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清朝‧懷西居士周安士著述 / 曾琦雲白話解

殛罰淫神 - 懲惡保善,賞罰嚴明

  帝君說:我已為各山的王(在周朝年),凡屬我部下的山川,水旱、豐兇、妖祥、功過,都由我來管理。青黎山神高魚生,被民女孫滌(di)所迷,抓走她的魂與她發生淫亂(可以抓到她的魂發生淫亂,也可以抓他的魂懲罰他。認為銼、燒、舂、磨沒有地方施加,難道不是小孩的想法嗎),被鄰居白池龍神知道。我暗中考察了解了這件事,把山神與女子都喊來,使他們低頭認罪後,把女子的魂送回去,那孫家女子就蘇醒過來了。鞭打了魚生三百下,罷了他的職。這時山下有已死孝子吳宜肩,曾經為父親刺血寫《楞伽經》四卷(從這裡可以看出,楊雄、劉向所說看見過去有佛經的事情,更有根據了),死後三年,還沒有授予職務。我為他保奏上帝代替魚生職務,上帝回報說:“可以”。從此大小神靈,都知敬畏。
(按)六天都有欲念,只不過天福越高,欲念越輕。山川神靈,大抵罪福參半的多,戀女勾魂,是應該會發生的事。

降嗣赤帝 - 托生帝子,為呂所殺

  帝君說:“我看見秦朝使用酷法,把人民看作小草一樣任意踐踏。我就急忙報告天帝,願意用化身,出天下人水火之中,救人民到和樂之地。但只因為天帝命令我做漢高祖的後代,帝命可畏,我不敢違抗。不久就有九天監生大神,逼我去投胎托生。在雲霄間,看見秦朝戰火之後,漢宮鼎新,漢帝正與戚夫人親語。監生對我說:“到這裡你就是漢帝的兒子了。”我正張目望去,就被監生一把推下去了(這就是中陰身,帝君還沒有發覺),落在帝側戚夫人的懷裡(凡人托生,看見父母會合。如果是男胎,對父親生怒心,對母生愛心。如果是女胎,則與這種情形相反。至於南洲的人生到另外三洲,三洲生到南洲,人間生天上,天上生人間,善道生惡道,惡道生善道,都有不同的相貌。詳細記載在《大藏經》,不再一一敘述),不知不覺就變人了。漢帝以我神骨與他相似,舉動不凡,很鐘愛我,晚年想要立我為太子,沒有成功,漢帝去世後,我最後被呂氏殺害。呂氏加害我母,比我更加殘酷毒辣(須知張良迎四皓,前世與帝君母子也一定有怨)。我非常怨恨,常想自己變成一條大蛇,全部吞盡呂氏才心甘(後果然變為蛇,可見正如佛教所說“一切唯心造”)。

補充:漢高祖晚年的時候,寵愛戚夫人及所生子如意,覺得呂后所生太子劉盈生性軟弱,不宜立帝,而如意很像自己,就想立如意為太子。但遭到呂後和大臣反對,連張良也幫助呂后,請了當時很有名的四個隱士叫做“商人四皓”(皓hao,白發老人)來輔佐太子劉盈。“四皓”帶著太子見漢帝,漢帝說:“太子有了幫手,翅膀已經長硬了。”漢帝死後,呂后加緊纂權,劉盈立為漢惠帝,大權都掌握在呂后手裡。

為了迫害戚夫人和如意,她先把戚夫人罰做奴隸,把趙王如意召回長安。漢惠帝知道知太后想要害死如意,就親自把如意接到宮裡,連吃飯睡覺都在一起。有一天清晨,漢惠帝出外練習射箭,見如意正在熟睡,不忍叫醒,就出去了。等他回來後,如意已死在床上。呂后殺了如意,又殘酷地把戚夫人的手腳全部砍去,挖出她的雙眼,迫她吃了啞藥,把她扔豬圈裡。漢惠帝見呂后如此殘酷,派人對呂后說:“這種事不是人幹出來的,我是太后的兒子,沒有能力治理天下。”從此不問朝政。
(按)我初讀佛書,看到怨親平等和怨從親起的說法,心裡暗中驚訝。等到靜觀世事循環,才知這種議論,不是出世的聖人就不能說出來的。就戚夫人來說,不會不以呂后為仇,以高祖為恩。而呂后恨戚夫人,都因為高祖寵愛她,等到越愛越深,以至於想要改立太子,這時呂后的暗恨之情就再也不能解除了。但是,呂后固然以戚夫人為仇,難道高祖還會對呂后加恩嗎?這就是怨從親起的說法啊!(這裡就是格物的學問)既然怨從親起,如果不作平等觀,就永遠也不能解脫了。

