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我當內科住院醫師的時候,有一天,在醫院爬樓梯看見一位氣質很高雅的中年女人;但是她整個人失魂落魄的,走路搖搖晃晃,好像隨時會昏倒的樣子。我就過去扶她,請問她說:「你是不是不舒服呢?我扶你回去,你住哪一間呀?」 她忽然紅了眼眶告訴我,她的孩子患了血癌,住在四樓。我便和她一起上去,到病房去看她的孩子。那是一位剛剛當兵回來,本來是一表人材,英俊瀟灑的男 孩子,身高大約一百八十公分,體重將近九十公斤,從小都很健康。

他當兵以後,就在建設公司服務,收入很高,女朋友也和他很要好,真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候。那一天,他因為正好和院長做生意,所以到我們醫院來。

剛好他覺得人有些發燒,既然到醫院,又有熟人在,就順便抽個血,檢查看看。檢驗出來以後,檢驗的人員嚇了一跳,竟然是急性發作非常嚴重的血癌!

從此,他就住進醫院,過著痛苦的生活。他的正常血球降得很低,一直都需要輸血。全高雄的捐血中心,血用完了,還得調台南捐血中心的來用。他發燒,燒到用溫度計量裏面的水銀全滿,超過刻度。

他的頭髮掉光了,瘦得變形,一下子好像老了四十歲,好像六七十歲的老人。有一次,他做化學治療,整個嘴都破皮了,牙齒全排都搖動欲掉的樣子,他痛得連喝水都沒有辦法,口腔內爛掉的肉會發出臭味,連他自己都受不了。他雖然不是我的病人,但是,我很敬重他的母親;有時就去看他,幫他洗洗口腔。當水流入口時,因為傷口太多了,真是痛得他全身發抖。

他的媽媽在旁邊看了,一直低頭掉眼淚。我看著他嘴裏的爛肉一塊塊掉出來,發抖成那個樣子,也要掉下眼淚。有一次,在輸血當中,他發冷又發熱,全身發抖地在痛苦不堪中。他自己把針拔掉了,頓時,血花四濺,他幾乎想衝下去,跳樓自殺,但是卻連衝出去的力氣都沒有。

 

他告訴我:郭醫生,我看見很多魚都來討命,好像千軍萬馬從我身上壓過來,好可怕!他邊說邊哭,一直發抖。他是一位基督徒,本來沒有什麼輪迴討命的觀念。那時候,他的一位胖胖的、長得很忠厚的朋友來看他;看他這麼痛苦,那位朋友難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跑到病房外面嘆息,好像要哭的樣子。這時候,這位患者,他很困難地張開嘴,告訴我說:「我那位胖朋友,以前我都笑他是傻瓜;因為他都去放生,我就嘲笑他,說他有魚不會吃,放什麼生?你去放生,我就來釣。真的,他每次放生,我就跟著去釣魚。

 

「人家放生,我常常就跟在後頭釣魚。把魚釣回去以後,放在桶子裏面,然後又重復地拿著釣竿,反覆再釣一次;看那些笨魚又上鉤,就覺得很得意。現在, 郭醫生,我的嘴巴像被魚鉤鉤到的魚嘴一樣,通通都破了;我牙齒全都搖晃,一隻隻要掉下來。那位胖朋友,他還來看我,我才知道他一點不傻,我自己才是個傻 瓜。」那個時候,他的言語很困難;可以說,講每個字都是疼痛的。

我看著一個原本強壯的好漢,這樣哀傷地哭訴說:現在即使打死我,我也不再釣魚了!嘴巴破掉,原來是這麼痛苦,我怎麼會這麼狠心呢?我聽到這裡,只有含淚安慰他說:「你真心懺悔了就好。假如我是那些魚兒,看到你這麼真心地懺悔,我一定會原諒你的!你不要難過,魚都會原諒你的。基督教和佛教,都教人要真心懺悔,懺悔的功德很大。耶穌是博愛的;佛也是很慈悲,不論你是什麼教徒,他都會願意幫助你的。」我永遠記得這件事。每次當有機會,到公園水池,有人垂釣的地方,我就忍不住,合掌去請求釣魚的人們,一個個去告訴他們,這位病人在痛苦中的懺悔。

但願大家不要重蹈這血淚的覆轍! 每次說起來,就想哭。雖然有的人不理會我,不相信冷眼地看著我,但大多數人還是願意把釣竿收起來,我真的很感激,向他們合掌行禮。因為,我們醫生遇到這樣的病患,眼睜睜地看著他痛苦,心中也很痛苦。因為許多情況,是醫療很難以拯救的,再有錢的人,也沒有辦法請人家代替受苦。所以,很多人不懂:其實動物也是生命,每種動物都有自己的神識,它都有渴求生命的慾望,我們傷害他們,他們就會來報復我們。

