我的爸爸是兼母職的,他對我無限的慈愛,累他急得什麼似的,把我送到坑口興善寺,叫我安心養好身體。寺內的師父們對我很關心,和我一起念“觀音菩薩”,而爸爸又要我吃藥打針,但我從醫院回到興善寺,藥也沒吃,針也不打,不分晝夜,決心一心一意念觀音菩薩,沒有半點疑心。誰知就在七天內我的眼睛又重見光明。周圍的人們都又高興又驚奇,感謝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有求必應。

  這時很多同學們要我重返衛校讀書,或者正好頂我爸爸的職(他剛要退休),原來學校的老師要我仍回學校教書。但我感到佛法的偉大慈悲,使我再次脫離黑暗重見光明,我既身受深恩,在我有生之年誓當獻身佛教,弘揚佛法,報佛深恩。因此我什麼地方都不去,決定在此剃發出家為沙彌尼,為修學佛法,為了脫生死苦惱,為促使廣大眾生覺悟,同成佛道,而奉獻我的生命——乃至盡未來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