邛池化龍。

  帝君說:“我自從遭遇呂氏之禍後,一心想報舊仇,顧不得廢止以往修行。呂氏死後,雖在陰間受盡痛苦,但余孽還沒有清償,我與她就一起出生到東海之濱一-邛池邑。邑令呂牟是呂后的後身。我母親也生到了這裡,又為戚氏,因為過去享福太過份,所以到這裡很貧困。嫁給張家,老而無後,靠割草度生。有一天他們到山野,為無子而傷心,哭著向天禱告,以至於一起割臂出血,滴到石凹之中,說:“如果這石頭下有動物出生,就是我們的後代。”我正被母親的心感動,不知不覺神識已入她的血中去了。第二天揭開石頭一看,血已變成蛇,金色寸長,就是我的身體;母親收養了一年,頭頂上就生出角來,腹下長出腳來,能夠變化,每天要下雨時,我就從中幫助。身體長大後,食量也一天天增大。看見羊豬狗馬,就吞食了,邑令有良馬,是呂產的後身,我就把它咬住吃掉了。邑令就逮捕了我父母入獄,限三天不把我交出來,就要處以死罪。第二天我變為一個儒生,拜見邑令,要他釋放。邑令說:“張家兩個老混蛋,家養妖蛇,吃人的六畜已很久了。今天又吃了我的馬,我正要為民除害,怎能放出?這是他自養妖蛇所致,殺了應當。”我說:“物命互相抵償,這是前世的業報。您要為畜生殺人,可以嗎?”邑令喝令我退下去。我說:“您面有死氣,應該善自愛惜。”說後隱形不見,左右的人都認為我是妖怪。我於是就向天帝報告稱怨,陳述前世母子無罪,死於呂家人手裡,今天想要報仇。奏章送去還沒有等到回音,就忍不住心中憤恨,而變化風雨,呼雲吐霧,再借海水,灌注城邑,周圍四十裡都淹沒了,我就背著父母出來。這時正是孝宣時候,今天聽說的陷河故事即是指這一件事。

(按)帝君雖然多世以來孝順父母,友愛兄弟,積累功德,鞭策善行,但畢竟所得都是人天福報,沒有修出世大法。幸能後遇釋迎牟尼佛,才最後解脫啊!否則,怨怨相報,是永遠也沒有結果的。所以菩薩如果想要普渡眾生,必須先登上智慧之船,然後才可以出入生死苦海,隨機弘教度化。

遇佛得度 - 池龍受懲,遇佛得度

  帝君說:我把與呂后結怨的情況奏知天帝,沒有等到回音就擅自行動。雖然一時痛快,但氣平後就很後悔。第二天帝音連下,因為海神晁閎(hong)揭發我擅用海水,淹死人民五百多戶,以口來計算,共死二千多人,除去我前世的仇敵八十幾人外,其他的都是枉死。天帝命令懲罰我,以我為邛池龍,囚禁到積水之下。因為連年大旱,水乾為泥,我的身體廣大,無處可躲,烈日暴曬,內外熱惱,無數鱗甲裡面部生了小虫,吸血咬肉,沒有休止,輾轉困苦,不計春秋(地獄一晝夜是人間五百年)。有一天早晨突然變涼,天光忽開,五色祥雲,浮空飄過,中間現出聖人瑞相,黑裡透紅的頭髮,像螺一樣旋轉交叉,從四面合攏起來,金色的身體,像月亮一樣容光四射,現出各種微妙好相、希有光明。山靈河神,萬聖稽首頂禮,歡喜讚嘆,聲動天地。又有天香繚繞,從四面匯合起來,天花紛紛飄落,所落之處都成為春天。我於是耳聰目明,鼻息相通,心情口潤,發聲朗朗,仰頭哀號,乞求救度。大家對我說:“這是西方大聖、正覺世尊、釋迎文佛(大丈夫當如此),現要讓教法流行中國,你既然有緣相逢,前世罪業就可解除了。”我躍身到天光中,詳述過去因果報應的事情。世尊說:“好啊!帝子,你一向以來孝家忠國,作了很多利益眾生的事。只因為我執未盡,執著有我有人,不知眾生同體,怨親平等,就放肆殺害許多眾生。你現在還有怨敵仇人的想法和憤怒愚痴念頭沒有?”我聽到了真理,心裡豁然開朗,無人相,無我相,妄念頓息。回顧龍身,隨念消失(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滅時罪亦亡。罪亡心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又為男子,受佛灌頂,智慧頓開,我就皈依了佛陀。