這就是因果,很簡單的,行為的反作用力而已。我們用勁打別人,自己的手也會很疼。而且我們每做一件事,都有天地鬼神在做記錄。呵呵,這個問題可能有些人會覺得迷信。但這是真實的道理,只要細心體會,就能感覺出來。做善一定得福;做惡,看似眼前沒有惡報,但眼前的福報也頃刻 間失去了。多行善,多幫助別人,戒殺放生,做一個慈悲的人;你會發現,生活會變得越來越好。真的是「真善美慧」 的人生,精彩!

 

【附錄一】道證法師《傾聽恒河的歌唱》這本書中,也有另一則故事:生命的恒河中,有一位先生,平日愛吃檳榔、抽煙、喝酒;後來罹患了口腔癌,來到我們的診療室中。他口腔內的癌已長大、腐爛、穿透了面頰,不斷地流出膿水,食物會由穿孔中漏出來。這時,即使喝平日所嗜的酒,都痛如「烊銅灌口」;即使吃平日所愛的檳榔,也苦似「吞熱鐵丸」。壯實的身體,在無法進食及萬分懊惱中很快消瘦了。痛苦中只好插一支鼻胃管到胃裏灌食,他的太太無限悔恨地告訴末學:「我們夫妻二人經常吵架。

他罵 我,我很生氣,也就罵他:『好,你罵我,你會得口腔癌,我要你得口腔癌!』誰知道他真的得了口腔癌時,最痛苦的就是我。除了要隨時跟著處理滴滴答答流出的 濃血涕唾,陪他南南北北找醫生,還要煩惱錢其中真有說不盡的辛酸血淚,相信她若早能預知今日的苦景,便會珍惜彼此康健共聚的時光,也會認為:「他罵我時,我寧可去禮佛百拜,為他祝福,再請他吃霜淇淋,也不願與他惡言相罵!」二人一起在香光中念佛,不是比吵架舒暢多了嗎?可惜我們常會選擇痛苦的方式消耗這苦短的生命,對於這不久住的身體也多是「無病時糟蹋,有病時埋怨」,但願我們在這轉眼即逝的因緣中,掏出悲心誠懇相待,氣惱和懷恨會為自己輔下荊棘路。這位患者告訴末學:他平日喜歡釣魚,檳榔煙酒伴釣竿,很覺爽快。

但是,在癌爛穿了面孔時他突然深深觸動,感受到了魚鉤刺入魚面頰時,魚兒心中的痛苦和害怕!這是一個說話已困難的人,在末學為他處理膿血溢流的傷口時,勉力發音吐露的覺醒、懺悔。他感受到:當日為了短暫快樂所加給魚的顫慄、痛苦,今天返回到自己身上,竟也是口頰穿孔的痛苦!當自己吞咽就像熱火在燒、刀在割時,也是忍不住想掙扎蹦跳,這和魚兒在釣鉤上、魚簍裏的掙跳,又有什麼兩樣?他給末學上了刻骨銘心的一課,因果絲毫不爽「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

 

【附錄二】「釣魚隊成員幾乎全部中年早亡!的釣魚者身體不好,家庭常出問題你要它死,它也不讓你活!」(網路轉貼)魚雖是低微物類,但也有神識,也知貪生怕死,與人無異。釣魚無論如何算不上一種高雅的運動,充其量只是一種殺戮;把自己短暫的快樂,建立在魚兒無窮的痛苦之上!全國的釣魚者,身體都不好,家庭經常出現問題。看看以下的實例,再對照一下您自己的實際狀況,放下釣竿吧!一、體會魚之疼,從此不釣魚這是我的一段經歷,希望給喜歡釣魚的朋友一個提醒。讀小學時和初中時候曾喜歡釣魚;那時的小城市周圍騎車半小時以上,都能找到幾條河。週末有時和大 人約好了,搭他們便車去釣魚,一釣就是一天;有時候,自己早上五點鐘騎了自行車出去,下午三點才回來。一天的收獲雖然不是很多,總是有一兩條大魚。直到一 次經歷之後,就再也沒有釣過魚。有一年,朋友父親過世;我當時幫忙料理後事,很晚才休息。

