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張義,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翁。從表面上看來,張義這個人,還算忠厚老實,生平務農,克勤克儉,並沒有做什麼很缺德的事,可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縱然一般人認為並不太壞的人,在一生之中,也難免有或多或少的過錯,張義豈能例外。

好人與壞人不同的地方,就是好人有了過錯,能知道反省,自己認錯;壞人做了惡事,不知反省,絕不認錯。

張義是有良心的好人,反省自己的生平,深深地感覺過錯很多,因此他常在菩薩面前痛切懺悔,誠心改過。他年老多病,精神衰憊,有一年病中,他被兩個冥使,帶到冥府去,冥王拿出黑簿給他看,在那本黑簿上,把他生平的罪業,記載得巨細無遺,歷歷如畫,像殘殺生禽啦,虐待動物啦,欠繳官稅啦,調戲婦女啦,借錢不還啦,惡口罵人啦,挑撥是非啦,妒忌賢能啦,誹謗好人啦,……等等過錯,都已記得清清楚楚。

可是由於張義晚年痛切懺悔,誠心改過,以上種種罪過,簿上都已一筆勾消。他看了那本黑簿,一則以驚,一則以喜,驚的是冥間對於人們的罪惡,竟記載得如此詳細;喜的是幸而晚年誠心懺悔,勾銷了許多的罪惡。可是當他再仔細看下去時,不由得使他嚇得冷汗直出,原來黑簿上還記有一件惡事,獨獨的沒有勾銷。為什麼其他許多的罪惡都已勾銷,獨有一件惡事不能勾銷呢?那件惡事不是別的,就是他曾對父親忤逆不孝。

說起張義的忤逆不孝,那要追溯到他的少年時代了。在大約五十年以前,張義只有十七歲,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他的家庭,世代務農,父親是一位耕作十餘畝田地的自耕農,那時科學不發達,在農業收穫的季節,從割稻、以至打穀等過程中,一切全靠人力,沒有現代化的機械農具,所以舊時代的農夫,胼手胝足,是異常辛苦的。

有一年秋收的季節,農夫們都忙著在田中割稻,秋天的氣侯,普通說來,應該是涼爽的,可是有時到了秋天,氣候的炎熱,有時反而勝過夏天,俗語形容秋天炎熱,稱為「秋老虎」。那一年的秋天,氣候就特別的炎熱,火傘高張,偏偏又沒有風,人們坐在家中,尚且汗流浹背,何況在烈日下的田中割稻呢?可是成熟的稻,倘不收割,會受到牲畜踐踏和鳥類啄食的損害,所以不論天氣如何的炎熱,農夫們都要儘快的收割。

張義的父親,在那農忙的季節,十分緊張忙碌,不在話下,當時張義已是十七歲的大孩子,農忙中應該盡力幫助父親,本是理所當然。豈知當他父親命他幫助割稻時,他非但沒有欣然受命,反覺得父親不該在炎熱的氣候中命他做事,竟對父親怒目而拒,好像要打罵父親的樣子。使他父親受了很大的氣,胃痛發作,飯也吃不下。

張義不僅沒有幫父親的忙,且連父親的工作效率,也因生氣而受到不良影響了。就是為了這件事,在張義本人阿賴耶識的賬簿上,記下了一筆染污極深的黑賬。

張義看到黑簿上,記下了上面一筆黑賬,尚未勾銷,正在驚駭失色的時候,冥王對他解釋說:「罪惡好比衣服上染了污色,懺悔好比用肥皂洗滌。淺的污色可用肥皂洗滌得掉,深的污色是無法洗除的。你生平所犯其他罪惡,都是不深的污色,得因痛切懺悔而洗除。

但忤逆不孝,其罪最重,是極深的污色,雖經懺悔,亦不易洗除。這是你的黑簿上,其他罪惡都已勾銷,獨有不孝罪業尚未勾銷的原因。好在你晚年誠心改過,所作功德很多,雖未能勾銷不孝惡業,尚能延壽,讓你回陽去吧!」說罷,冥差接著把張義的肩膀一拍,張義就蘇醒回陽來了。

從此以後,張義把冥間所見所聞的經過,逢人講說。使人們都知盡心盡力的孝順父母,千萬不可犯忤逆不孝的惡業。(取材自德育古鑒)

 12733380_924379724349221_6676587570516438319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ip 的頭像
philip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phili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