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一、 兒死後轉世寺院狗託夢訴親情,老母親千里尋訪與兒感人相會

前年五月二十日比丘尼常瑞師到我家來時,跟我講了這樣一件事,她說:“我們寺院裡養了一條狗,這條狗負責看大門,它怎麼來的呢?有一天,一個農民手里托著一條狗,一個剛出生的小狗,來到寺院跟師傅講,我家的母狗下了一窩狗,只有這只不吃食,把它放到奶頭跟前,它也不吃,餵什麼東西也不吃,如果這樣下去,再有一天就會餓死的,師傅您看這怎麼辦呢?師傅看了看就說,好了,你把它交給我吧。後來師傅把這隻小狗接過來,就叫別人到廚房拿了塊餑餑來,師傅放在嘴裡咬了咬,放在手上,然後再放到小狗的嘴邊,這隻小狗就吃了。

 

就這樣小狗在寺院裡漸漸長大了。這個寺院名字叫周圓寺,也是一座古寺,後來只剩下了遺址。近幾年天津有 許多 居士發心集資重建此寺。周圓寺與天津居士有不解之緣。有一天,天津居士在馬路上說話,當她們談到周圓寺三個字的時候,突然有個過路的婦女停住了腳,跟大家講:“幾位姐姐,我打擾一下,剛才我聽你們講周圓寺,請問在什麼地方?”“周圓寺在山西。”“你們能帶我去看看好嗎?”“您也信佛嗎?”“我不信。”“你不信跑千里路程上那幹什麼?”“真不好意思,我就如實說了。我前幾天夜裡,做了個夢,夢見我兒子清清楚楚站在我面前,跟我講:'媽您別難過了,我已經在周圓寺看大門了。 '醒來後,我覺得我兒子跟活著的時候一樣。”“您兒子怎麼了?”她有些不好意思,“我兒子前幾年自殺了。”大家見她那難過的表情,也就不好多問了,於是就答應過幾天帶她一起去。

 

幾天後,她們到了周圓寺,這位女同志就問,“寺院的傳達室在哪?”“我們這大殿剛修起來,還沒蓋圍牆,哪有傳達室,我們這裡有一條狗'小虎'每天看夜。”這一說小虎,這個女同志一驚,“ 啊!小虎,我兒活著時候,小名就叫小虎。 ”她這麼一說,在場的居士都很驚奇,結果就帶著她一起去找小虎。小虎從遠處跑來了,它在這些居士中,竟然認出了它生前的母親。這隻狗一頭撲向了它生母的懷抱,前爪抬起,張開大嘴,淚流滿面。這個驚心動魄的場面,使在場的人都哭了,這位女同志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悲痛,抱著這隻狗,兒呀!虎呀!大聲哭喊著。

 

常瑞師在 五月二十日 跟我講這件事的時候,也是淚流滿面,並且說:“如果當時有照像機、錄像機就好了,這個場面太感人了。如果你在現場,你不可能不相信有六道輪迴。

 

為了把這件事調查清楚,我們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我 和陳 居士、 王 居士開始對這件事進行追踪調查。我們在一九九九年 陰曆三月二十日 來到廣靈寺。首先看到的圍牆、寺院內的地面還沒有平整,一口明朝嘉靖年間的大鐘還沒有掛起來。我們見到了寺院主持煥體老法師,很不巧,老法師正好生病,知道我們的來意後,只說了一句:“ 我只知道當時人也哭,狗也哭,我沒在跟前,其它情況我也不敢亂說。”這隻狗已經在一九九八年 農曆八月十六 死了,......。

 

後來回天津後,我們根據大家提供的線索找到了狗的照片,同時找到了當時修建周圓寺的天津居士。其中 李乃霞 居士講:“我們每次去周圓寺都發現一個現象,小虎專咬山西人,不咬天津人。有一次我就親眼見到小虎把一個山西人的衣服給撕破。小虎咬人時很兇的,我一共去周圓寺十一次,每次我們要離開寺院時都跟小虎打個招呼:' 虎虎我們要回天津了,以後見,你要好好修行,也要求生極樂世界!'說完了小虎就哭,這是真實的。小虎認它母親這件事我沒有在現場……。”不久前我們又找到常瑞師,她現在已經不在周圓寺了。......她提供給我們的調查線索現在仍在進行當中。但是在調查這件事的同時,我們又意外得到了一個跟這件事相像的事件:

 

二、女兒死後轉世寺院狗給母託夢,終與母親妹妹親情相會訴衷情

 

我們在天津紅橋區遇到了陳艷霞老居士。 陳 居士這件真實的記實發生在山西五台山金閣寺。

 

當我們把周圓寺的“小虎”的照片給 陳艷霞 居士看時,這 時老 居士已經止不住熱淚滾滾,她跟我們講:“我遇到的這隻狗不是在周圓寺,是五台山金閣寺。去金閣寺之前,約三年多以前,我的大女兒牛志明從86年得病,一直沒查出病因,後到天津總醫院複查是肝癌,於同年8月做手術,終年29歲。91年2月2日我得一夢,夢見大女兒牛志明站在門外,說:'媽!我要走了。'我一把就將女兒拉進屋裡問,你要上哪去?女兒說去山樓。山樓在哪?小妹志軍知道,讓她領你去。說完她看看表,說:'我到點了,得趕緊走。'說完掙脫就跑了。我醒後一看表是三點。91年我和小女兒志軍去朝山,當時一共去了11個人。我們傍晚到了金閣寺,遇到了一隻小黑狗,這隻小黑狗見到我和志軍就叫個不停。金閣寺的師傅說,這隻狗素來安靜,今日不知為何原因?這時我就把這隻狗抱起來了,也不知為什麼,突然熱淚湧出,感到萬分悲痛。我再看這隻小黑狗的肚皮上,有一趟線沒有毛,就像人做完手術的傷口一樣。

 

這時小狗從我懷裡掙脫下來,又去追小女志軍。志軍把它抱起,它就很溫順地偎在志軍懷裡。因為當時天已黑了,我們趕緊安置住處,小黑狗就在我住的屋門口呆了一夜。後來我們去大殿禮佛,小狗就一直跟在後面,我們去千手殿它又追去了。第二天我們去齋堂吃飯,小狗一直跟著我在叫。這時我又再次把它抱起,用手扶摸著它身上黑緞子般的皮毛,一邊對小黑狗說:'你以後可要好好修行,聽師傅的話,將來也要求生極樂世界。'聽到這,小黑狗哭起來了。這事被一塊去的同修發現了,'哎呀!小狗哭了!'這時小女志軍提醒了我:'媽!我感覺這小狗就是我大姐。'志軍這麼一提醒,我也從內心感受到這就是大女兒志明,這種感覺只有我自己(作為母親)才能體驗到。”

 

92年11月志明的弟弟誌廣,正在天津第一中藥廠工作,他負責燒鍋爐,樓上有兩個值班的女工正在休息,一個名叫張靖,一個名叫李秀端。這兩個人以前都不曾認識我的大女兒牛志明。清晨五點鐘左右,張靖被人叫醒,聽見有人問她,張靖你好嗎?張靖隨即答音,你是誰呀?只聽有人答:'我是牛誌。'張靖馬上想到牛誌廣,即問:'是牛誌廣嗎?'回答:'我是大姐,是女的。'張靖又問:'你在哪?我怎麼看不見你?'話音剛落,面前即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衣服、面目清秀、非常漂亮的女人,'我是誌廣的大姐,我來看看你,我要走了。'張靖即大聲喊牛誌廣。牛誌廣到樓上後,張靖說你大姐來了,剛走。我大姐真的來了?她已經死了好幾年了!這是張靖才突然想起,誌廣的大姐是飄著走的,人怎麼會飄呢?此時同屋一塊值班的李秀端已被嚇得縮成一團,因為李秀端是老職工,雖沒見過誌廣的大姐,但誌廣大姐已經死了好幾年的印象,心中有記憶。

 

93年我又去金閣寺,小黑狗已經不見了,金閣寺的師傅說,小狗被當地的居士要走了,後來被打死了。我聽後心中無限地悲痛!他們打死的不是狗,是我的女兒!……後來我算了一下時間,跟我大女兒志明到天津第一中藥廠的時間是相符的,我願意把我家發生的這件真事報告給社會大眾,讓人們深信真有六道輪迴現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惟淨 的頭像
惟淨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惟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