一大早起來要去參加葬禮,也許是太累了,也許是在太平間呆得久了,那天早上竟莫明其妙摔了 一跤!臉朝下,頓時血就從嘴中流了出來,滿嘴都是血,父母以為是門牙磕掉了!仔細一看,是下嘴唇的內側被牙齒嗑破了一個大洞,血不斷的涌出來。趕到醫院,醫生拿出針給我縫傷口。我當時沒讓醫生打麻醉藥,心想就幾針應該可以挺住。

接下來的場景讓我終身難忘:針形和漁鉤相似極了,是個彎鉤形狀 的!然後讓我張開嘴,翻開嘴唇,一針彎過去,線也跟著穿過我的內側嘴唇皮,縫了四針。疼倒是忘記了,我只是覺得自己和魚一樣;被釣過的魚肯定有這樣的感 覺,太痛苦了!之後,我再也不釣魚了。我永遠記得這件事,所以每次到水庫、有人垂釣的地方,我就忍不住去請求釣魚的人們,一個個去告訴他們,但願大家不要重蹈這血淚的覆轍!有的人不理會我,不相信冷眼地看著我;但大多數的人,還是願意把釣竿收起來。很多人不懂:其實動物也是生命,每種動物都有自己的神識,它都有渴求生命的欲望。我們傷害它們,它們就會來報復我們;很簡單的,行為的反作用力而已。

就像使勁打別人,自己的手也會很疼。二、勸親友別釣魚(朋友親歷)父親是位釣魚老手,無論技術上或魚訊都很清楚熟練。手釣時一盞小燈直照浮標;只要浮標上下浮動或閃動,揚竿一拉,少有落空。每當拆鉤時,有時魚嘴、魚眼都給鉤破了,而魚嘴還一張一合的,似是埋怨,又像是咒罵。輪釣時,鰻魚更是可憐。由於鰻魚吃東西是用吞食的,所以連魚鉤一起吞到肚子裡;每當拉起時,鰻魚絞痛的身形扭成一團,狀似非常痛苦。如今想起釣魚真是殘酷,也真是可怕!高中畢業不久,父親突然得胃癌了,全家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

父親送醫時,醫生剖腹檢視後,又將之縫合,搖搖頭說:「沒有救了。」如此輾轉送醫,剖腹縫合,經歷三次。最後一次在家人要求下,勉強將胃切除,其實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其他部位了。父親肚子日漸擴大,每當呻吟哀號,翻來滾去時,我總是想到鰻魚被釣上,掙扎成團的情形;同時也想到父親,釣魚返家、殺魚剖肚,就和他在手術台上的剖腹手術並無兩樣啊!就這樣痛苦哀嚎了數月,父親終於與世長辭了。雖然家父一生行善,但是以釣魚為嗜好、為娛樂,殘殺眾生無數;雖有長壽相,但殺生是最容易折壽的,而且殺生反作用力是最難承當的。我要奉勸以釣魚為嗜好的人們:殺生反作用力最是可怕。釣魚是殺生的行為,不應當把它當做樂趣,趕快回頭吧!三、「釣魚隊」的消亡我父母住的職工宿舍,曾經有個知名的釣魚隊。小時候每天早晨,就會聽到樓下摩托車發動的聲音,這是「釣魚隊」出發了。每逢週末,釣魚隊更是樂此不疲地去郊區釣魚!後來我離家負笈南北,釣魚隊的消息就知之甚少了。

年春節回家過年,聽母親說樓上老張家搬新房子,死後還留下座新房子云云。一問才知:作為釣魚隊的最後一名成員,老張已經於幾年前死於癌症!至此,釣魚隊所有成員幾乎全部中年早亡!以魚兒的痛苦為樂趣的釣魚隊,悲慘地消亡了……四、千萬勿毒魚、炸魚、電魚,下場極其慘烈!炸魚能手的現世報:我住處離湘江只有三公里路,常常聽到江上有放炮的聲音;原來有一個二十六歲的青年,名叫唐富來,以炸魚為生。他的炸魚技術很高,被當地人稱為「炸魚能手」。被他炸死的魚,何止千千萬萬!他因此也發了一筆小財。

常言道:「善惡到頭終有報」。1970年夏天一個早晨,他照例帶了炸藥,划著小木船去江上炸魚。忽然看見一條大魚跳出水面,他立即點燃手中的炸藥導火線;之後卻突然鬼迷心竅一樣,拿著燃燒的導火線不放,有人高聲叫他快丟呀,他也聽不見!霎時,轟隆一聲,炸魚能手血肉橫飛,慘死在炸魚的地方。妻子兒女趕來悲痛欲絕,鄰居親友也都搖頭嘆息。沒想到反作用力來的這麼快,這麼強!

創作者介紹

我的前世今生部落格

phil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