(按)龍有胎生、卵生、濕生、化生四種,他們中間的苦樂差別,相隔天遠。所以娑竭羅龍王說:“龍道之中,有的享福如天神,有的受苦如地獄,有的等於人畜餓鬼,各隨前世善惡業力受報。”過去世尊與無量菩薩說法,有一條瞎龍,住在熱水中,全身鱗甲內被小虫咬食,呼號望救。又有無數餓龍,淚如雨下;各問自己前世因緣。佛為他們一一開導,叫他們授三皈五戒,使各龍都脫離苦道(見《大集經》濟龍品)。應該相信啊!佛為三界導師,四生慈父,佛光所照之處,能使盲人得視、聾子得聞、跛子走路、啞巴說話。帝君過去,因聽到歌聲而感動,就下車拜師。智慧靈根,種植很深,必會有一天面睹慈容,頓時消去前世罪業。

(補充)帝君因善根深厚,故於沉倫中遇佛得度。凡夫則不能作此僥幸之想,只有發大菩提心,發往生淨土的大願,才是真正的大丈夫,才能真正做到自度度人,自利利他,最後究竟成佛。

幽明交理 - 陰陽兼治,明察秋毫

  帝君說:我因為前世有善政,世壽才盡,就又出生在順帝永和年間,叫做張孝仲的就是我,大概是不能忘記自己前世的舊名罷。雖然沒有當大官,但承蒙上帝的旨意,命我白天應付世務,夜間治理陰間。凡是人細小難察的事我都知道並記錄下來,以至於靈鬼妖邪的意圖,無不事先就知道的。

(按)太倉有一個人,曾經被役使到陰間做事,每到三更,全身冰冷僵硬,陰府官署授給他一塊牌一支杖。牌上寫著所抓人的姓名,杖一到手,一瞬間就能穿山入海,將所抓人背到杖頭,即使多到幾十,也輕如羽毛。一到天明就與一般人沒有差別。他心裡很厭煩這件事,想盡了辦法也擺脫不開。有位僧人,勸他出家受菩薩戒。他聽從了,從此這種差使就沒有了。


流矢集體 - 亂箭中身,以償前命

  帝君說:我因為多世修行善功,就漸漸恢復神職。但還有命債沒有酬報,還沒有因緣相會,就又生到黃河以北地區(經上說:前世身骨比須彌山還高,所吃母乳,比大海水還多)。隨鄧艾攻打蜀國,我作行軍司馬,勸鄧艾從小道出擊,避開鋒芒之禍。等到深入敵軍,遇敵將諸葛瞻,答應封他為琅琊王,他不聽從。兩軍交接,敵軍中堅力量,正與我相對,亂箭都向我射來,等諸葛瞻被捉住時,我已全身重傷。這大概就是以前邛池淹死人命的報應了。

(按)《楞嚴經》中,說殺業的報應,即使過了數不清的長時間,還在互吃互殺,好像一個車輪一樣旋轉不息,互為高下。但是,邛池的報應,還是剛剛發生的事,就說從此帳清沒有欠缺,恐怕沒有這樣的好事。

隸掌桂籍 - 位列天神,分管桂籍

  帝君說:上帝因為我多世是文儒,用盡心思,勤讀古書,就命我為神官,掌管桂籍。凡讀書人鄉舉裡選、大批制科、服色俸祿、封贈等等,都要報告我,以至於二府取落,都屬於我分管。


(按)世間如果有人要做考試官,那麼投機鑽營的就會想盡辦法拉關系巴結。即使昏夜乞求哀告。也在所不惜。但是那考試官,只能管一個地方,不能把持天下之權,只能管一任,不能延及三年之後。而且典司小試,沒有權力參加鄉會。執掌科名的,不能任選拔之事。即使進退升降都由我,有時也有意外。拉攏關系,向上巴結,怎麼會這樣難啊!有一位考試官,最公最明,不病不老,不用去守喪,不選擇門第,不必費錢財,不必靠情面,從縣試到廷對,由典史到台衡,一切進退升降的大權都由他主宰。但是那些投機鑽營者,反不去盡心盡意地結交,可以說是明智嗎?投其所好的辦法是什麼呢?沒有其他,只靠學習帝君的德行罷了,流通帝君寶訓以有益於世罷了!

當來証果

  帝君說:我聽從了佛陀的教導,一下子就悟入了不二法門,身心清涼愉悅,仿佛登上了寶山。因為我悟入自利利他、自覺覺他這個不二法門,所以關心人民疾苦,以眾生之苦作為自己之苦,救民於水火之中。當時四川一帶受水災,人被沖進洪水中,隨水漂沉,癆病、惡瘡等病四處泛濫。我變化為這些受苦人的同鄉,做了船夫,拯救了被洪水淹沒的幾千人。又變作醫生,親自為人民診病,使很多人都活下來了。有一次,我又遇見了釋迦牟尼佛,佛替我授記說:“你在來世,當能作佛,叫做安樂不動地、遊戲三昧定慧王菩薩,釋迦梵証如來(知道帝君將來必成佛,那麼我們將來也必成佛)。”

(按)“鷲峰古佛”就是靈鷲山釋迦牟尼佛,現在我們所處這一段時空叫賢劫,這段時間裡有千佛出世,已出世四尊,釋迦牟尼佛是第四尊佛。為什麼名為古佛呢?是因為釋迦牟尼佛已經逝世。“安樂不動”聖號是帝君將來成佛的名稱,還不知要經歷多少恆河沙劫,供養護持多少佛,才會証到達個果位,不是說他現在就已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坐在菩提樹下大徹大悟了。帝君地位還在玉帝下面,憑玉帝的資格看他的菩薩果位,還非常遙遠,,何況來說帝君成佛的果位!如果說帝君現已証果,那麼表面上是想要尊重帝君,而實際上卻敗壞了帝君的名聲。 原文

相關文章:

不昧因果與不落因果

  「不昧因果」與「不落因果」,其意思不同。不落因果是沒有因果,過去造的惡不受惡報;不昧就是明瞭我受的果報,清楚知道這個果報,是過去什麼業因感得的。《高僧傳》說到安世高大師,曾經兩次來到中國,在廣州還命債,這就是不昧因果。因為他前世誤殺了眾生,這一世故意找到前世被他殺的人,跟他在一起,也被他誤殺,這個因果就結了。他為我們示現,他有這樣的神通道力,他可以避免,但是他不避免。因為這一生免了,來生也避不了,生生世世欠著,總得要還清,所謂「欠命的還命,欠錢的還錢」。

  從祖師大德種種示現,我們要覺悟,人與人之間,你想佔別人的便宜,沒有這個道理,為什麼?你這一生佔便宜,來生要還人家,真正看清楚了,沒有佔便宜,也沒有吃虧的。今生你的錢財被人騙去,不要難過,你現在沒有神通、昧因果,不曉得這個前因後果。它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過去世騙他,他今生騙我,這個帳歡歡喜喜結了;一種是我過去生中沒有騙他,但是他今生來騙我,這也沒有關係,來生他會還我,這有什麼好憂愁的!你生活在這個世間,快快樂樂,歡歡喜喜,沒有吃虧,也沒有上當,也佔不到任何便宜。所謂「一飲一啄,莫非前定」,因果通三世,要明白這個道理。(節錄自「學佛問答」21-90-6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